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广州服务老字号]新以泰 热爱造就穿越时空的存在
发布时间:2007-02-05 00:00:00

心灵地图

    我一直对历史的遗存有着一种不可割舍、魂牵梦绕的情怀,也一直希望在现实生活里看到—座城市昔日的轨迹。而对“新以泰”的了解则是从七年前就开始了,那时住在农讲所的后面,每天上班都经过新以泰的门口,下雨停工的时候,也经常不带伞沿着骑楼一家家地逛下去。那时的“新以泰”蜷缩在两座骑楼后面,一楼还卖球、球拍什么的。而几年后,中山四路已经拓宽了,“新以泰”两边的骑楼已拆除了,从仓边路向东望去,依然是车水马龙,在“新以泰体育用品商店”的红字招牌下,“中华老字号”、“广州老字号”的两块牌匾也依旧向来往的行人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昔日位于北京路的新以泰人潮涌涌

 

    在采访新以泰的日子里,许多跟这块老招牌相关的人士对它都唏嘘不已。这个建于清朝咸丰末年的百年老字号,也走过由卖文房四宝、迷信用品改经营体育用品的转向,走过民国末年的动荡,也见证了解放军进城的队列,到公私合营,再到“文革”中的易名,直到目前的民营化改制之路,“新以泰”一路走来,一路笑看着风云变幻。可以说是老字号经营上的传奇在吸引着人们,但留存于人们心目中的力量最终才能真正穿越时空,就像当时不是新以泰的采购发票不能报销一样,挺立的背后总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过去“新以泰”的成功除了在产品经营上的苦心孤诣之外,也许还与钟华先生广交体爱好者而打开的销售局面休戚相关。而对于一种事业,的成功背后往往是经营者对之深层次的热爱,所以“以泰”人对体育事业的热爱也使之成为广州商业经营的一张名片。

    在四月份的时候,当“致美斋”搭起棚架要拆的时候,据说许多来自广州各城区、珠三角各地的老顾客都来和它合影留念。那时,我为一个老字号能拥有如此的情结而感到惊讶。而在采访过程中我才知道,许多“新以泰”的老主顾至今还经常性地聚会。原广东体工队的冼先生在—个多小时里,连着几次对我说“新以泰”见证南中国的体育发展史,它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而1946年起从学徒、送货员一直作到总经理的“虾仔”,据说其在香港的老朋友听说“改制”的消息后,还想联合他注资或者是买断“新以泰”来经营。天河一家新张的体育用品商场在开业前,曾多次与“新以泰”商淡,邀请其过去经营而不收费用,说只要“新以泰”的这块牌子就行了。雄厚的历史积淀与品牌情结,使它在许多人的眼里依然是专业的体育器材供应商。如果说人们热爱体育运动源自对生命热爱和对生命极限挑战热爱,那么,对“新以泰”的拥趸应该说是对这个实体的精神力量与创造力的热爱吧。

 

穿越百年岁月,新以泰延续着对体育事业的热爱。

 

    记得在四月份的有关报道中,暨机大学的何永棋教授曾为广州的老字号开出这样一个药方:要发展经营好老字号,首先要改变自己的观点,老字号应该借助品牌优势,重点考虑走品牌经营之路,同时,还需要依靠连锁或者专卖的营销新方式,设计好CI,用强有竞争力的品牌优势来抢占市场。采访过程中,有人对“新以泰”相对于其他体育品牌产品的营销现状感到深探的惋惜,但我们听得最多的还有—个词:“改制”。采访的日子里,“新以泰”现在的领导也一直忙于有关改制的会议,据说过些日子就定下来了。而我们也有幸看到了广州近年来对老字号的重视,对这些历经百年仍旧熠熠放光的老品牌的关注和经营引导。国家审计部门将“新以泰”的资产价值评估为190万元人民币,“新以泰”作为一个品牌也已注册,我们觉得有一点欣慰了。

 

寻找之旅

变迁    前店后厂的小作坊变成了高楼

    “存在就是合理”,也许不是一句简单的哲学语言。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变迁更是与环境、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息息相关,一个企业总有其核心的力量存在,“新以泰”的发展也无法回避厚重的历史旧痕。对于“新以泰”的铺址,很多老广州讲它在北京略上,当我赶到北京路的时候,发现“太平馆”的对面早已是几家女性时装的专卖店,经过求证,才知道,开业于“大跃进”时期的“新以泰”分店在挺立了四十年后,由于当时作为铺址的侨房陆续被收回而被迫退出。

    我们从北京路与“新大新”之间的天桥下向右拐,从一段依然存在的稍有破败之感的骑楼下一路走过来,走向已搭起棚架的“致美斋”,再走过一片破损待拆的楼宇,在仓边路转向中山路的拐角,一座挺立的十二层楼群房是现在的“新以泰”了。

 

中山四路,新以泰12层的楼群

 

