广州人文馆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第四十六讲 秦观词选讲(五)
发布时间:2018-01-16 14:52:52

2018114日下午,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第46讲广州人文馆中堂交流区举行,刘斯翰老师继续开讲秦观词,赏析了《千秋岁(水边沙外)》、 《踏莎行(雾失楼台)》  两首词。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新年首讲如期开讲.JPG

 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新年首讲如期开讲

 

千秋岁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

花影乱,莺声碎。

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yuān)鹭同飞盖。

携手处,今谁在。

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词作点评:

诗词写作,有“诗眼”、“词眼”的说法。意思指一首诗词,其中最吸引人的句子。就象一个人的双眼,最能表现他的精神特色。这诗眼词眼,自然也必须是出采的句子。据我看,秦观这首词的眼,是在下片末尾:“飞红万点愁如海”。它令人一见便有惊心动魄的感觉。南宋初曾季狸《艇斋诗话》载:

秦少游词云:“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今人多能歌此词。方少游作此词时,传至余家丞相,丞相曰:“秦七必不久于世,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已而少游果下世。

据考诗话作于南宋绍兴二十年前后,这段记录给我们提供了两个信息:

一、这词当时及后来颇长时间受到追捧;

二、这词末句予人深刻印象。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词友们认真倾听老师解析秦观词作.JPG 

 词友们认真倾听老师解析秦观词作

 

    这词的写作时间和地点都有不同说法。或说作于湖南衡阳(吴曾《能改斋漫录》),或说作于处州(范成大《莺花亭诗序》)。吴录十分确定,说是亲眼见到了秦观和诸公唱和亲笔,并且指出:“今越州、处州皆指西池在彼,盖未知其本源而云也。”范序则是这样说的:

秦少游“水边沙外”之词,盖在括苍(按,即处州)监征时所作。予至郡,徐子礼提举来过,劝予作小亭记少游旧事,又取词中语名之,曰“莺花”,赋诗六绝而去。明年亭成,次韵寄之。

范氏用了一个“盖”字,即大概的意思,并未完全确定。这与吴曾的说法恰好互应(二人的说法出现在同一时间,1160年间)。不过近人考订,秦观贬郴州,经过衡阳时是秋天,与词写春天不合,认为是在处州所作,经衡阳时写赠故交、时在衡阳任职孔毅甫的。这事也证明,秦观这词在当时的影响极广,以至于衡阳、越州、处州纷纷来争。

作出上述时间地点的考订,对于我们弄清词意也有帮助的。因为有了准确的判断,词的上片也就好理解了。   

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飘零是说自己离开京城来到处州,不再有和朋友聚会喝酒的欢乐。记载说,从秦观被调离京师,就不断被当权者迫害,即所谓派人候伺过失,先是在外派杭州通判途中,就以重修《神宗实录》妄作增减、非毁先烈的罪名,贬为监处州酒税。在处州三年中,“使者承望风旨,候伺过失”,虽无所得,但仍然以秩满免官。之后,终于找了“修忏文抄佛经”的借口,剥夺待遇并加流放,到达郴州才一年,再贬横州,一年后,又贬到雷州,总之是越流放越僻远,处境越来越恶劣。如果不是新皇帝登基,当权者显然是决心要把他们这一帮“元祐党人”赶尽杀绝的。

离别宽衣带,这既是形容自己因为与好朋友分开,时时想念他们以致日渐消瘦,也暗用了典故的,《古诗十九首》有句:“相去日以远,衣带日以缓。”柳永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凤栖梧》)都是这句中所包含的意思。

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人不见,是离别的勾勒,即是上述的朋友们。碧云,指阴暗的云,这里用来描写黄昏时候逐渐变暗的云朵,它们在词家面前慢慢地堆积,连成一片,仿佛就是词家阴郁情绪的倒影。字则生动地表现了人不见的怅惘心情。

上片叙述了词家的痛苦心情,但这并不是从词一开始就出现,相反,开始时描写的是一幅春暖花开的优美风景: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

很美。可以想见,秦观当时面对的确是一个美丽的自然景致。所以后人有“莺花亭”的命名,表示对这晚春美景描写的激赏。这里一点儿没有接下来心情变坏的迹象。上片这样前后相反陡然转折,使人感到极不自然的处理,也有先例的,杜甫名作《春望》,其中“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便是同一机杼。

秦观是受到了启发,但把两句诗十个字,转换展开成为这词的上片,给人的感受无疑要直观而且丰富了许多。我想,当下笔之际,杜诗的句子只是作为脑子深处的记忆,词的构想是由自身深切感受而来,不是为摹拟而作的。这种对前人潜移默化的继承,是古人诗词创作极常见的现象,正如俗话所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来看词的下片。首先,是对旧日情谊的描述:

 忆昔西池会。鹓(yuān)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

 前面说到,越州和处州的人都说“西池”在他们那里,这是完全误解了词意,属于主观地信口雌黄。已有注家指出,“西池”是指金明池,又称西池,是北宋首都汴京著名的皇家园林。“西池会”是回忆他们一班官场好友的宴聚。“鹓鹭”本是官员队伍的代称,《禽经》:采寮雝雝,鸿仪鹭序。晋张华注:鹭,白鹭也,小不逾大,飞有次序,百官缙绅之象。

