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校长篇·何剑吴]刑天舞干戚,猛志固深在
发布时间:2007-04-16 00:00:00

复活的灵魂

何剑吴:为中兴体育而凌厉直前

 

       1919227日至31日,广东省第七次运动大会在广州东较场—举行,图为开幕式上运动会职员合影。右起第四人为何剑吴。

 

    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学生曾参解释说,道就是“忠恕而已矣”。何剑吴崇尚孔夫子,自信“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笔者究其踬顿一生,深觉“体育”可作为何剑吴卅载教育风云中一以贯之之道。体育健体,此为小宜;体育兴国,辄为大妙。“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在国之怏怏、民之怏怏的艰难时世,在格致之学都难以生存的洪荒年代,何剑吴为中兴体育而凌厉直前,尤其显出生动而壮烈的英雄之气。

    1906年,初长南武时,何剑吴扩大校舍,增招学生,并且冒天下之大不韪,亲自延揽来两位女生与男孩子们一同上课。彼时偌大的中国,因为积贫积弱渐渐成了一潭死水,平时相安无事,可是一俟石子扔进来,就必定掀起轩然大波。有人疑惑,有人讥笑,有人观望,有人干涉,何剑吴丝毫不为所动:“天下兴旺,匹夫有责。体育兴吾中国,女子如何能例外?”有了何剑吴一人当关,南武中学顿开广州学堂男女同学之风气,不久便蔚为大观,成为广州乃至整个华南的靓丽风景。然而,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何剑吴为事业未尝娶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南武乃予之家庭,诸生即予之子弟”,应该说别有一番豪情壮志;只是当时即有富豪显贵质疑:“何剑吴正当壮年,缘何不娶?创办女校,居心安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由此可见一斑。

    何剑吴爱国心切,执著于体育来强身健体,满怀希望通过竞技运动来展示国民素质。在他任内,南武中学的体育事业一飞冲天:陈炎在第一届远东运动会上获得跳远冠军,拿到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一枚国际比赛的金牌;又有驰名南北的足球名将许民辉、丘纪祥,陈炎、郭熙棠(一说是其弟郭颂棠),这南武四杰开创了中国足球的粤派风范。得意门生们成为何剑吴一生的骄傲,“北有南开,南有南武”成为他心中最绚烂的荣光。南武门生战绩的辉煌在冥冥之中让何剑吴灵魂深处最敏感的神经一次又一次趋向亢奋:“谁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我南武人无不顶天立地!

    只是身体的硕壮终究比不上精神的觉醒,精英和运动员的矫健又如何挽救得了国将不国的危局?江山日颓,何剑吴“长太息以掩涕兮”,把所有的愤懑无以复加地转化为对体育的近乎狂烈的热情。在这个时候,矫枉过正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列宁说真理和谬误只隔一步,何剑吴的健硕就在咫尺天涯的流转中变成一副固执且僵化的身板。他经常请学生吃点心,但完成不了他的食品定额,学生自会挨骂;他不允许学生请病假,因感冒发烧而嗷嗷乱叫为他所不齿,鲜有人能拿到确实需要的请假条。体育成了功利,成了是非标准,成了惟一价值,当一切都与体育挂钩时,体育就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成为不可捉摸的怪物,成为羁绊。

    事情发展到何剑吴第六次出任校长的时候,矛盾激化了。1935年,何剑吴辖下的高三学生要留“花旗装”——民国后即流行的西式发型,头发较长,梳成三七开——这其实是很正当也很正常的审美要求,其时年逾花甲的何剑吴却很不顺意,觉得有碍体育运动,同时违背了抗战精神。“易长潮”风起云涌,南武中学喧阗一片。何剑吴有逃不脱的干系,因为即便是在上世纪的30年代,他的迂腐也是显而易见的。头发长就不能革命?头发长就一定影响体育?悖论在何剑吴对体育近乎宗教的虔诚中间突显,旧有的权威在“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孤芳自赏中分崩离析。

    离别是悄悄的离别,带走一行囊流连和眷顾。体育是何剑吴心中的太阳,南武则是他梦中的黑眸子。何剑吴浅吟低唱“燕雀焉知侬去去,李桃待发惜迟迟。海幢风雨怀前度,长剑摩挲叹五噫”,选择一个雾霭绵绵的早晨,与广州、与海幢、与南武作别。

 

