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第111期·水城广州] 麓湖 流动在广州脸上的一汪潋滟秋水
发布时间:2010-01-14 09:00:33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2-12-17
心灵地图
 
广州有两个地方曾让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太平盛世”这样的字眼。一个是市政府前的人民公园,暖暖的午后,满园都是一围围打牌、下棋、弹曲、唱戏的老人。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照在他们花白的头发上,一种极其安详圆满的味道。那时候我想,“太平盛世”不过如此,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吧。这次来到麓湖,竟然又一次感受到了这样的氛围,不过层次更丰富了,小孩子们在儿童乐园里嬉闹,学生们在烧烤场大显身手,恋人们在湖边依偎漫步,一家三口在麓湖里泛舟游赏,老人们在湖边悠闲垂钓。也许这是在任何一个公园都可以见到的寻常情景,但在这里,人们脸上的悠然享受的表情却说明了它的不同。也许无它,只因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公园,不用担心的票价、不用担心它的闭园时间、不用担心里面的饮食比外面贵……在广州大部分公园都是六元票价的时候,不花费一分一亳就享用了这美丽的湖光山色,怎能不让人心里产生一种做主人的坦然呢?   
东山湖、流花湖、荔湾湖、麓湖,在广州这四大人工湖里,麓湖不是最深也不是最大的,但它是唯一不用买门票就可以走到湖边的,它以亲民的姿态出现,也赢得了最多市民的热爱。 
  

鹿与麓湖之间是否有着特殊的联系?
但是,令人痛心的是,麓湖公园也因它的开放性而遭到了更为严重的人为破坏。虽然政府三年一中变市政工程已截断了污水排放源,但是游人往湖中随意丢弃垃圾的现象却十分严重,麓湖公园管理处的人每天驾船打捞,都能捞上成船的垃圾,而那些已沉入湖底捞不上来的,势必对麓湖的水质产生本质性影响。麓湖公园的刘处长十分愤慨地告诉我们,人们往湖里乱丢垃圾都算小事了,更严重的是,麓湖的植被被大量破坏。经常是刚植下的草皮被成块成块挖走,刚栽下的树苗被连根偷走,更不用说被攀折的花木和丢失的盆花了,麓湖每年为此都经济损失惨重。公园为此特别请了4个保安巡逻,但由于麓湖湖岸线长,又是开放式管理,所以根本杜绝不了绿化被毁现象。试想长此以往,麓湖的水再次变脏变臭,麓湖的岸边不再有鸟语花香,或者麓湖仅仅是加了一道围墙,那它还是我们心中那片最亲近的湖水吗?
 
发现之旅
广州市中心的明媚山水
   
麓湖属于那种明媚的山水,最适宜在晴好的天气里看。初冬的午后,暖洋洋的日头晒得浑身舒坦,站在麓湖碑后面开阔的平台上凭栏看麓湖,一池碧水衬托着巍巍自云山,风过处,掀起一层闪着银花的细浪。鹿鸣酒家就在不远处隔水相望,古色古香的红瓦飞儋,又为这山水增添了秀气。再看近旁,三五成群的学生、扶老携幼的家庭、缠绵依偎的情侣,或进了艺博院看展览、或去了码头泛舟湖上、或去了烧烤场大快朵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好,就这么对了这一池明媚散散步、发发呆,也实乃浮生乐事。   
湖畔的闲情偶寄
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想象在寸土寸金的广州市中心,有这样的山水胜景。从最热闹的世贸楼下打车,往恒福路一转,不用跳表就来到这个波光粼粼的大湖跟前。麓湖是广州市内四大人工湖之一,湖面有20公顷,连带周围的麓湖公园,整个景区有200公顷之巨。麓湖公园内以马尾松、台湾相思桉、竹等植物构成混交林,时值初冬,不少树种变换了颜色,黄绿红交杂,十分绚丽夺目。值得一提的是,麓湖还是广州四大人工湖里最亲民的一个,因为它是唯一一个不用买门票就能亲近湖水的开放式公园,只有部分园中园才需要购票进入。因而麓湖也显得格外有人缘,从晨练的人到摸黑谈情说爱的人,麓湖边的人流从来没断过。据说沿着麓湖走上一圈,要两三个小时,一路山光水色、鸟语花香,因而“环湖走”成了广州情侣拍拖的传统项目。
 
