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第03期](伏波桥与吕嘉) 竹桥渡汉将,南越亡其国
发布时间:2006-08-31 00:00:00
来源:来源:南方都市报
大城小事
  两千年未挪动中心的城市
  广州不能像西安、北京那样现存着庞大宫殿帝王陵证明它的历史,但既然两千两百多年的建城史存在,现代人总有些办法找到其物证,地下发掘就是方法之一。相对中国其他城市,广州从建城以来一直没有挪动过城市中心是其最显著的特色之一。北京路上的千年古道正是这一特色最好例证。
  从2200多年前建城以来,北京路一直位于广州古城的中轴线上。历朝历代这里都可谓是官道也是热闹的商业闹区,在各种文献中不乏记载。
  对北京路上的这段千年古道,我想我算是比较熟悉的一个。它其实更像是一条在预知中被制造出来的新闻。
  趁着一次施工的机会,北京路被挖开,一个如此集中、具体、形象、完美得像道具模型的“广州通史”式遗址没有让人失望:从2200多年前南越国建城到现在,每个朝代的道路都清晰而有序地叠加在这段千年古道中。说它清晰,每个朝代路面的地砖大小、颜色和铺砌方式都风格各异,有的朝代路面甚至连排水沟都保留着;说它有序,后一个朝代的路面基本是叠加在前一个朝代路面上面,越往上叠加的路面越靠近现代。采访过程,我们就这样从现代跳到了民国路面,再低一点来到明清人走的路,又一跳来到唐宋车马碾过的砖……
  正在发掘中的南越国宫署遗址也将是这样一处“广州特色”遗址,因为这里不仅有广州建城以来各朝代地层,还有它们的官署衙门或宫殿遗址。    □成因
 
  山美水甜 伏波静卧
  顺德是上苍倾情之地,名字古典,经济富庶,伏波桥静卧之地水甜山美。从顺德汽车客运站乘车十五分钟,顺峰山公园的静谧就取代了尘世的喧嚣浮躁,而在公园青云湖与桂畔湖交汇处,伏波桥很幽雅地纵身。桥背后的传奇虽然依旧引人垂注,惜乎桥本身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九孔石拱桥了:这石材的选择、这跨度的宏伟、这桥孔的规则,让漫步于桥上者感受到太多太多现代派的气息。桥下、水道边的钓鱼者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河水的潺潺不由得让人想起“一个人不可能跨入同一条河”的偈语,人如此,桥何尝不是这样呢!
 伏波桥因伏波将军而得名,2003年修建的九孔伏波桥在顺峰山公园内,本身已成为风景,只剩了桥名空让人遐想两千年前的风烟。
 
  伏波桥当修旧如旧
  伏波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小而言之,她见证了广州建城史上惊心动魄的一幕;大而言之,即便在中国大一统的历史进程里,她也应该占有浓墨重彩的一页。虽然有论者认为伏波将军追击吕嘉的故事更像传说,但这丝毫不能影响伏波桥的现实存在和可提供的意蕴无穷的遐想空间。
  基于此,对伏波桥的修旧如旧就显得很有必要。伏波桥的制式特点散见于诸多正史,在多数岁月里她呈现出这样一些特点:桥下八孔,上有一新月形圆拱门;桥两端各有两只狻猊(一种猛兽)。但是建国后的历次维修、重建基本上没有尊重这些特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两次维修不但将桥改了名,竟然还将桥改成了单孔桥,而2003年、2004年间的易地重建,设计者虽然用心良苦,但是把桥改建得不伦不类,整座桥古香古色的味道已不浓,桥砖、桥柱、桥栏也是平板一块,桥梁建筑本体的艺术价值无迹可寻。
  如今的伏波桥,横跨在人造痕迹过于浓重的顺峰山公园里,这是顺德区“青、碧、蓝”建设重点工程和城市化建设的主要配套工程,总用地面积6370亩,其中水域面积2200亩,山体面积2000亩,游览及景区用地面积2170多亩。除了伏波桥,五行桥、九曲桥、玉带桥等多座桥也已经建成——每座桥都有自己的典故,但她们以某种应景工程的形态聚集在一起时,美艳依旧,韵味的缺少似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变化的是桥 不变的是沧桑 
  助力经济发展
  关于伏波桥的记载中断了一千多年,等她再次密集地被提及已是明朝时了。明代中叶伏波桥曾在洪水中坍圮,当时桥西已冲积成为千里沃野,伏波桥已成为重要交通要道,不可或缺,当地人于是捐资重建。新的伏波桥以五个桥孔通舟楫,以四个桥孔泄洪,因此俗称九眼桥。全桥以巨块红色砂岩砌筑,桥面宽丈余,桥栏用整块红石砌成,里外雕刻图案,两边桥头都有一对石狻猊,雕工粗豪,栩栩如生。整座伏波桥倒影清澜,景色甚美。
  修葺一新的伏波桥很快成为商家青睐之地。根据旧版《顺德县志》,明时伏波桥“桥上作贸易场,骈列如市肆,向盖蓬寮”——经商者在桥上两侧搭上草屋做过桥者的生意,头脑之精明可见一斑了。到了清代咸丰初年(1851年前后),桥上草屋失火,有机构出面拨款在桥上改建砖瓦小屋、投资收租。清光绪年间(1880年前后),某乡人大肆鼓噪说桥上建石屋将不利于功名,于是草屋取而代之,但没过多久,在商人的抗议声中,伏波桥上“复建砖瓦”。清王朝摇摇欲坠之时,伏波桥了无生气,西部桥头甚至成为清朝统治者处决人犯的所在。臭气熏天、通路受阻,行人被迫改道而行,这种情况一直到辛亥革命后才逐渐消失。
  民国初年,顺德的蚕丝也曾经比较兴旺,大良镇的手工业和商业也跟着兴旺起来,伏波桥再一次成为小商人做生意的最佳去处。
  
