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李占记 记将时刻寸分量
发布时间:2010-01-06 14:45:00
来源:2009年11月20日 南方都市报

 

因为李占记对修表技术的精益求精,才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出色的钟表修理人才。

李占记收藏了四个1941年美国产的汉米尔顿钟。

曹曙明展示镇店之宝

李占记广百天河中怡店分公司的开设,迈开了其连琐经营的步伐。

  提名辞

  李占记是广州最早的钟表店之一,修钟表技术堪称行内“一哥”。

  地理

  李占记在广州的第一家店是1915年在十八甫90号开设的,该店于1970年关闭。现在位于广州中山四路344号(中山四路与北京路步行街交接处)的李占记是于1925年开设,创店以来八十四年间未曾搬离半步。以北京路为中轴的商业区一直是后汉起各朝代城市的中心区,明清以后更成为商业中心旺地。重组后的李占记于2006年在广百天河中怡店开设分公司。

  索引

  “修金劳就要到李占记”,这是老广州人常挂嘴边的话。从一开始,李占记便以修理名贵钟表的高超手艺和重视质量而远近驰名。几经兴废,一脉相承的是94年来修理各种名贵钟表的秘技和“百金求名,千金求誉”的诚信作风,许许多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拥趸几十年来一直坚持专程来到李占记修表。2004年,李占记的重组更使得这个百年老字号焕发新活力。

  唯心

  钟表给我们构建了一种敬畏生命的公共精神

  父亲60花甲之年,恰好是他和母亲30载恩爱婚姻的纪念年。陪伴父亲30个春夏秋冬的,除了母亲,还有他们结婚时母亲赠予父亲的那块国产海鸥牌手表。尽管后来经济变好,父亲也买过几块名表,但父亲至今珍贵地保留着30年前的那块国产表,偶尔还是拿出来戴一戴,因为它见证和记录了他生命中的重要阶段,戴回那块表,过往的一幕幕历历在目,曾经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

  历史不能克隆,时光不能倒流,但有两样东西是可以留下来的,那就是情感和记忆。美好的情感和记忆,可以被记录,可以由某样物品去唤起,比如钟表。对有些人而言,钟表的意义不只是记时,更承载了许许多多情感与回忆。因此,维修钟表的师傅不但修理着钟表,也在修复着人们的情感和记忆。

  “滴答、滴答……”伴随这亘古不变的节奏,时间一秒一秒地在流逝,时空从远古走来,向未来走去。从宇宙诞生起,便有了时间。时间的明确定义即地球围绕太阳公转、地球自转,对于人类而言,时间就是生命,它悄无声息地伴我们成长,看似抓不住、摸不着,却又实实在在地围绕在身边。人类赋予钟表记载时光的使命,从中世纪起,机械钟表的节拍就开始震撼人类的心灵。至今,全世界还遗存着许多著名的中古时期的建筑钟。比如瑞士伯尔尼那条几百年石砌大街上的钟楼,当整点报时的钟声在空中散开,仿佛几百年的时光也随同散去。而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老城广场上的建筑钟,整点报时走出来的是一个骷髅和公鸡,骷髅敲钟,公鸡啼鸣,寓意死亡和希望的永恒主题。还有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钟声,那钟声经历了沙俄、苏联和俄罗斯时代的变迁。

  作为时光老人的信使,钟表记录着生活,也记录着生命,它用心智和劳动,构建了一种敬畏生命的公共精神。

  我还没有一块记录我生命的表,也许我还年轻吧,还有太多没经历,还有太多没发生。但我希望,当我到了父亲这个年纪时,也能有那么一块手表,当我看着它,就能回忆起过往几十年的种种回忆。

  话说

  四十年相互依存 百年老号故事多

  ◎广州李占记钟表有限公司总经理 曹曙明

  1970年进李占记做学徒,经过15年的修理工经历,从1986年开始出任李占记经理至今,细数起来,曹曙明结缘李占记也近四十年。四十年矢志不渝、不离不弃,曹曙明对李占记可谓情深义重。其间有鼎盛时的欢欣,也有低落时的无奈。“除了家庭之外,李占记是我的第二生命”,几十载的苦甜百味,岂是三言两语足以道尽。

  精益求精,技艺无止境

  修理工出身的曹曙明对李占记藉以扬名的精湛技艺极度重视,平时对修表师傅和学徒要求严谨,有时甚至称得上苛刻。因为曹曙明深切懂得,过硬的技术是李占记发展的基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曹曙明每年都会有充足的资本投入在修表设备、仪器的更新上。一旦市面上出现了新型机芯,都会第一时间买回来,并且成立研究小组钻研这款机芯,直至透彻地掌握这种修理技术。正是因为李占记这种精益求精的孜孜追求,才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杰出修理人才,为提升整个行业的技术水平做了巨大的贡献。也正是这个原因,远至上海、北京、台湾的顾客甚至海外的华侨都会拿着爱表不辞万里到李占记维修。

