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即将消逝的行业·行业街· 文德路] 文化从来受尊崇 文德从来不寂寞
发布时间:2010-01-06 13:58:21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3-9-15
 
心灵地图
在最接近生活的地方才有艺术的出路
 
有一段时间曾住在中山四路,有事没事把附近的地方都逛了个遍,对我这等对艺术一窍不通的人来说,文德路与临近的文明路、德政路没什么两样,都是典型的广州旧城区街道,一样的挟小拥挤,一样的杂乱无章。那时候致美斋还没有拆,一走过中山四路与文德路交界的地方,就可以闻到空气中有酱料的味道,还常见到闲散的老广州坐在路边喝茶聊天,众多的公交车挤进这条小路上,一到下班时间便塞个水泄不通,生活气息特别浓郁。   
后来搬了几处地方,再次经过文德路都只是匆匆过客,只来得及在车窗玻璃上瞥见临街的字画店挂在外墙上的字画框掠过的光影,依然只是擦肩而过,没有惊艳,没有流连。   
今日三多轩   曾经在文德路上最富盛名的三多轩,尽管几经风雨,今日气势
一样恢弘。现在不仅经营国萃,而且还传播西洋艺术。
直至接手了这个采访,从资料中我才发现,这条我曾来来往往去买蜜饯菠萝、吃甜品炖品的街道,原来是这般的声名显赫:“文德路是一度与北京琉璃厂、上海城隍庙和南京夫子庙齐名的文化街”、“文德路字画大多由各地画家完成,或从外地运来,再由画贩运到全国各地,广州充当了文化产品的集彭地角色。国画一般由四川、山东、河南等各地画家提供,岭南画派、北派、海派作品都有。有的擅长画牡丹,有的善画小动物,这些画家的作品多是由画廊老板亲自登门谈价,一般每幅二三百元。目前国内的装饰画市场除外了北京,数广州的最大,西至乌鲁木齐,北到哈尔滨,都有客商从文德路进货。这条历史可上溯到北宋庆历年间的“学府东路”、历代文人雅士吟诗论事的地方、交换私有珍藏品的场地曾经非常风光。 
      
文德之亲民  文德路之最可爱的地方还在于有5元一帧的镜框配画,随便供人挑选。
同行的朋友本是陪着我去采访的,最后却是我陪着他拎着大包小包地走出文德路。一开始是在三多轩里买了一卷纸,一米长,15块钱,价钱不贵,符合需要,因此皆大欢喜;沿着文德北向南走,沿路都是字画店,以镜画为主,突然见到一个醒目招牌:“特价五元!”一个十六开大小的画框连着里面的画,竟然只卖五块钱,实在是不可思议,框的质量还算不错,里面的画也过得去,实在是让人心动的价钱。朋友准备买回去装自己的画,因此只挑了漂亮的框架,有路过的师奶见状大呼便宜,扔下还拎着一幅字画站在街边的老公,兴高采烈地在画框堆里挑起来:“这么便宜,拿回家挂在客厅饭厅都好啦。”   
文德之繁荣  文德路的繁荣还表现在堆积如山的装裱工具及配件上。
今天的文德路也这么可爱,它已经把字画这种高高在上的艺术,用商业的形式亲民了.店里乱七八糟成堆堆放的字、画、框,价格可以是相差几倍到几十倍,真正的艺术家、商人,尽可以几千几万甚至更多地卖他们的艺术;而普通人,看得懂的,看不懂的,亦可以花五块钱把艺术捧回家,物尽其用。而且不仅仅是字画,如果请了某位书法大师题字一幅,可以马上到镜框店镶框;假如发现家中的字画出现破损,可以来这里找家裱纸店修补。至于有钉角机、切角机的铺面,主要是修饰镜框之用;喷图则用作仿真之用。总而言之,文德路上的行当,没有一个是多余或独立的,它们通过某种联系共同组成“商业链”,系着各取所需的商家与顾客。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艺术的兼容性呢?
 