    走过去,在“新以泰”那动感、醒目的注册商标和“新以泰体育用品公司”的红色招牌下,两块“老字号”的铜牌镶挂在大门的两侧。一楼已是一间户外运动休闲服装的卖场了,有许多家长带着穿着校服的孩子选购着什么。沿着楼梯走上去,一块楼层指示牌的上端写着“百年老字号,长期效力体育界“的字样。二楼是专营运动服,各种运动鞋及其他户外体育用品的卖场。在三楼的楼梯口,是一块巨大的镜匾,好像已经很久了,上面还有“六运会首家指定服务商店”的字样,三楼据说是国内最早经营健身器的地方。四楼是一个专门经营运动器材的卖场,这里有田径、体操、水上运动及场地设施展卖。据“新以泰”的陈总介绍:大到各类球具,小到一根球针,这里都能买到。在这里我们还看到“新以泰”牌的篮球和足球。跟一楼相比,二楼以上的人流相对要少得多,而这里的器材也大部分是团购的产品,“新以泰”至今仍是学校、团体、体育场馆、比赛等大宗采购的主要供应商。

 

盛世    从“以泰”到“新以泰”,商业慧眼独具

 

 

新以泰位于百年前的惠爱八约(今中山四路)

 

  对于生意人来说,一个好的店名不仅要易记,而且更在于它的“好意头”。“以太”是希腊哲学家所说的宇宙间一种可以传播阳光的媒质,也是满清时新奇、神秘的代名词,据说当时在世界上最为时兴,而“以泰”除了时髦还有平稳之意。据广东体育界的“名人”吴灼鸿(虾仔)和刚刚退休的吴师傅等人介绍,“新以泰”创建于清朝咸丰末年(1860),在惠爱八约(即现在中山四路的“新以泰”店址),番禺人钟锦泉创办的“以泰文房四宝店”以经营“文房四宝”为主,还设有印刷工场和加工毛笔,经营的印刷品多为自产自销。1946年时,商店第二代经营者钟华的表叔胡金昌(在美国留学时曾两次获得金钥匙奖),说“新以泰”的读音与英文“Sunlit”相近,英文意为阳光普照,并说体育事业是充满阳光活力的事业,建议他改营体育用品,并改名“新以泰”,还为“新以泰”书写了蓝底红字的新招牌。

    据介绍,从1952年起,“新以泰”全部改为经营体育用品,设计和生产了以大中小学校为主要对象的体育用品,如铅球、铁饼、球衣球裤等,注册商标为“红箭牌”。五六十年代,广州市各大、中、小学校的单、双杠,篮球架多为该店的产品。1950年钟华仿制出了胶胆皮面的篮球,被一直沿用至今。1959年在公私合营后,“新以泰”在北京路“太平馆”的对面开设了分店,一直到上个世纪末都是人们购买体育用品的首选地。1987年,该店在原址建起了现在的大楼,成为全国专营体育用品最大的专业商店,还是当年召开的第六后全国运动会全市唯一指定为大会服务的商店。上世纪八十年代,“新以泰”将保龄球首先引进到广东各地,更是国内健身器市场的发端者,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套联合健身器。在九十年代早期,“新以泰”每年的销售额一度曾高达五千万元之多。

 

商战    “民间体育中心”开创“关系营销”的先河

    每个百年老店的背后,都有其成功的传奇和绝招,如果说“何济公”的成功源自成功的广告推广,那“新以泰”的成功与发展则应归功于经营者对体育运动的酷爱和其与体育界人士的关系密切。据“虾仔”介绍,在刚解放的时候,通过协商,钟华将商店后面加工场连着的开越中学(今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内)操场的围墙打通,由“新以泰”免费提供篮球架、篮球、单双杠等一批设备,并配套了跳高、跳远沙池等等,还义务代售体育比赛门票,一度成为“民办体育中心”。钟华的家中也置有乒乓球台,供爱好者来练习。这里常有一些知名的体育工作者前来聚会,如广州体育学院教授林惠中,解放军游泳队教练古家驹、中山医科大学体育教授陈瑞元、华南农业大学体育教授陈书煌,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赵善性等当时都是那里的常客。他们每个星期都有聚会,一般是先喝茶,然后踢球,这种习惯还被当时的故人一直沿袭到了今天。

    据介绍,当时“新以泰”得到不少知名的体育界人士和学校体育老师的支持,拥有一批义务顾问。很多运动员和老师经常来店里,和大家一起研究如何改进产品,加上关系熟络,企业信誉好,技术力量雄厚,“信息流”十分畅通,许多团体将当年的体育经费直接划到“新以泰”,年底才结算。在过去的岁月里,一直是团体采购的主要场所,在许多地方,对于体育用品的采购,不是“新以泰”的发票是不能报销的,其原因不是因为计划经济的后遗症,而是因为这里的信誉和品牌力量。现在广州市内体育系统进行器材采购时仍然首推“新以泰”,钟华以其良好的人际关系开创了新以泰的辉煌,这也许对于现实中的营销课题有着普遍的借鉴意义吧。

 

 

凭谁问:虾仔老矣,尚能饭否?