《隋书·音乐志中》:“怀黄綰白,鵷鷺成行。文赞百揆,武镇四方。韩愈诗句“鹓鹭欲归仙仗里,熊罴还入禁宫中。”说的都是一个意思。他们乘着公车赴会,故说“同飞盖”。其中有秦观,有毅甫,还有苏门学士如黄庭坚、晁补之等等,而为首的应该就是苏轼兄弟。这一段是词家平生最快意的日子,一班好朋友志同道合,才力悉敌,相得甚欢。至今流传下来的宋代名画《西园雅集图》(马远作),及秦观自作的诗,可见他们雅集的一斑。

说明: http://p3.so.qhmsg.com/bdr/_240_/t01515b9d412ddc0658.jpg

 西城宴集元祐七年三月上巳日诏赐馆阁官花酒以中浣日游金明池琼林苑又会于国夫人园会者二十有六人二首

 

春溜泱泱初满池,晨光欲转万年枝。

楼台四望烟云合,帘幕千家锦绣垂。

风过忽闻花外笑,日长时奏水中嬉。

太平谁谓全无象,寓在群仙把酒时。

 

宜秋门外喜参寻,豪竹哀丝发妙音。

金爵日边栖壮丽,彩虹天际卧清深。

已烦逸少书陈迹,更属相如赋上林。

犹恨真人足官府,不如鱼鸟自飞沉。

 

    好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太后去世,宋哲宗亲政,他们这一帮朋友被以“元祐党人”的罪名,一一驱逐出京。此日回头想望当时“携手处”,那帮人已经一个也不剩,统统贬谪干净了!“今谁在”这一问,已经透出了悲凉和绝望的情绪。接下来更说:

    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

日边这里指汴京。京城之称为日边,原其出处,却是个早慧孩子的故事,《世说新语·夙慧》里有个记载:      

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因问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更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耶?”答曰:“举头见日,不见长安。”后因以日指帝都。

李白诗曰:“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也是借日边指长安,用以比喻朝廷所在。秦观说“日边清梦断”,则是化用李白的诗句,表示对重回汴京不存幻想。“镜里朱颜改”是说自己衰老。这两句对仗颇值得玩味:下句全是写实,上句全是隐喻。这种手法,前人很少,大约是秦观词的独创。他是把五律的技法引入词中,这也是雅化的一个例子。

其实,这词上片的对句也不寻常: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明明内心痛苦,却以轻描淡写出之,使人反复咀嚼,才愈加领略其中的滋味。明人冯煦曾经指出: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词人,实罕其匹。确是有得之言。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注意到,秦观的用笔常偏向含蓄,开头写春色如此,然后写思念好友,是如此;再写好友们遭受迫害,是如此;直至写自己对前程的绝望,仍然如此。在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含容忍耐之后,词的结尾,他的悲愤终于火山爆发了: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此刻,在秦观的眼中心上,不再是“春寒退”,不再是“花影乱,莺声碎”,这些美好风物用来比喻他们曾经过去的那段时光也许颇为合适,但现实的遭遇,对于他们则是“春去也”。

这些“元祐党人”们,在新一轮的政治风暴摧残之下,有如春花之随风凋落,这就是“飞红万点”的真正内涵。由此可见,“愁如海”三字,其实绝不仅仅是词家对自己不幸境遇的悲鸣,而是对“元祐党人”全体不幸境遇的喊冤。从秦观人生观悲观的一面看,这也反映了他对前路茫茫,这段苦难历程至死方休的预感。但是,词家的造语还是那么凄美,而且兼壮美而有之。名句不可多得,而这就是令本词作成为后世人们交口传诵的原因之一。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词友现场朗诵.JPG

 词友现场朗诵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热情听众挤满讲座现场.JPG

热情听众挤满讲座现场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座无虚席1.JPG

 座无虚席(1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座无虚席2.jpg

座无虚席(2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 chēn )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词作点评:

这也是秦观的名作。据汲古阁本《淮海集》,题作“郴州旅舍”,并附注:“坡翁绝爱此词尾两句,自书于扇云:‘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可见一斑。

题为郴州旅舍,当有所本,因为这词显然是在郴州作,词中孤馆闭春寒,则表明写作时令和地点。

 上片,先从旅途写起: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上句写早晨出发所见,南方卑湿,早上云雾弥漫,把楼台遮蔽了。下句写晚上抵达渡头所见,一片凄迷的月光中,看不见渡头的灯火。不仅如此,上句又映射出若有所失的空虚,而下句则借用了迷津的典故: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

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是鲁孔丘与?”:“是也。:“是知津矣!”(《论语·微子》)