 
地理记忆
  从北宋庆历年间开始的文人雅集之地

  文德路建于北宋庆历年间,从唐宋时期起,一直是文人、社会名流雅集之地,时称府学东路。1918年,拆城扩建马路始更名“文德路”,并逐步形成广州古玩市场。
  上世纪20年代,文德路有四十余处旧书摊和古玩店,文华阁、萃经堂等字号闻名一时,成为古玩字画一条街。
  文德路是一度与北京琉璃厂、上海城隍庙和南京夫子庙齐名的文化街。明末清初,这里有书店、古玩、文具店40多家,如文华阁、玩文斋、萃经堂等。其实,文德路一带自古就是文人荟萃之地,沿袭着这里的千年文风。在文德路上,就有广府学宫;文德路以东,有万木草堂、番禺学宫和广州贡院;文德路以西,有大、小马站的书院群;以南则是南园诗社。

  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大本营

  “文德路”一带也满是中国革命史遗迹。文明路省博物馆一带既是古代广东贡生乡试的贡院,又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大本营。当年无数激情澎拜的工农群众在“大钟楼”前广场集会,欢送北伐军出师和欢呼北伐胜利。就在这钟楼附近,可数出一连串国家级及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国民党一大会址、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省港工人大罢工旧址、中共广东区委旧址、中共广东区委军委旧址、白云楼、文德楼……国民党一大会址即钟楼一楼礼堂。1924年,国民党一大召开,国共第一次合作,揭开了席卷全国的大革命风暴的序幕。许多革命先驱和国共第一代领导人在这个舞台上演出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文德楼位于文德南一条小巷里。1925年,担任广东区委、军委主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就住在文德楼,在文德楼居住的还有李富春、蔡畅夫妇等。海军局长、代理中山舰舰长李之龙亦住在此。1926年3月20日凌晨,李之龙就在文德楼被蒋介石逮捕,开了震惊中外的中山舰事件的衅端。
  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位于越秀南路。这里曾是惠州会馆,先是国民党中央党部所在地,1925年10月“党部”迁走后,为中华全国总工会。当时刘少奇同志任“全总”总秘书长和副委员长。附近有省港大罢工和廖仲恺先生遇刺纪念碑。
  中共广东区委在文明路上,是一连三幢三层的砖木结构楼房。
  共青团最早的机关也在这里二楼办公。《少年先锋》、《人民周刊》、《中国青年》、《工人之路》曾在此编辑出版。当年区委书记是由法国留学归来的陈独秀长子陈延年。广东区委曾管辖和领导两广、闽南、贵州甚至南洋等广大地区的革命活动。

  发现之旅
几度风雨三多轩 一部文德文化史
 
在网上搜索文德路的资料,与文德路一起出现得最多的就是“三多轩”,一间以文房四宝而闻名遐迩的老字号,与北京的“荣宝斋”,上海的“朵云轩”一起被称为中国三大文房名店。“三多轩”店名的含义,按三多轩第三代店主、书画家黄金海先生解释为“多学、多做、多商量”。或者,了解文德路,应该从三多轩开始。
  三多轩有很多历史的光环,光彩耀眼: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梁鼎芬曾到三多轩买过绫绢信封;孙中山先生在广州期间,也常常到这里购买文房四宝;宋庆龄有一幅写有《易经》的丝织帐衽;抗战之前,著名粤剧演员马师曾曾以50块银元买下一盒箭镞印泥——在当时,1块银元可以买到20斤大米。当时的社会名流如香瀚屏、连声海、叶恭绰等人,都为三多轩留过书画。“三多轩扇笺”几个字,是曾任国民政府主席谭延的墨迹。1991年3月,时任广东省省长的叶选平送给日本朋友的一尊工艺品,也指定三多轩进行雕刻。关山月、黎雄才、廖冰兄等名画家和书法家都是三多轩的老主顾。原三多轩店主黄金海本人就是不俗的书画家和古文物鉴赏家。现白天鹅宾馆故乡水的瀑布诗“穿山破石不辞劳,地远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就是出自黄老之手。