绕着麓湖走
清茶一盏 熨帖五脏六腑
   
麓湖边的鹿鸣酒家和白云仙馆,则是吃饭、饮茶的绝佳去处,且不说粤菜的味道如何正宗,白云山水沏的茶如何清冽,单单对了这一湖风月,就让人五脏六腑都熨帖了。
 
小球一地 品味与众不同
   
麓湖最著名的还有麓湖高尔夫乡村俱乐部,高达50万元的入会费,顿显了与众不同的身价。这里有一个18洞72标准杆高尔夫球场和一个9洞夜灯球场,也是广州市区内现时唯一提供夜灯设计的球场。不过其身价显赫恐怕和其地理位置有关,一边是云山叠翠,一边是麓水翻波,这样的天然美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豪宅一片 身价盛气凌人
  
而沾了麓湖的光身价倍增的不止高尔夫球会,更是周围的房地产。近几年兴建的商业楼盘中,凡是能望到麓湖的单位,均价都在万元以上。和珠江边的豪宅不同,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麓湖豪宅的,因为它处于白云山麓,可供开发的地盘非常稀缺,以至于前段时间发售的湖边某豪宅爆出了每平方米1.6万的天价。   
不过不管周围的豪宅怎样的盛气凌人,麓湖依旧是一派温婉亲切的模佯。麓湖边很多地方水与岸的分界不明显,岸边的水杉树长着长着就长到水里了,一棵棵笔直的树干从水里亭亭而出,又在水里投下齐刷刷的倒影,间有不知名的小鸟在树影间嬉戏,很容易就把人看得呆了。
 
小楼一处 揖风揖月第一
   
聚芳园是到麓湖必去的地方,它于1984年开放,偎依在麓湖北岸,占地10万平方米。
到麓湖必去聚芳园
园内的鸿鹄楼建于大鸿鹄山顶,拾级而上登高远眺,整个繁闹的羊城尽收眼底。楼上刻有一副对联:“宜雨宜晴麓湖鸿鹄成双碧,揖风揖月珠水云山第一楼”,正好描画出了这里山水相连的美景。
 
荷香一缕 人气鼎盛非常
   
而聚芳园中人气鼎盛的地方要属荷香烧烤场了,临湖的一片低地上,百多套石桌石凳烧烤炉,正是双休日,烧烤场几乎满员,欢声笑语夹杂着阵阵肉汁滴到炭火上掠起的香气,湖面的波光把人的笑脸荡漾成金色,很容易就让人想起了“太平盛世”这样隆重的字眼。
 
地理求证
前身是防洪水库
   
据麓湖公园的张书记、刘处长和老员工何先生介绍,麓湖最初是为了冶理水患而挖掘的。    原来麓湖一带自古以来就是白云山蒲涧等多条山涧溪流流经之处,属广州首屈一指的洪患高发区。暴雨季节,附近的上下塘、登峰走廊经常成为洪水滔滔的“内海”。据清人樊封《南海百咏续篇》载:“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五月,白云山水陡发,由沙河直注入城,小北门被冲毁,而小南、大东二城扉又为大水所撼闭,各坊衢水深六七尺……官廨民坍塌大半。”大东门外常常“浮棺满街”。三国时的刺史陆胤把蒲涧水引入城中供民众食用,他是治理城北洪流的第一人。唐代节度使卢钧又于今麓湖处“筑堤百余丈,潴水给田,建亭榭其上,列植木棉,剌桐诸木,花敷殷艳,十里相望如火”。南汉时在卢均所建亭榭的基础上加以扩展,建成了“甘泉苑”,并沿河广植桃树,形成“桃花夹水二三里”的景观。
   
湖边的荷香烧烤场早已成为广州最受欢迎的休闲场所之一。
然而历代的治理并没有根除水患,何先生说,他50年代住在现今的小北一带,一下雨白云山上流下来的水就会把家家户户的房子全浸了。那时候麓湖还是一片洼地,荒山环绕、杂草丛生,而雨季又刚好是涨潮的时候,东濠涌宣泄不畅,所以一有山洪暴发,登峰路、豪贤路、游鱼岗一带的住宅和农田就糟了秧。为了根治这一祸害,1958年,广州市委、市政府号召市属机关职工义务劳动兴建水库。从游鱼岗处筑坝蓄洪,建成了一条高9米的挡水大坝,把源于白云山、越秀山及黄花岗等地的6条山坑水集于一处,形成今天所见的麓湖的广阔湖面,正常库容超过52万立方米,能滞留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滞洪时库容可达112万立方米以上。同时还利用这些水库水,定期开闸冲洗东濠涌,化害为利。麓湖于1958年2月28日动工,同年5月1日竣工,由于位处白云山麓,便名麓湖了。在麓湖北岸有一座麓湖碑,就是为了纪念当年全市人民义务劳动挖湖筑坝修麓湖而竖立的。 
麓湖没有围墙.它的亲切感是其它人工湖无法比拟的。
何先生说,自从有了麓湖水库,他家就再也没被淹过,广州人就过上了没有水患的太平日子。麓湖水库建成以来,一直作为白云山风景区的组成部分。1983年独立辟为公园,称麓湖公园。公园中首批开辟的是植物引种场、湖心亭、烧烤场、钓鱼台、游艇部等。1981年又建成鹿鸣酒家、白云仙馆、聚芳园等服务设施及园景。1985年建成纪念人民音乐家冼星海的星海公园。1989年又先后在湖畔建成广州溜冰俱乐部和广州高尔夫球场、网球俱乐部。
 