 

“虾仔”至今仍保留着1984年媒体对新以泰的报道。

 

    “虾仔”(吴灼鸿,70余岁,1946年进入新以泰,从学徒、送货员做到总经理)

    见到“虾仔”——吴灼鸿芒先生的时候,因为下雨,他穿着一双白色“回力”篮球鞋,头发全白了,但脸庞红润、体格健硕,我一直不敢相信这位思维清晰,声音宏亮的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我1946年进店时才十几岁,先从学徒、搬运工做起,后来做主任、副经理、经理。那时,我们对顾客负责到底,通常是晚上点好货,写好各个学校的名字、地址,天亮就送走。有一次师范学院开大学生运动会,标枪断了,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就马上骑单车送过去了。”

    1983年,霍英东先生捐赠给体工队一套联合健身器材,虾仔带技术人员详细测量后绘出了每个零部件的图纸,试制出了国内第一台联合健身器,价格仅为3800元,而进口则要24000港币。在那个外汇短缺的年代,没办法进口,而这些国内基本没人见过的器材在试制成功后,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也开创了自力更生的先河。后来,虾仔还在深圳开了分店,据说第一年就赚了二十几万,在八十年代是个很大的数字。那时虾仔的工资有600多元,比省长的工资还高。而在因故离开“新以泰”后,某企业请其去作老总,一个月工资5000元,而当时平均工资才七八十元。

 

 

    小陈(中学生,十四岁)

 

    在“Nike”“adidas”伴随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有谁在意过老字号曾经的辉煌?

 

    我们喜欢“Nike”、“阿迪达斯”之类的名牌。“新以泰”?不知道在哪里。听说是专卖体育用品的,没去过。

 

    吴师傅(“新以泰”退休员工)

    我是1946年就进店当学徒的,上个月才退休。“新以泰”跟体育界的关系很熟,以前广州只有这一家经营体育用品,现在几乎每个商场都有,生意难做了。不过“新以泰”作为老字号,1963年的困难时期都捱过了,相信“改制”以后前景会更好。

 

    陈老师(中山大学负责体育器材采购)

    去年中大珠海校区采购招标时,我们招标小组的专家认为“新以泰”产品比较齐全,价格公道,质量好,有信誉保证,而且有资金实力,持续的维护、保修方面“新以泰”具有实力,广州体育界来购体育用品,谁不想到“新以泰”呢,有信誉,而且交易公平,也不会存在其他交易。

    但我个人认为:相对其它体育品牌来讲,新以泰的产品推销和广告宣传做得还不够。

 

忆往昔峥嵘岁月,虾仔、冼永泉两位老人嘅叹不已。

 

    冼永泉先生(原为广东体队运动员,后供职于广东体育科学研完所,1948年就与新以泰结缘,曾负责体育器材的采购,也经常与“新以泰”的技术人员一起研究国外的达动器材。)

    “新以泰”是解放前后唯一一家经营竞技性体育器材的商店,也是唯—能够联络体育作者的专业商店。可以说“新以泰”是见证中国体育史的一家商号,在南中国的体育史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明星产品

 

    “红箭牌”篮球

    195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新以泰”的老板钟华(人称圻哥)听说香港有一种牌子叫麦坚利的美国篮球,性能较当时普遍使用的胶胆皮面缝线球和上海永字牌、广州健身牌胶球好,便决意仿制。他只身跑去香港,找到这种篮球,但价值六钱黄金,他舍不得买,一连几天跑到商店去琢磨那种新篮球,直到确信已掌握要领为止。一回到广州,他便与工人一起研制,仅用了几个月时间,就仿制出我国第一只无金属充气装置不用缝线的胶胆皮面篮球,命名为“红箭牌”。投入生产后,价格仅为进口的15。经过试用,质量符合比赛标准,因而备受体育界欢迎并一直沿用至今。现已改为“新以泰”牌。

 

传奇

 “新以泰”的饭局

    钟华喜爱运动,也是业余的篮球和足球的运动员,他交游广泛,很多运动员、体育老师课余都喜欢来“新以泰”聚会、打球或者研究产品,有的还帮忙站柜台卖货。店员们对他们也热情接待,常备茶水,也常留他们吃饭。

    在解放前夕,时局混乱,物价飞涨,许多学校的体育老师生活非常困难,工作也是朝不保夕,许多老师经常聚在“新以泰“互通信息,商议对策,到开饭时,大家就在这里用餐,据说,经常一桌两桌的开席。那时物价很高,一根油条要卖到当时的五千多元,请人吃顿饭是很不得了的事,当时“新以泰”利润也不高,钟华那里却几乎天天高朋满座。

 

革命友谊

    在经常来“新以泰”聚会的“食客”中,有一个地下党的运动员叫陈悦,毕业于距离“新以泰”很近的广东省体育专科学校,后来在执信女中教体育,经常组织进步学生打球,也经常为来“新以泰”的同行出谋划策,在解放前二天,被国民党杀害。

    原“八一体工队”的大队长黄烈,在学生时代也经常来“新以泰”聚会、打球,1938年,作为青年学生,他从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获得了资助和指引后,从广东经广西步行到了延安,解放后,他回到广州市,去了趟母校,然后就直奔“新以泰”而来。

 

交通指南

 

    位于中山四路,178号。

    公交车l103666102107190191194220222233243263544路或地铁农讲所站即到。

 

本版执行/本报记者  王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