祖孙途经文德路 文德路既是历代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也是孩童文艺启蒙的胜地


  有了这么大的声名,我猜想着我会在文德路上见到一个金碧辉煌的艺术殿堂,涌动的人潮以及满室飘香的笔墨纸砚。文德路经营字画的地段不长,很容易就在一个中学旁边找到了三多轩,不大的门面,气势倒不错,我最喜欢的倒是那条高高低低挂着字画的楼梯,没有一目了然的坦坦荡荡,多了几分曲径通幽的探访神秘感,走上去的感觉,就如同寻访宝藏般兴奋莫名。
  三多轩里的宝贝众多:有“宣纸之乡”安徽的“红星牌”、“鸡球牌”名牌宣纸册页和浙、川、桂等地的优质画纸;古端州的端溪名砚;上海、徽州的胡开文墨条;北京的“一得阁”墨汁;海内外盛名的北京李福寿毛笔;上海老周虎臣笔、苏州湖笔;湖州善琏和王一品湖笔,以及江浙皖等地的优质笔刷;有选自“中国丝绸之乡”湖州双林轻如彩霞的绫绢;精美高雅的苏杭扇笺、红木笔架小件;历史悠久的福州寿山、浙江青田章石、昌化鸡血石、西泠高级印泥、姜思序羊国画膏粉、景德镇青花文具、温州皮纸、新疆书画毡等。此外,还供应京、津、沪、湘等地各类绘画颜料、画具、画布、画架、装裱工具、篆刻用具、旅游工艺件、空白绫裱和树脂空白画轴、印谱书帖以及名家字画。

  文德风物
  三多轩:中国三大文房店之一



  北宋创建的广府学宫,在今广州第一工人文化宫一带,当时能容纳150人以上,成为岭南第一儒林。后学府历经元、明、清三代,几度兴废,文德路旧时也因位于学宫以东而称为府学东路。

  番禺学宫:明清两代祭祀文庙

  番禺学宫即农民运动讲习所前身,建于明朝,为明清两代的番禺县学和祭祀孔子的文庙。1926年,毛泽东在此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那时毛泽东常到文德路的书摊看线装书。曾在路口旁妙奇香茶楼与柳亚子先生品茗,后写下“饮茶粤海未能忘”的诗句。昔日学宫规模宏大,其中大成门、大成殿、崇圣殿上铺以黄琉璃瓦。

  广州贡院:应举考试之地

  广州贡院是古代考举人的地方,位于现在广东省博物馆一带。贡院当年有供应试者居住的号舍5000间。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此创立广东大学,后更名为中山大学。现在,尚余当年的主考楼——明远楼(又名“红楼”),该楼红墙绿瓦,飞檐翘角,周恩来和胡志明曾在此看书学习。

  万木草堂:康有为讲习之所

  在文德路以东,有康有为当年的讲学之所——万木草堂,培育出梁启超等一批维新名人,现为市文物保护单位,可惜现已成为某工厂的厂房,且被民居重重包围,只余一条约1米的通道。

  大、小马站:鼎盛一时的民办书院

  大、小马站书院群皆为民办书院,上世纪80年代还有20多间,现在只余10多间,其中何家祠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除此之外,沿文德路一带还有秉政祠、凤和书院旧址、无着庵、番山亭、城隍庙以及著名的南越国宫署遗址。
 
古今文德 
400万元改造文德路让老字号进驻经营

  文德路上,曾有“南园”、“致美斋”、“三多轩”三大镇路之宝。而“南园”早在解放后便改为孙中山文献馆,但馆内空地在很多时候是作停车场之用。后来中山四路拓宽工程开始施工,“致美斋”从中山四路与文德路交界处搬到市25中对面,地理上的优势一下子失去。“三多轩”是经营文房四宝的名牌店,老字号了,客流却已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据文德路管委会介绍,以后将逐步规范市场经营业户的行为,严格筛选街区店铺经营项目和范围,一方面鼓励与文化氛围不相容的商档搬迁,另一方面打造现在以经营镜画为主的格局,鼓励和扶持商家扩大经营范围或转营、兼营诸如金石古玩、字画、古旧书籍、文房四宝等其他文化品及旅游用品,尤其是鼓励和扶持原有老字号的后人等重新创业,鼓励和扶持商家引入珠三角及本省文化精品的经营,如广州的线装古籍书、广绣、广彩、现代绘画、雕塑、佛山的陶瓷、剪纸、灯饰,肇庆的端砚,汕头的茶具等。
  此次整饰工程将集中在文德路北段650米的范围内进行。据整饰工程设计负责人介绍,文德北路文化用品一条街的开发建设,已被列入市、区重点整治和开发建设的特色商业街工程项目范围,此次整饰是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恢复老字号三多轩、致美斋和孙中山图书文献馆的原有风貌,并以孙中山图书文献馆的建筑装饰风格为蓝本,贯穿于全街的整饰工程。  
  2002年10月8日,著名的文化商业街文德路开始进行整饰改造,东山区计划投入400万元。