人物词典

身体力行  发展体育

    何剑吴痛感国弱民贫,常受帝国主义欺凌,被入侮称为“东亚病夫”,于是1906年上任伊始,就引陈天华“坚忍奉公,力学爱国”为校训,力主倡导德、智、体三育并重,认为学生要有强健体魄,方能为国家出力,因此在校大兴体育教育。中国传统向来有劳心者、劳力者之分,士大夫之族与巫医乐师百工之人有着严格的等级差别,表现在旧式教学上,就是向来不重视体育,妄言体育和智育是水火难容的。由此可以想到,何剑吴当时中兴体育的种

种举措将会遭到多么激烈的非议。

    要行体育,首先必须要有场地。经过多方奔走,何剑吴拿到了开辟土地所需的手续。他仿照欧美现代体育教育的经验,在海幢寺所属范围内,开辟了四个大操场。东操场,为中型足球场及200米跑道;北操场,为排球、篮球场;西操场和中操场均为田径运动场,其中西操场还设有男生的劳工室和女生的家事学习室。如此规模,蔚为大观,不要说在二十世纪初期的广东,即便是现在,也未见广州的哪一所中学能配有四个操场。

    基础设施建好以后,在何剑吴的组织准动下,南武中学的足球、排球、田径三大运动热火朝天地开展起来。何剑吴时常穿着运动衣裤加入到足球场上的拼杀之中。他一般组织中场,总能把队员调度得井井有条,经常打出些水银泻地般的配合。和他对攻的那一支球队就不甚满意,学生们吵吵嚷嚷着要何校长“投诚”加入到自己这方来。做人两头难,何剑吴不得已只好做起裁判,中规中矩地做比赛的中立者。比赛结束后,赢球的那一方照例是有校长出

钱买来的水果做犒赏的。在何剑吴的带领下,南武中学的学生们都以极大的热情参与到各项体育活动中去。

    1906年,南武中学一鸣惊人。在广东省第一届运动会上,南武中学的学生运动员无论是在球类活动还是在田径比赛中,都一律击败了包括岭南大学在内的省、市各家知名的大、中学校选手,力拔头筹获得第一届省运会的团体冠军。此后几年间,南武中学连续夺得五届省运会的团体冠军,全国体坛为之轰动。早期代表广东出省或代表中国出国参加比赛的选手中,不少是南武中学的学生。如陈彦于1913年入选国家田径队,参加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一届远东运动会,跳远名列第一,成为中国参加国际体育竞赛第一枚金牌的获得者。

 

不拘一格  尽纳贤才

    何剑吴重视师资建设是名声在外的,各科都挑国内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到南武任教,如文史科挑北京大学的毕业生,英语科挑清华、燕京大学的毕业生,他甚至凭借自己在教育界的声望,经常邀得一些晦外留学生和知名教授前来任课。此外,何剑吴还不拘一格录用人才,不以学历、文凭一刀切,对于确有才华的有志青年,他都以求贤若渴之心一概包容。

    1915年前后,广东《国华报》以“文玉”二字鹤顶格征联,南武中学语文教师胡帘先生是主评之一,他发现应征作品中有一联曰“文到穷时工亦拙,玉怜埋后冷扰温”,意深境远,读来甚妙,于是向何剑吴推荐一读。何剑吴不仅善属文,而且精于诗,读了对联后,便对胡帘说:“此诗虽萧煞凄婉,但才情亦可见一斑。你去拜访作者,看看是何方英雄,探探有否屈就南武的可能。”胡帘受命而行,结果意外地发现,作者龚诵秋并不是所谓的英雄,而只是广州一家电报社的青年职工,家境贫苦,工作艰辛,自小并未读书,是自学成才的。胡帘将情况如实汇报后,何剑吴感慨万千:“自古纨绔少伟男,果真如此。南武正需此等人才呀!