  明年即将退休,曹曙明表示如何让后来者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李占记的优良传统,是自己正在考虑的事。谈起李占记以后重组上市以及全国连锁经营的宏图大计,曹曙明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深切的期许和神往。

  然而学习修表技术需要时间长,又辛苦,尤其伤眼睛,而且报酬不高,现在越来越少年轻人能沉得住气来做学徒了。说起以后李占记精湛工艺的传承问题,曹曙明的言语中不无忧虑。

  感人故事烘托出李占记的力量

  曹经理任职期间,接触过许多李占记的忠实支持者,当中不乏感人故事。多年前,一位70多岁的老人带着爱表从黄埔赶来李占记。当时的交通还很不方便,从黄埔到中山四路要转三次车花2个多小时。老人找到李占记后,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曹经理深为老人所感动,免去了修理费,并且把老人送回黄埔家里。另一件事是去年12月,越秀区海珠中路一户人家庆贺邓荣老人百岁生日,老人突然提出探望李占记这个老字号。为了却老人心愿,亲人用一个多小时推着轮椅将老人送到李占记。不久后,老人将表交给孙子,要求后人要记得像老字号那样“记得时刻寸分量,诚信为民”,接着含笑离开阳间。

  对许多老广州而言,李占记这个老字号已经无需再刻意树立品牌。李占记和他们也不是一种服务与顾客的关系,而是一种淡淡故事间的亲切问候和记挂。

  正传

  几经沉浮,顺应市场让李占记很好地存活下来

  技艺高超创名店,创新营销出奇招

  19世纪末,李占记的创始人李兰馨在香港上环李应记钟表店当学徒,练就一手过硬维修技术。成名后,李兰馨于1912年在文咸东街9号树起李占记招牌,并相继在广州十八甫90号、澳门新马路、广州惠爱东路344号(现中山四路344号)开设分行,以修为主,兼营零售,并以高质量、重保行作为特色,越做越大,号称省港澳李占记,以擅修名贵高档手表而享有盛誉。

  在营销方面,李兰馨常有创新之举。上世纪30年代,他在十八甫支店门前高薪雇请两人分别扮成关羽、张飞,手执长矛大刀,宛如两尊门神,一时传为佳话。民国初期医药保健不普及,李兰馨别出心裁,凡购钟表的顾客均可免费获赠印有李占记广告的痢疾散一包。乡间百姓口碑相传,李占记声名更为远播。

  名匠严把技艺关,严师苦心育高徒

  对于送来维修的钟表,李兰馨会按照各个技工的修理专长发件。为保证质量,李兰馨率先在钟表业开创质检员制度,对已修好的钟表逐一检查。

  李兰馨对技工技术要求的严格在业界众所周知,招收技工有“三不要”:有不良嗜好的不要;不求上进、责任心差的不要;技术差的不要。遇到手表回校,李兰馨常亲自替技工找原因;如果同一技工出现第二次回校,他就多付一个月工资,让其另谋高就。虽然严格,钟表技工都以能进李占记为荣,因为能学到真实本领。对关键性的工艺修理技术,李兰馨言传身教、倾囊相授。事实证明,在他的管理下,不少技工的技艺日益长进,建国后广州有名的修表技师,大都出自李占记。

  重组寻出路,连锁经营是目标

  1956年公私合营后,李占记由中国百货公司广东省广州市公司管理经营。1967年,收归国有的李占记商号易名为“广州钟表商店”。1985年,恢复李占记店名,经所属公司———广州市钟表眼镜公司的改革和扶持,李占记的生意红火过一段日子。21世纪初,李占记经营额大幅下滑,一度陷入困境。直到2004年这个分水岭的出现,近90年的老字号李占记终于找到了活水源头。由国有资本主导,重组成为国有控股的具有法人资格的“广州市李占记钟表有限公司”重塑百年老品牌的新形象,营业额逐年上升,占据广州钟表维修行业1/3的江山。

  现场传真

  时光荏苒,94年前李兰馨创下的“李占记”金漆招牌,如今在广州中山四路上依然引人注目。印象中的百年老店多是陈旧、寂寞中轻叹出岁月的沧桑和感慨。然而,于2004年装修一新的李占记却看不到百年老铺常有的沉重旧迹,一楼经营区是极具现代感的装修风格,二楼办公区实现了现代化的电脑办公,尽管连接一楼和二楼的那条高陡的楼梯依旧带着古风,但利用夹层仓库改造而成的VIP贵宾室足以看出为满足客户需求而精心做出的服务改变。

  当面开表修理,立等可取

  区别于传统钟表维修店,李占记打破惯例,创建了一套规范化、系统化的管理模式,专门开辟出一个维修工作间。全透明玻璃墙内,整齐摆放着四五排工作台,先进的瑞士原装仪器、昂贵的无影灯、统一的工作服、修理师傅们专注的神情、墙上挂着的专业修表图,这一切无不为“最专业”做着最好的诠释。对于送来维修的手表,维修中心进行集中管理。在对手表进行“初步诊断”之后,再根据修表师傅各人不同的技术强项进行分配。维修中心既是维修师傅们工作的地方,更是他们高超技艺的表演舞台。在这里,顾客可以随时观看修表师傅们如何修理手表,立等可取。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如果没有过硬的真功夫,又怎敢把修理过程一览无遗地展现在顾客的金睛火眼之下?这是传统修表店所远远无法比及的,也是其他同行难以复制的。