在水一方
“它是咱老百姓的麓湖”
   
麓湖公园入口原来是一个溜冰俱乐部,而现在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视野开阔、草木葱茏的大型绿化广场。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早上,虽然7点刚过,但这里已经热气腾腾。在广场的左边,很多退了休的老人穿着统一的红色衣服,踏着轻快的音乐跳起了健身舞,在广场的右边,有一群退了休的老人也在音乐声的伴奏下耍起了太极拳。在广场的远处还有一些公公婆婆在打球健身。我们采访了几位晨练的市民:    
记者:你们家离这里远不远?   
老人:都是这里附近的。   
记者:你是每天早上都过来的吗?   
老人:是,天天都来。很喜欢这个地方,因为现在这么多老人,有一个活动场所和舒展的地方给我们,身体好很多,而且守着麓湖,绿化和环境空气都比较好。       
 
闹市中,难得有这么一处清爽的所在。
记者:觉得这里怎样?   
老人:现在改成广场就特别好,特别是对我们这些爱好运动的人,我们退了休,不想一天到晚在家看电视打麻将,有的文娱爱好者来这里跳跳舞,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听听音乐,真的是造福老百姓。   
记者:您还记得从前麓湖水是臭的吗?   
老人:怎么不记得!我家住在麓湖南边,一刮风都不敢开窗户,味道又腥又臭,更别说来湖边玩了。现在市政府三年一中变,这麓湖治理得好,别说我们老百姓有了休闲的地方,这么美的风景也给广州争脸啊。   
记者:您赞成麓湖路和麓景路封路,不让社会车辆通行吗?   
老人:双手赞成。这两条路转弯多、车速快,我每天出门儿女都叮嘱半天小心过马路,这两路搞得公园分成两半,都不怎么像公园了。不过要是封了路,希望麓湖公园还是不要收门票,它是咱老百姓的麓湖,不要让一点经济利益把老百姓都挡在外面。
 
治水污染:死鱼、油污、恶臭
  
其实广州人都知道,如今眼前这个山明水净、鸟语花香的麓湖,仅在一两年前还是另一番模样。“湖边四处都是翻着白肚的死鱼,有不少已发出阵阵臭味。麓湖的湖北端水闸一带,水又稠又黑,上面还浮着一层厚厚的油污,恶臭让路人难以忍受。湖北端是该湖的主要水源入口处,从附近厂家、店铺流出的黑水源源流进……”这是《南方日报》1999年3月15目的报道《水质严重污染麓湖鱼群大量死亡》中描述的触目惊心的一幕。   
往事不堪回首。20世纪90年代,由于环境保护意识的薄弱、城市管理的落后、城市规划的滞后,麓湖边兴起了一家家酒店,一时间生活污水、餐饮污水、工业污水,甚至医院的废水都流入了麓湖,使麓湖一度成了一个巨型排污池。风吹起一池恶臭传向四面八方,使得麓湖一带一度成为了人们望而却步的地方。当时不少市民通过各种传媒大声疾呼:“救救麓湖!”
 
治理:还麓湖本来面目
   
2001年,在广州市政府实施的“三年一中变”市政设施工程中,将麓湖地区截污工程纳入重点项目之一。截污的主要方法铺设排污水管,起点为广园中路,沿麓湖路至麓湖儿童乐园,将湖区周边的医院、娱乐场所、酒家和居民区的污水由原来的直接排入湖内,改造成将污水导人污水管,汇入麓湖泄洪道——东濠涌。从此麓湖的污染源被截断,回复一池碧水。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麓湖公园的刘处长告诉我们,铺设的排污管还存在一些技术问题,即把污水排走了的同时,也把白云山上流下来的山水一道排走了。而白云山上的山水是麓湖的主要水源,这样一来等于也截断了麓湖的水源。另一方面,山洪暴发的时候,山水流不进麓湖,麓湖水库的蓄洪功能就形同虚设了,造成了很大的水灾隐患。现在这一问题已反映到有关部门,引起高度重视,排污管的改造工程将在明年实施。
 