    虽然校长一心期待,但因为龚诵秋是纯粹的瓮牖绳枢之子,他的应聘受到校内一些老学究的不满和阻挠。何剑吴大为光火,先是拿了龚诵秋平日的习作印发给大家看,最后又在校会上表明决心:“读肃(龚诵秋名肃)书,不觉汗出。龚自珍云‘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今日我何某人定要放后生出一头之地!”经过一番折腾,龚诵秋如愿进入南武教授国文。

    此外,何剑吴还积极鼓励教师继续深造。许民辉是驰名南北的足球名将“南武四杰”之一,学成后曾短时在南武教书,何剑吴看中他的潜力,鼓励他继续深造,争取留洋海外。后来经过努力,许民辉考取了美国春田大学的体育硕士学位,成为我国体育史上获此学位的第一人;回国后,许民辉出任北京师范大学体育教授,又成为我国体育史上获得教授称职的第一人。许民辉后来回广东担任教育厅体育督学,对何剑吴感激不尽,对南武垂爰有加。

    正因为何剑吴唯贤是举、重视师资,南武中学出了不少人才,如政治哲学家刘思慕、教育家张瑞权、人类学家梁钊韬、暨南大学校长梁炳熙等俊杰人物。

 

春风化雨  爱而不宠

    何剑吴常对身边的老师说:“南武乃予之家庭,诸生即予之子弟。”他生活俭朴,每天都穿着白色“紫花布”文装,每月280元白银的薪金,除了个人生活所需,剩余的必然全部送还学校或周济贫苦学生。得他资助的南武学生很多,他连姓名都不问,只是要求学生认真学习他就很满足了。

    工作之余,何剑吴常常喜欢到海幢公园旁边那间叫做“罗琛记”的铺面去吃东西。他爱热闹,爱和学生打成一片,所以倘若路上有人叫一声“何校长”,他必定会兴致高涨地拉着这个学生去“罗琛记”吃甜品和面食。学生总是不好意思和校长一起吃东西的,何剑吴便半是安抚、半是鼓励地问:“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学生若是回答不上来,何剑吴就故意板起脸孔,将学生一拉,说:“走,罚你吃东西!”学生若是回答说:“当然是与人乐更快乐啦!”何剑吴就非常得意,哈哈地大笑起来:“那就是啦!一起去吃了。”

    校长固然好客慷慨,但与他“同乐”还是很辛苦的。何剑吴能吃三只鸡蛋炖的甜品三碗,外加两毫白银一碗的云吞面两碗,并且他也要求学生和他吃一样的分量。学生面有难色,往往是吃了一碗云吞面就吃不下去了,何剑吴就毫不客气地批评起来:“年轻人,连这点东西也吃不下,还能干什么工作呢!”学生只是灰溜溜地不敢做声,何剑吴就叫了店员将甜品和粉面打包,叫学生带回家吃掉。

    何剑吴对学生的态度是威而不猛,严中怀慈。有一次,一位男生向他请假。何剑吴看了看病假条,郑重其事地说:“年轻人,多注意体育锻炼就不会生病的了。无为病,不必病,病有什么兴趣?快回去上课!”便毫不客气地把请假书塞给学生。在南武中学,何剑吴事无巨细,学生请假是必由他亲自批准的,而诸如感冒、跌打损伤之类的病假几无通过的可能。可见何剑吴对学生体质的要求,已经到了何等严格的程度。

 

曲高和寡  萧索北上

    1935年,国难方殷,日本军国主义者已侵占我国东北和华北广大地区。作为爱国知识分子和体育救国论者,何剑吴义愤填膺,每每闻及日军兽行,总是扼腕长叹,独自怆然。在那个年头,何剑吴的生活越发俭朴,紫花布衣几近褪色,他径自拿到作坊里再漂染一番;“罗琛记”是很少去了,省下来的钱无一例外地寄给抗战前线。

    广州曾一度偏安,学生对国之将危没有切肤之痛,何剑吴就经常告诫学生:“德人都德的《最后一课》,是务必值得一读的。在都德的故事中,侵略者的普国把法国小学的法文教师撤换了,停止了教法文,改教普鲁士文;这是侵略者的直接压迫,对于受到的人的刺激当然是极强烈的。”何剑吴热血沸腾,“然而,时代改变了,侵略者的手段也进步起来。在不久以前,我听说华北将有‘自编的教科书’了,以后一般天真的中国孩子却要在不知不觉中上着另外的一种课本,教他们爱侵略者的国家,把侵略者认作亲善仁慈的保护者了。这是多么危险的情形啊!诸生切记,无论何时何地何等压迫,都不能数典忘祖。广州或将不存,但爱国之心、承袭本土文化之意,是万万动摇不得的!