  虽然目前很多名表都有专门的维修点,但熟悉李占记的顾客还是喜欢来这里维修,因为拿回原厂修的话时间要花上数月。据维修中心主任曾锦洪师傅介绍,李占记维修费向来不菲,最高的一只表要2万元。那是一块30万左右的江诗丹顿表,拿来时已不走了。几个师傅的会诊结果是没有定期保养导致功能失效。虽然病因简单,但这块表需要校正的功能太多,最后花了3天时间来维修,费用高达2万元。但是,表的主人却很高兴,因为拿回原厂修的话会花更长时间。

  辟国货专柜,扶持民族钟表品牌

  李占记的维修中心除了维修工作间之外,还设有橱窗展销手表。其中的国产品牌专柜独一无二,4米长的玻璃展柜专为国产品牌的钟表展销所用。李占记规定,展柜每次只能展示一个国产品牌,为期20天。时限一过,便更换品牌。从2004年至今,每个国产品牌的年展销额均按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成绩骄人。

  目前的钟表市场国外品牌占据着主导地位,劳力士、欧米茄、帝驼、梅花、精工、天梭……而国有品牌长期处于被忽视的地位。李占记的总经理曹曙明认为,尽管国有品牌的手表在品质、款式设计上和国际知名品牌还存在一定差距,但是这种差距已在逐渐拉近,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大。李占记为国有品牌提供了很大的展示空间,促使其根据顾客的取舍不断作出改进,逐步与国际品牌接轨,对于民族钟表品牌来说也是一种扶持。

  穿过落地座钟林立的过廊,恍如行走于一个世纪的时光隧道,百年的沧海桑田城事变迁化作钟摆声声有力的节奏。拾级而上,一楼和二楼之间的夹层贵宾室内,红地毯、木雕围栏装饰、古香古色的桌椅,高雅舒适。先进的进口修表仪器专为特别名贵的手表“动手术”,而一旁等候休息的客人可以观看整个“手术过程”。“这也算是一种‘体验营销’吧”,曹经理笑说。

  论语

  改体制开先河 老字号新活力

  ◎钟伟强,中国钟表协会副理事长、广东省钟表行业协会会长

  记者:你如何评价李占记这个老字号目前的生存状态呢?

  钟伟强:良好的状态。周边的许多老字号逐渐衰落甚至消失,李占记始终屹立不倒,并逐步发展,实属不易。从2004年起,李占记的销售额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资产净值也不断增长。其国有品牌专柜的营业额为广州最高,在全国范围也极为鲜见。

  记者:你认为李占记的发展过程对于广州乃至岭南的意义是什么?

  钟伟强:李占记已经成为广州这个商业文化之都的城市性格和历史记忆的一部分。通过国有股份和私人股份相结合的混合体制,让老字号重新焕发光彩,李占记的这种发展模式对广州、岭南甚至全国的老字号都具有宝贵的借鉴意义。这种模式解决了三个问题。第一是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老字号是一种无形资产,包含深厚的文化 底 蕴 ,难 以 进 行 资 产 评估,如果转让,必定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国有绝对控股的李占记不存在这个问题。第二是资金。进行重组后的李占记引入新股份,注入新资金,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第三是经营者和技术骨干的积极性。从国有企业到私人拥有股份,老字号成为了他们自己的事业,因此更加积极投身于企业发展中。

  记者:在你看来,李占记存在什么不足之处?

  钟伟强:首先,我认为政府对李占记老字号的价值认识还不够充分,不够重视。同为钟表行业的山东北极星便幸运得多。山东政府不仅无偿拨款2500多万进行扶持,更是要将其打造为烟台的城市名片,同时划出2800多平方米的地修建钟表博物馆和几百亩地建设“时空乐园”主题公园。

  其次,对李占记而言,“以修促销”是不够的,关键的是要深度挖掘“李占记”老字号的品牌价值,放大到整个经营和销售,才能发展更快。

  再者,没有自己的物业所有权,也是制约李占记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日渐上涨的铺租,给李占记也带来不少压力。

  记者:你如何评价李占记未来发展的价值取向呢?请预测一下李占记的未来发展趋势。

  钟伟强:李占记经得起近百年的风浪和考验在于其价值取向。第一是李占记精益求精的修表技艺,这是它能生存发展至今的基础。第二是其诚信服务的原则。第三是创新。当年扮演关张、买钟表送药,都是李占记创新营销的好例子。

  对于未来发展趋势,从国有层面考虑,应将李占记放在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上,解决其连锁发展所需的经营资源,使其品牌影响力从区域品牌上升至全国品牌。目前,李占记的天河分店已经迈开了连锁经营的第一步。

  撰文:本报记者 范文瑶 实习生 王日晶

  摄影:本报记者 黄集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