麓湖常识
   
位于白云山风景区南麓,登高可眺望市区全景。1948年建成,面积250万平方米,其中水域面积21万平方米。原为白云山风景区的组成部分。   
麓湖公园为大型山水园林公园。它依山傍水,园内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主要景点和设施有近40万平方米的聚芳园和簪香展馆、荫生植物棚、植物引种场、荷花池、半山植谊亭和山上的五层阁、翠云亭,以及真冰溜冰俱乐部、儿童游乐园、星海园。白云仙馆、别墅式绿湖宾馆、鹿鸣酒家、清凉界餐室:游艇部和垂钓区等。其中,星海园于1985年12月建成。内有纪念馆、巨型石雕像、音乐亭廊及墓座,是为纪念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音乐家冼星海而建的。公园山峦叠翠,以马尾松、台湾相思桉、竹构成混交林,春、秋季节十分绚丽。 
交通:10、63、24、46、190、184、297、546路公交车
 
写意麓湖 
麓湖之秋
        
我第二次到麓湖时,已是潇潇的雨后。   
前—次来,那时正有着明媚的阳光,从麓湖碑北望,白云山倒影在湖水中。风大的时侯。满湖碎波荡漾,犹如洒满了一片的银子。真的感受了碑上所说的“一山环秀水,半湖隐涛声”的佳景。兴致所在,也吟了两句,是“北望云台满岭秀,轻风吹起半湖秋”,当时却得不到下两句了,心里一直耿怀!   
今次特地赶来,乃是想看一下麓湖的雨后之秋。风很静,几乎让人感觉不到,连湖水也很平静。只是看到了湖边的芭蕉叶在轻轻摆动,才知道风是有的。或许是雨后的原因,许多树叶看起来还特别闪亮。树上总有一些鸟儿在欢快的歌唱,不过我却看不见它们。   
有人喜欢早晨的麓湖.爱那一池碧水、也有人喜欢夜晚的麓湖,爱那波光潋滟。
湖的确算不上大,没有浩渺的感觉。湖对面的亭子和栈桥就看得很清楚,有一些人在那里休息或漫步。栈桥往右,是半座小山坡,山坡前面是鹿鸣酒家”,往后有一座石拱桥,挺有一些古朴的味道。拱桥后面是一些白杨树,掩着一排高级别塾白杨连着一片密密的树林,什么也看不见了。其实它还是有一片湖水的,原来游客无论在哪个位置上观湖,都大致只能看到湖水的一部分,才有了“半湖隐涛声”的意境。        
风大了,满湖又是一片白波。一条小船从斓开往对面,留下一道长长的水痕。小船在对岸的“鹿鸣酒家”靠了岸,我却不知何处有鹿,要不听听鹿鸣的声音,感觉一定也很美妙。             
“鱼”,只见湖水远处,有一鱼儿跃出水面,为湖面平添了几分生气。而此时吸引我的,却是近处的浅水边,有好多小鱼儿影影绰绰地在小石块溺泥土中钻来钻去,大概是寻找食物。鱼儿大的该有四指并拢那么宽。这些鱼儿都在一个地方拼命地钻着,不停地摇着尾巴,或者稍停一下,再继续钻起来,倒有一股誓不罢休的气概。看到几十上百尾大大小小的鱼儿如此“亡命”,那场面真有点让人忍俊不禁。    
麓湖四周的游客不多,或闲走或小坐,倒是有几处的垂钓老翁,将钓竿都排在一起,也成了一线风景。啊,又有人钓上鱼来了。       
 麓湖虽然环抱山中,因为四周有公路。所以来往的车辆和行人也很多,不过都隐在密密的树林中了。人们可以随意地欣赏这湖光山色,所以岸边四周都有人影。而不少车辆也放慢车速,大概也想多看一下这都市里难得的风景吧!  
风又大了,树叶都有些摇晃,不过树上的小鸟却依然唱得很欢。而我却顿觉凉意,原来深秋将尽,麓湖也是知道季节的。只不知冬天的麓湖会将如何。或者那时我还会再来,而原来所想的那两个句子,现在却想出后续来了:“北望云台满岭秀,轻风吹起一湖秋。鸟飞鱼跃尽欢畅不解人间半点愁。”
  
文/理想之心   
本版执行/本报记者 凌云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邹卫  
 
下期预告:
 
“一湾溪水碧,两岸荔枝红”说的是荔枝湾的荔湾湖。 敬请关注下期广州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