    广州经济富庶,多开风气之先。当时的男学生爱将头发三七分开梳成西发,俗称“花旗装”,再涂了厚而亮泽的定型胶,极为招摇地在校园里走。何剑吴看了颇不满,认为发式过于考究有碍观瞻,精神萎靡不合南武的传统,也不合抗战的时代精神,于是一声令下,要求所有男生一律改为“陆军装”的短头发。这本来是一件小事,却想不到引起高三男生的激烈反对。刚开始还只是一般的议论,主要是头发长短当由自己决定、头发短并不美观云云。

何剑吴毫不在意,认为学生不懂得他的良苦用心,所以虽有人善意劝阻,他在学生的抗议面前依然毫不让步。事态愈发严峻,个别对何剑吴心怀芥蒂的教员暗中推波助澜,极尽颠覆打击之能事。

    一天中午,以高三学生为主体的学生会在“大雄宝殿”召开了全校同学大会,宣布罢课,同时声明“何剑吴不倒台,誓不复课”。学校方寸顿乱,何剑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万万想不到多年的苦心经营一时却如此落魄!后来有教员进言,劳何剑吴道歉了却风波,花甲老者不禁义气嚎慨:“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国事如此,遑沦个人利害?”在学校人心动荡的关键

时刻,何剑吴自断退路,著诗一首,叮咛几句,然后悄然离去,黯然北去。

 

精彩言论

不尽中原采菽丝,

伊谁踯踊滞江湄?

鸟愁烟水悄无语,

春酝花阴合有诗。

燕雀焉知侬去去,

李桃待发惜迟迟。

海幢风雨怀前度,

长剑摩挲叹五噫!

——何剑吴1935年时的辞职抒怀

 

□人物访谈

海幢风雨怀前度

    ——访南武中学现任校长封耀明

    记:作为现任校长,你是如何看待何剑吴的?

    封:应该说何剑吴老先生是南武中学历史上最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教育家。他六度出任南武中学校长,最长任职7年,最短任职半年,累计达到15年,并且每一次都是在南武最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何剑吴老先生是南武小学堂的第二任校长,但是在他任内,南武添办中学,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说,何剑吴又是南武中学当之无愧的第一任校长。他关心学生成长,重视师资建设,对南武中学的发展壮大起到了关键作用。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因为当时学校初创了无资金,何剑吴经常是分文不取地担负着校长重任。

    记:何剑吴的教育理念,是否依然影响到南武中学现在的教学管理?

    封:何剑吴老先生在办学理念上有独到见解,在扩大办学规模、提高教学质量上颇有匠心,这些对今天的教育管理仍具有启发意义。何剑吴引陈天华“坚忍奉公,力学爱国”作为校训,我们沿用至今,一直都很重视以校训来鼓舞和指引学生。

    何剑吴办学很有眼光,开广州男女同学风气之先,当然首先是对封建传统的颠覆,但在客观上也确实扩大了招生规模,他的开创意识永远值得我们今天的学校管理者学习。此外,何剑吴还高度重视体育教学,很早的时候就提倡德、智、体三育并重,培养出一大批优秀学生。用现代教育理念来看,说何剑吴老先生是素质教育的楷模一点儿也不为过。

    记:南武中学的学生是否知道何剑吴?

    封:作为一所省一级学校,历史悠久是我们南武中学的骄傲,是爱校教育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每年的三月三日是南武中学的校庆,我们都会在学生中间进行校史的宣传教育,学生们对何剑吴都有一定的了解。今年南武中学98年校庆时,来自美国、加拿大,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20多名老校友齐聚一堂,为学生作专题报告,通过何剑吴老先生当年的照片、手迹缅怀逝去的岁月。一位老校友念了何剑吴1935年辞职时写的那首诗,以一首诗来作怀念,场面非常感人。

    记:南武中学是否还有何剑吴当年的遗迹?

    封:因为校舍翻新,旧楼都已不复存在。不过校园内有何剑武先生的纪念碑。纪念碑原来只是水泥堆砌成的三角形建筑,在校舍扩建过程中,我们邀请南武校友群策群议,筹集资金重建了纪念碑。现在,何剑吴老先生的头像雕塑纪念碑位于南武中学古榕苑,与百年老榕和汉白玉人类文明史线雕相依相伴,环境肃穆典雅,表达了南武人对先贤的崇敬和缅怀。

 

□地理记忆

南武沿革

 

南武中学旧礼堂

 

南武中学学毛著积极分子

 

南武中学内景(2003)    本报记者  黄皓摄

 

凌厉直前  黄皓摄

 