  见证屈辱历史
  日寇侵华,大量沦陷,伏波桥见证了屈辱的历史。日军拆除了桥上的店铺,在桥头筑起了机枪堡垒,岗哨就设在堡垒旁。日本人规定,过往行人要对哨兵鞠躬行礼。对稍有不顺从的中国人,日本人要求其双手举转,站在伏波桥顶晒太阳或者淋雨;那些因中暑而晕倒的中国人,会被日本军人残暴地踢下桥去。
  在积贫积弱的中国,曾是商家必争之地、游人必览之胜的伏波桥,就此成为鬼门关,当地人宁愿绕道多走几公里,也不愿过伏波桥。
  
  跃进新征程
  新中国成立后,伏波桥旧貌换新颜。1958年,政府拨款重建,重建后的伏波桥成为钢筋混凝土单孔公路桥,同时易名“跃进桥”。但因为设计原因,伏波桥存在引桥较短、上桥坡度较大、桥面较窄等安全隐患,桥上多次发生交通事故。1977年,伏波桥再获扩建,省设计院工程师张逸才指导施工,桥面扩宽至15米,桥跨度为28米,连东西引道桥长约170米。桥面上两旁各设三杆六盏大电灯,在进城引道的交叉路口筑起圆形小花圃,各方车辆畅通无阻。如今,跃进桥位于顺德凤城酒店西侧。
  2003年,顺德新城区开发中心规划部门有关技术人员提出重修九眼桥于顺峰山公园内的想法。2004年年初,以全石料精心重修的伏波桥已在顺峰山公园青云湖与桂畔湖交汇处“浮出”水面。重修的伏波桥全长92.3米,宽12米,下筑九孔。
 
  顺峰山公园
  重建的伏波桥位于顺德大良镇的顺峰山公园。公园建设时采用山水相依、背山面水、中西合璧的建园手法,以不破坏原有山林、水体资源为原则,依据山势地貌形成了相互联通的青云湖和桂畔湖两大湖区,两大湖的水景区超过两千亩。其中青云湖区主要以北方古典皇家园林为基调,含有岭南及江南风格的园中园的大型中国古典风格园林,由前广场、桂海芳丛、南薰别馆等12个景区组成。桂畔湖区则以回归自然为主题,突出自然生态的特点,是一个考虑以现代简洁的建筑设计和展示自然生态的手法为主要手段进行建设的景区,由自然生态区、中心活动区、水上活动区、森林绿化区、休闲度假区组成。湖区之间以伏波桥、玉带桥自然地分隔开,游客在公园内游玩时也可以借此选择不同的路线穿插而行。
  公园目前有桂海芳丛、雅正园、汀芷园、步云迳、南薰别馆等五个景区。其中,桂海芳采用开放式设计,整个小区在空间上从皇家古典园林过渡到岭南园林,使顺峰山公园中轴广场与小区游览路线自然贯通;雅正园则通过园林建筑和山体将水景区分为荷花池区、群芳园区、八音涧和杜鹃园区三个大的空间,呈现天然野趣;汀芷园规划以水为中心,环湖布置假山、亭阁、花木;步云迳利用山湾处地形起伏变化,将山石与水体组合,分隔出深邃、自然而生动的园林环境;南薰别馆分为桂花厅区、水池瀑布区、书斋区、临池别馆区4个分区,为游人提供充分交流、活动及休闲的场所。
  伏波桥在顺德大良镇南部,横跨碧鉴河东面两岸。从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伏波将军路博德南征、搭浮桥追击南越丞相吕嘉算起,伏波桥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碧鉴河流淌不息,见证了伏波桥的沧桑变幻。最新翻修的伏波桥位于顺德顺峰山公园内。
 
