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敬修堂 一樽万花油普济海内众生
发布时间:2010-01-06 14:25:32
来源:2009年11月10日 南方都市报

  “敬修堂”寓意“敬业修明、普济众生”,以“园田牌”商标及“跌打万花油”与“追风透骨丸”威加海内,声震四方。

  索引

  广州敬修堂始创于公元1790年,由浙江慈溪商人钱树田所创。取名“敬修堂”,寓意“敬业修明、普济众生”。当创始人创建敬修堂时,可能未曾想过这一前店后坊的私家中药作坊,也能见证自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康乾盛世”到现代盛世间219年的城市变迁,乃至民族变迁的跌宕起伏。

 正传

  发端:数纸秘方终得悬壶济世
  广州敬修堂始创于公元1790年,由浙江慈溪商人钱树田所创。取名“敬修堂”,寓意“敬业修明、普济众生”。钱树田又自取商标“园田牌”。在管理方面,钱家亦有严密的管理制度。同治六年,钱家后人分为乾、坤两房;乾房下分金、玉两房,坤房下又分为仁、义、礼、智、信五房。各房立有详细而严密的协议。光绪八年(1882年)农历七月初三,敬修堂药铺因旁边的茯苓店油灯失火而受到殃及,协议毁于一旦。为了复兴旧业以及整顿店规,各房重新共同商议,立下店规九条,各房均存一本,并于光绪九年(1883年)农历八月立碑永志。

  由于钱家抱着“扶危济困,解民疾苦”的办厂宗旨,凭借从钱树田先生所传及各方收集的秘方从配方、选料、制作都是精心炮制,尤其是回春丹、宝婴丹、如意膏等产品,深受病患的推崇与喜爱。经过钱家数代人的努力,生产工艺和管理亦日渐完善。直至新中国成立前,敬修堂药厂已拥有三间营业铺面和一栋三层砖木结构的生产厂房,在当时已形成初具规模的中成药厂,雇佣工人药师20多人,成为当时颇具规模的一家中药生产企业。

敬修堂股权证(清末)

人民南路的旧厂房(70年代)。资料图片

敬修堂精心整理保存的药方资料。

如今,中药的生产早已实现了自动化。

  低潮“文革”期间商标被“除名”

  1956年,国家开始对私营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当时,上级主管部门(广州市医药工业公司)决定以“敬修堂”名牌老厂为基础,先后将万灵堂中药厂、张安昌中药厂、邓可安佐寿堂药店、黄贞庵药局等八家私营企业和邓俊庭、岐芝堂等14家个体企业并入,组成了颇具规模的“广州敬修堂联合制药厂”“园田牌”的产品得以充实与扩展。

  一九五八年,敬修堂联合制药厂首次使用锅炉,将蒸汽作热源,广泛应用在开膏药、蒸制药材、浓缩提炼药物等一系列中药炮制生产过程中,从此取消了大大小小原始的药材蒸、煮、制的炉灶,大大地减少了工人的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是广州中成药行业最早使用锅炉生产的企业。一九五九年,煮膏药实现了机械化,并在广州市技革展览会上以“扔掉百年膏药棍”为题进行展出,受到了市领导的好评。

  一九六六年,受“文革”影响,敬修堂纳入广州中药总厂,改名为“广州中药六厂”,并执行总厂计划,成为以专业生产外用中成药和兽用中药为主的企业。“园田牌”商标也随之取消。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企业发展停滞不前,至70年代中期,企业的固定资产只有38万元,企业面临“厂房老、设备老、人员老”的退化状态。

  重生:以“追风透骨丸”威加海内

  改革开放后,经广东省卫生局、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省医药管理局批准恢复“敬修堂药厂”的厂名,同时恢复“园田牌”商标。