    南武学校创办于190533日,至今已有98年历史。

    1901年春,黄晦闻、杨渐达、谢国华、何锡朋等人在河南龙溪首约成立“群学书社”,后转迁于海幢寺的园照堂,易名为“南武公学会”,成立群众阅书报处。公学会增设教育部筹办学堂,是广州第一间男女同学的学校,取名为“南武两等小学堂”,于190533日开学。

    谢国华(英伯)为南武学校首任校长。1906年何剑吴任校长,大加扩充。1912年添办中学,学校更名为南武中学,小学为南武中学附属小学。从1914年夏至1927年夏,有十二届旧制中学毕业生,毕业人数为113人。

    自何剑吴先生接任校长后,即以“坚忍、奉公、力学、爱国”为校训,强调“德、智、体、群、美”五育并重,提倡爱国主义教育。他提倡“南武精神”,把体育列为主要课程,以加强体质的锻炼,常常利用课余组织各类体育活动,培养出不少优秀运动员。

    19221月,学校改行新学制,行“三三”制(即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称两级中学,先办初级中学共三个班。

    19268月,南武中学增设高级中学普通、商科、师范三科。1927年暑假后改高中普通科为文理两科,19287月,第一届高中文理科毕业,有文科毕业生14人,理科毕业生5人,至1931年,文理科有四届毕业,毕业生为46人。

 

坚忍堂旧貌

 

奉公楼旧貌

 

    19311122日,坚忍堂奠基。1932年春,建筑奉公楼,用作学生宿舍。1933年春,因开辟同福路将南武中学一分为二,路南为中学,路北为小学。1936年,拆西边旧饭堂课室,改建为红墙绿瓦的平房五间。

    1938年秋,广州沦陷,学校停办。1939年春,迁校于香港九龙。

    1945年秋,广州光复,南武中小学招生复课。至1948年夏,有二十五届毕业,共有新学制初中毕业生1410人。

    解放后,南武中学于1952年改为公立学校,从此,南武便成为政府直接管理的学校。市政府决定在南武校址先后改办广州市第一职业学校,广州市财经技术学校和广州市财政学校。此后,几经易名。

    198411月,经广州市人民政府批准,复名为广州市南武中学。

 

人物传略

 

南武人无不顶天立地

 

    1875年,何剑吴生于广州番禺,名锷,字永业,号剑吴。幼年曾与黄节在名儒简竹居处学习,后在香港皇仁书院读书。毕业后任沪海关英语教师。

    1902年,与国民党元老林森在沪创立“人镜学社”,被选为社长。

    1905年,美国发生排华事件,何剑吴激于义愤,组织群众,散发抗议传单,被崇洋媚外的海关当局撤职。后应黄节等人之邀回穗工作。

    1905年,黄节、潘达微等人创办南武学堂。1906年,何剑吴接任校长。

    1906年开始,何剑吴大兴体育教育。提出以陈天华“坚忍奉公,力学爱国”为校训,倡导德、智、体三育并重。他吸收欧美现代化体育教学的经验,实施球类及田径项目的普及教育,在校开辟了足球场、排球场、篮球场和田径运动场等。在1906年至1918年间的七届广东省运动大会上,南武中学均获佳绩。1919年,何剑吴赴新加坡办华侨教育事业,曾先后任养正中学、南华中学、广仁中学等校校长。对新加坡、印尼教育的影响很深,受到侨胞的尊崇。

    1929年,何剑吴应广东省教育厅厅长黄节之邀回穗创办省立第一示范,并任校长。

    1933年秋,何剑吴出任南武中学校长。任内他加建校舍,扩大班额,学生增至干多人,使南武中学成为广州河南区最大的一间中学。

    1935年,何剑吴在南武中学“易长潮”中辞职,随后离开广州。

    1936年春,何剑吴赴北平、上海等地开设黄晦闻纪念图书馆,旋赴香港治病。

    1937年,何剑吴在香港九龙赁屋重开南武,亲主其事。1939714日因积劳成疾而溘然长逝,享寿64岁。抗战胜利后,何剑吴遗骨归葬于广州南武校园。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蒯威

    本版图片为资料照片(除署名外)

 

下期预告

    五岁从父习武,不仅是一代武林宗师,武功超群,医术亦相当精湛。光绪年中,在广州仁安里设”宝芝林”医药馆,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上至将军,下至百姓,功效显著。福军首领刘永福亲为宝芝林题写”技艺皆精”的匾额,后随刘到台湾英勇杀倭。敬请关注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