解释。长沮、桀溺是隐者之流,即厌恶世途的污浊,宁可隐居自耕自食的读书人。当孔子带领弟子们周游列国,谋求诸侯采纳其主张,偶然与这二位遇上,孔子叫子路上前问渡河的渡口在何处,结果被他们讥讽,长沮问清楚驾车人便是孔丘,回答道:“他可是知道渡口的啊!”津,在这里比喻人生道路的关口。孔子自命能为学生指示前进的路向,所以长沮说他“知津”。这当然是正话反说。不过,后人却由此创造了“迷津”的典故,表示人生道路失去了方向。

这里可能还有一个潜在的出处,是唐孟浩然《南还舟中寄袁太祝》诗:

桃源何处是?游子正迷津。

自从陶渊明写下《桃花源记》,桃源,就成为了远离尘世的仙乡,读书人幻想的“逋逃薮”。现在,被流放的词家心里,多么想望能够逃离尘世,到一个无忧无虑、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桃花源”去啊!而陶渊明描述的“桃源”,又正是在湖南某地。如果说,孟浩然的“何处是”,还抱有热烈的期待,比较之下,秦观的“无寻处”,却是心灰意冷,不存幻想的。

由这些在旅途中浮上秦观心头的句子。我们可知,不仅“月迷津渡”,连“桃源望断无寻处”也是内含用典的。不过词家自有他的遭遇,因而“接地气”,也即源于生活,而并非是单纯地玩弄词藻、掉书袋。词家这迷惘,乃是遭受一连串打击迫害之下,极其真实的人生感受。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笔锋一转,回到眼前的郴州旅舍。一个,一个,一个,三个字概括了词家处境的不堪忍受。可堪,即岂能承受的意思。而旅舍之外呢?只听杜鹃啼血,残阳如血。词家没有采用血色黄昏之类的字眼,用意却是一样的。后人极称赞这两句,如王国维说:少游词境最为凄惋,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而凄厉矣。正道出了个中情绪。

下片开头,接写与家人、朋友的分离之恨,词家作此用了八个字,借典故为喻: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上句说朋友之间的传递友情。用的是《荆州记》的故事:

    (南朝)宋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与晔,并赠诗云:“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下句说和妻子的通信。用的是《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中句意:“……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秦观十五岁那年,父亲去世,他是长子,中举之后,即携母赴任,从此一直把母亲带在身边。这次由于郴州荒僻,他万般无奈,唯有留下老母和妻儿,只身赴贬所。但心中仍时时记挂家人。 

  砌成此恨无重数。

    此恨,指别离之恨。亲情和友情,重重叠叠加在一起,压在心头,令人难以承受,却又摆脱不了。这个字用得有点奇怪,而且出语生硬,与全篇的美感并不调协。开始我对它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不甚通,亦不好。后来再三思考,觉得词家别有用心在焉。砌,作动词是堆积之意,作名词是台阶之意,两者并用,既有离恨积压在心头的意思,又有离恨如级级台阶,仰之无穷尽的意思。塑造出了一个负重攀登的形象,而这也许就是秦观地狱变的影写吧?

    词的结尾,词家忽发议论: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词家说:郴江啊,你本来绕着郴山奔流,挺好!可是,你却流出郴山,去和潇水湘水汇合,结果把自己洇没了。到底为了什么?很显然,这是词家拿郴江比喻自己,原来没有考上科举进入官场,那时的自己是主宰,尽可以过得优悠自在。可是,一旦进入官场,被裹挟到政坛的恶斗之中,便身不由己,结果落到如今的罪徒地步。回想起来,真令人要长叹一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面提到,流放中的苏东坡对这两句十分赞赏,把它亲笔写到扇子上,拿来宣泄心中的愤郁。婉约词作议论,自晏殊提倡复雅,便有过很成功的探索。不过,由于其内容多关涉恋情,属于以理节情的议论,雅是雅了,却不接地气,合不上词体时代曲的本色,连爱子小晏也无法亦步亦趋,可见影响有限。秦观这里的议论,却从艳情摆脱出来,进入“流放”的主题中,其议论之深刻与全篇的抒情有机结合,既雅又接地气,这一新创,后人总结为“以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它既饱含人生哲理,又不离婉约的美感,又是由眼前的山水生发而得,难怪东坡如此欣赏,它对后来婉约词手们的启示也是极为深远的。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课后互动交流1.JPG

 课后互动交流(1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课后互动交流2.JPG

课后互动交流(2

本期讲座吸引了近100位读者参加,现场座无虚席。词友们意犹未尽,与刘斯翰老师继续交流。许多读者纷纷预约报名下一讲,讲座得到广大诗词爱好者的肯定与好评。

说明: D:\苏晓明工作文件\2018年\刘斯翰先生诗词系列讲座\46讲(1月14日)\2018.1.14刘斯翰诗词讲座第46讲(照片)\通稿照片\讲座结束后,词友报名下一期讲座.jpg

 讲座结束后,词友报名下一期讲座

 

 [下期预告]

第四十七讲:秦观词选讲(六)

             鹊桥仙(纤云弄巧)

             如梦令(遥夜沉沉如水)

             好事近(春路雨添花)

时间:2018211日(周日)下午2:30

地点:广州图书馆北9楼广州人文馆

更多活动信息敬请关注广州人文馆新浪官方微博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