  敬修堂素以儿科药著称,因此一直着力发掘和增强这方面的优势。八十年代相继研制出羚黄宝儿丸、小儿奇应丸、天黄猴枣散、小儿珍贝散、小儿退热栓、治虫栓等一系列儿童药品。与此同时研制开发了养血生发胶襄、田七痛经胶襄、蛤蚧大补丸、固肾定喘丸、天王补心丸等一系列产品,使敬修堂的产品结构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八十年代中、后期,经过移植和研制的“追风透骨丸”、“中风回春丸”先后投放市场。“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的广告词响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敬修堂药厂研制的具有独特疗效的“追风透骨丸”成了风湿病患者的福星。2003年该产品荣获广东省名牌产品,2004年又在联合国第十二届国际首脑峰会暨绿色中医药论坛专家会上,作为广东省唯一治疗风湿类药的产品,经过权威专家严格的评选,荣获“中华特色药”的称号。

  一九九二年,敬修堂的科技人员成功研制出“清热消炎宁”,同年被列入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并被列为国家基本用药及家庭药箱常备良药。经过近220年的风雨洗礼,数代人的努力,敬修堂的招牌亦越擦越亮,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分别获得广州市人民政府,中国国内贸易部《广州市老字号》、《中华老字号》的荣誉。

  目前,跌打万花油等药品生产工艺流程,已通过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验收,目前正在为申报国家、乃至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准备。

  前瞻:百年老字号为防老化不断创新
  全国的老字号1万多家,七成勉强维持现状,两成长期亏损,只有一成左右脱颖而出,晋升“中华老字号”。而作为两度被评为中华老字号的敬修堂,显然也不能陷入“老化”的僵局。公司董事长严志彪表示,以中华老字号广州敬修堂为例,作为最早订立“契约”的制药企业,曾被人津津乐道。但在市场竞争激烈的今天,躺在诸如万花油这一单一品牌产品倚老绝不是免死金牌。

  “唯有创新才能发展。创新必须与时俱进,必须以市场为导向进行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为了更好地发展,敬修堂除了在科技研发上下功夫,还自建药材种植基地,从根源上掌控药品质量。与此同时,企业还应注重创新和与老字号文化内涵的结合,不断进行文化创新,提高品牌影响力。“当然,目前公司主打的项目还是往清热消炎类药品、风湿类药品的方向纵深发展,把中药膏、丹、丸、散的优势发挥出来”。

  现场传真
  一樽万花油卖了163年

  当年钱树田创办敬修堂时,凭借的是小儿回春丹、奇应丸等儿科和风湿膏剂而闻名岭南。随着历史的变迁,加之解放后政府进行的公私合营等一系列举措,当年的一些老产品多被整合到其他兄弟药厂生产。敬修堂转而主攻清热消炎类药品和风湿跌打类药品,倒也应对了岭南地区四季不分明,易生湿热、风湿的区域性特色。而岭南地区又好武,不乏武术之乡,南派拳脚,跌打损伤类药品也就随之走俏。

  日寇入侵广州之时,南派洪拳第五代弟子蔡忠因故将一纸跌打万花油献给了敬修堂,这小小一樽万花油于是在岭南地区乃至全国、东南亚畅销了163年。套用“星爷”电影里的一句话,该药还真成了“居家旅游、老少咸宜”的家庭常备药。

  万花油配方
  差点落入日寇手中

  其实说到万花油,还真是有段传奇故事。钱氏后人是比较早引入股份制经营和职业经理人管理等现代体系来打理药厂的。光绪年间所立的石碑,虽然有了生产工艺、选择药材的铭文,更多的则是股权分配和经理人选拔的内容。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敬修堂的各房股东和管事也不得不停产歇业,远避战祸。其间管事和股东一方面特意在自家院内深挖地窖,藏金地底以备东山再起,一方面则把众多药方妥善保管,藏匿于乡间。

  “日军最想得到的就是万花油的配方,以改善其士兵跌打损伤后的疗效。好在方子保存了下来,那桶金也被保存了下来,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敬修堂得以很快复业”,陈志雄回忆道。