资料图片
校址在文德路的,创办于1913年,由广州律师公会设立的私立广州法学院


  两个月后,文德路终于装饰完毕,以全新面貌迎接新年。东山区政府有关负责人称,今后文德路将力求在商业业态上与北京路商业步行街遥相呼应,区政府将对文德路的商铺招牌和广告进行统一的规范和重新设置,并且在中山路与文德路交界口设立文德路文化街标志物以及文德路购物旅游指南图。
  文德路作为广州市一条老商业街,虽然毗邻北京路、中山路等黄金地段,但其商业价值一直未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这一带的资源和潜在的商机也吸引了不少民间投资的注意力。广州市正在进行“三年一中变”,将文德路周围的文化古迹和革命文物古迹联络成网,连片开发。这将有利于塑造广州市的文化形象,也有利于促进附近的中山路北京路商贸中心的发展。

  文房四宝:只选最好的不要最贵的

  三多轩内的陈女士对文房四宝的选择经验相当地道。
  一、笔。笔一定要有“四德”,即“尖、齐、圆、健”:
  尖:指笔毫聚拢时,末端要尖。有笔尖则写字锋棱易出,较易传神。
  齐:笔尖润开压平后,毫尖平齐。毫若齐则压平时长短相等,中无空隙,运笔时“万毫齐力”。
  圆:指笔毫圆满如枣核之形,就是毫毛充足。如毫毛充足则书写时笔力充足,反之则身瘦,缺乏笔力。
  健:即笔腰弹力;将笔毫重压后提起,随即恢复原状。笔有弹力,则能运用自如;一般而言,兔毫、狼毫的弹力较羊毫强。

 

三多轩内的文房四宝皆经过店家挑选,大家完全可以放心选用。


  二、墨。墨以上海墨与安徽墨为佳,徽墨最名贵的是超漆烟等高级油烟墨,这类墨散发紫玉光泽,历久不褪,舔笔不胶,入纸不晕,香味浓郁,防腐防蛀。
  三、纸。宣纸种类繁多。在众多的品种中,“特级净皮”为佼佼者。1915年,宣纸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荣获金奖,1979年和1984年又两次获得国家经委颁发的金质奖章。
  四、砚。砚以端州产的较为出名,端砚为砚之上品,亦可再分等级。它出产自广东高要城斧柯山,唐之前属端州,故得名。
 
 
    下期预告:
 
      广州有花城的美誉,不仅因为四季好花常开,还因为这里有全国独一无二的迎春花市,而对花市源流追溯起来,已有千余年的悠久历史千年的沧桑,花市的几经易址变迁,花和花市的影响,不仅仅是春节时的非凡热闹.还淀积进了广州民俗和地域文化心理结构之中。敬请关注下期《广州地理》
  三多轩前身是染纸工场,位于高第街,创始人为黄其佩,开办于清咸丰年间,1825年以后,不断扩大业务,经营色纸、宣纸、色笺、雅扇、文房四宝,兼营装裱字画。民国时传到第三代黄金海手上。三多轩经营的文房四宝品种齐全,兼有名家字画、精美文具供欣赏,如皇帝用过的玉蝶笺及真金粉扇面等。
  后来,“三多轩”又搬到北京路320号、322号。这是三多轩租用的店铺。接着,三多轩不堪此地昂贵的租金,迁至文德路继续经营。至2000年,因经营不善、缺乏竞争力、不堪租金的重负,又不得不告别文化街——文德路,暂时栖身在海珠区昌岗中路细岗路作为“隐姓埋名”的地方。这里地处城乡结合部,离马路较远,四周是居民小区,旁边则是一些小铺、发廊、废品收购站。
  2002年底,东山区人民政府投入130万元重新粉饰文德路。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恢复老字号“三多轩”、致美斋和孙中山图书文献馆的原有风貌。“三多轩”在原址重建。

  广府学宫:岭南第一儒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