  一桶金的故事虽然有戏说、野史的成分,但日寇觊觎包括万花油、云南白药等中药配方却是千真万确,并有文史档案可考。

  五块钱一樽的万花油
  依然受推崇

  由于早就改变了前店后厂的销售模式,敬修堂的产品虽多,却已没有一家自己的专营店。现在的敬修堂原址,还真有一股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兼且人民南路商业气息浓厚,要在敬修堂老厂址附近找到一家老街坊还真是不易。好不容易在附近养生堂药房里找到一个上了年纪的陈姓阿伯,身为老广州的他自然也知道敬修堂的名头。“说句实话,万花油我们家是肯定有的,我和老伴都有老风湿,也时常会用到追风透骨丸。但你说敬修堂有219年历史这事,我还真不知情,这么说来,他的年纪比我这个七十多岁老汉的太爷爷还大?”老人家还颇有点疑惑。

  而在记者走访的多家药房当中,五块钱一樽的万花油还是很受推崇,属家庭必备药品。扭伤、擦伤、破裂伤都能擦,而且还能起到油性保护作用。

地理

  敬修堂原厂址位于广州市荔湾区小商品市场状元坊对面,人民南路175-179号一幢老式骑楼内。如果不是乘电梯上到七楼,进入现代化气息颇浓的销售部,谁都可能忽视这儿原本是有着219年历史的一处羊城老字号,百年药厂。而地处佛山黄岐鄱阳路的生产基地,除却中华老字号的牌匾和生产车间很是现代之外,清光绪年间由钱氏后人所立的石碑和一干旧式重要生产工具,却被保存完整,历久弥新。

  话说

  当年的万花油缸,得用船桨来搅拌
  ◎讲述人唐焕,敬修堂药业退休制药师

  83岁高龄的唐焕老人原本是敬修堂药业跌打万花油系列药品的一名普通制药师,儿子陈志雄现在已是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两代敬修堂员工,对百年老号却有着完全别样的感受。

  1978年退休之前,唐焕老人所在的跌打万花油生产车间,一直采用的是茶油浸泡108味中药的手工流程来生产万花油。缸是从佛山特制的1-3吨重的老式陶缸,先将成吨的茶籽油放入缸内。然后按照严格制作工艺将108味中药材依次依量地放入缸中浸泡。老人家的主要工作就是用船桨般的搅拌棍在陶缸里来回不停地搅拌,常常干得大汗淋漓,也练就了一身好臂力。

  儿子陈志雄对于万花油缸的记忆,则仍停留在童年的回忆上。

  而到唐焕老人退休后,纯机械化运作的搅拌缸已经悄然代替了当初的重体力活。而在现代管理体系下,当初的108味药材也已被删繁就简地保留下来86味,若不是进入了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可能还得严格地按标准删减药材。“国家标准规定的复方中成药只能有68味。但实际上的诸如小儿奇应丸、回春丹这类复方中成药,远远超过了标准,超过了就由专家删,所以时下许多同种类的中成药,单就疗效而言已逊色于日本、香港等境外产品,这对我们这些原沿地制药企业而言,实在有些失落”。

  论语
  建议朝着更环保的方向二次开发
  ◎发言人:广州市药检所中药室副主任侯惠婵、林彤

  作为广州市中医药行业产品质量认证机构,广州市药检所中药室副主任侯惠婵对于以敬修堂为代表的南派中药很有些专业的了解。“他们有自己的专用药材生产基地,从药材的生产阶段就开始把控质量,这是难能可贵的。

  目下万花油、清热消炎宁等主打产品,药品质量也是很有水准的“,作为药品监督部门,我们可能只能更多地建议敬修堂在现有产品品种的基础上做细做深,再进行二次开发。比如在制作工艺上,把现有的从片剂中提取改为打成粉末后提取中药成分。这样做更能保护有效的资源,更为环保。而中药室另一副主任林彤也表示,敬修堂作为许多知名中药的原沿地,他们的药品质量领先于其他厂家生产的同类型药品。目前,广州市药检所正在进行的一项工作,就是提升这些产品的质量标准,使原沿药品更利于市场竞争。

  面对市场竞争,需提升药品镇痛疗效

  ◎发言人:广东省中医院大骨科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骨科分会常委林定坤

  在30年前,市面上药品还不如现在这样琳琅满目时,敬修堂的万花油说是家喻户晓一点都不为过。软组织挫伤、刀伤、韧带拉伤等常见伤痛,几乎都是靠一樽万花油来解决问题。尤其是在破裂伤口的治疗方面,其实际效果比许多产品都有效。消肿止痛、蚊虫叮咬等问题也能靠其解决,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敬修堂的万花油因其性温很少引起皮肤过敏。“我自己就用了40多年了,从读书时开始”,林丁坤表示。

  但在时下药品种类繁多的情况下,敬修堂这类祖传药物疗效固然不可否认。但是,如果需要与境外生产的红花油、白花油、驱风油等类似产品竞争,万花油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其快速止痛、镇痛的功能。

  唯心
  老祖宗的东西

  
能传下来总有道理

  因为忙碌奔波,执笔前展开数天前的采访笔记,那是在帮助回忆,是为了事无巨细地尽情展现这张城市名片的原貌。而面对一家从古代、近代、现代直至当代悠悠219年传承下来的一家正儿八经的百年老号时,眼中重复的只有被包括记者在内的当下年轻人所抛弃的历史。用现代的眼光看历史,总是有着种种的巧合,如果不是创始人钱树田恰巧是一个来自浙江慈溪的古代客家,这家百年老号很可能就按照南派药号的命名方式李氏、或干脆以创始人的大名传世。再比如始创于是1790年的老号,穿越悠悠历史长河时,被戏剧性地编排到了人民南路179号的西关闹市。

  历史又有其不可逆转、不容假设的一面。身处乾隆年间的钱树田,本是一名商人,在片板寸帆不得下海的时代,他只能从浙江远走海路来到千年商都广州,取道前清唯一通商口岸将浙江丝、绸、茶、瓷远贩西洋。凭借祖辈耳提面命、口耳相传下来的中药秘方,这位有着儒医之称的商人,在那个并不需要专业技术职称和执业登记的年代,一路上还会做些施医赠药,普济众生的好人好事。直到偶然间,他对一羊城本地富商之子施以回春丹,再到该富商感怀其救子之恩,斥资打本助其弃商从医,悬壶济世。于是,敬修堂和广州结下了不解之缘。

  历尽劫波、洗尽铅华。一代一代的传承,敬修堂终于在中医药界闯出了自己的名堂,凭借回春丹、小儿齐应丸、跌打万花油等响当当的中成药,再加上改革开放后以“通则不痛,通则不通”为广告的追风透骨丸等新产品陆续推出面世。中医药界一度给予了“北有同仁堂,南有敬修堂”的高度评价和首肯。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年创建时还叫“广州城南门口太平桥”的堂址已经衍变成了现在的繁华商街人民南路。藏身繁华的百年老号,骑楼还是那栋骑楼,在一轮又一轮的城市变迁中,一楼的门脸房早就出租用以盘活国有资产。而颇具现代气息的广药集团LOGO、牌匾,醒目的蓝色调字牌,只容细心人士在人行道上仰望、在人民高架上再仰望方可找到。此处早已成为营销、办公中心,在原有中药生产基础上,敬修堂已迈进了美容、日化行业,其间究竟是产业延伸下的求新、求变,还是反衬中药生产行业的生存之艰,也只能任由各方评说了。

  倒是地处佛山黄岐的新生产基地,钱氏后人于光绪年间所立“精置药料、存心济世,一切进货务须格外精细”的石碑,和国家商务部颁发的中华老字号牌匾则依然悬挂在厂区醒目处。当年的厘称、碾船、人工搅拌缸早已被完全自动化的生产流水线所取代。只是用的药材还是那方子上的数十味,老祖宗的东西能传下来,实在有着某种天然的道理。

  撰文:本报记者 王道斌

  摄影(除署名外):本报记者 陈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