  历史演义
  伏波追吕嘉
  ——汉王朝统一狂飙的南部特写
  2100多年前,赵佗的子孙当权时,对汉朝时顺时逆,多有反复。赵兴为南越王时,汉武帝希望南越国臣服,赵兴及王太后樛太后表示愿意内属(即与中央政权建立直接的隶属关系),但南越国丞相吕嘉坚决反对南越归顺,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汉武帝派遣伏波将军路博德、楼船将军杨僕平复南越。南越国自赵佗称帝后,历经五世九十三年而为汉朝所灭。
  
  【第一回】 汉武帝劝谕 太后内属心切
  且说汉武帝雄才大略,一心要统一天下,遂派出使团劝谕南越国君臣内属。这南越国第四代君主赵兴本是在长安出生,十几岁才回到南方;其生母樛太后也是中原人,是南越国第三代君主赵婴齐早年以太子身份去长安宿卫(驻留皇城参与汉朝天子保卫,事实上是地方政权表示尊重的外交手段)时娶的侧室。当下汉使南来,母子俩权衡利弊后同意内属,愿意每三年入朝拜见天子,并拆除边关,废止过境及贸易往来的限制措施。
  却说这汉武帝接到表文,龙颜大悦,当即把官印发给南越丞相等重臣,以示行使任免权,较低级别的官员则由南越王自己确定;废止黥刑、劓刑等野蛮刑罚,一律改用汉朝法律;命令使团继续留驻番禺城,发挥督导作用。诏书一到,赵兴母子满心欢喜,随即整理行装、筹办礼品,准备入朝觐见。正忙碌间,忽听来报:数十大臣对内属之事议论纷纷,更有重臣以泪洗面力劝亲顺,要求立斩汉使。赵兴母子顿觉大事不妙。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二回】 吕丞相赴宴 宫廷斗争箭上弦
  却说谏阻内属者中最煊赫者莫过南越国丞相吕嘉。这吕丞相可不简单,个子不高、肤色黝黑、颧骨突出,虽其貌不扬,却是越族人当之无愧的首领,老家就在今天顺德大良镇西南五公里左右的金斗村。他辅佐三王,人脉贯通,亲属及门客中有七十多人在朝廷里担任重要职位,其胞弟掌管王家军队,儿媳女婿尽是赵室王室的金枝玉叶。早些时日接到汉武皇帝的官印之时,他即上书反对归顺;待汉使南来时,他更是称病不见。
  却说吕嘉聚众劝谏,赵兴母子倍感黑云压境之势,于是置办酒席,约上吕嘉,希望借助汉朝使者的力量除掉这一眼中钉。殊不知吕嘉早有防范,命其胞弟率领军队驻于宫外。喝酒之时,樛太后说:“南越内属大汉,这是南越国的利益所在,而丞相您三番五次反对,这是为什么呢?”说者有心,听者会意,这边厢,汉使固然恼怒于吕嘉的劝谏,但因为摸不清他的深浅,也不敢轻举妄动;另一边厢,吕嘉感到事情已不可挽回,久坐当有性命之危,遂起身告退。当吕嘉转身之时,樛太后示意汉使者以矛刺杀吕嘉,赵兴恋旧臣之情,伸手制止。吕嘉感到身后杀气重重,出宴会厅时已是大汗淋漓。
  吕嘉保得性命后,连夜要求其胞弟分出一部分军队驻守在其住处附近专事保卫,同时称病不敢上朝,连汉使者前来探望也婉拒不见。暗地里,吕嘉与众多亲信大臣商定起兵夺权,但考虑到赵兴尚有念旧之心,吕嘉按捺数月未曾发作。樛太后凭一己之力不足以诛杀吕嘉,也只能等待机会。宫廷斗争有如箭在弦上,不是不发,只待时机。有好事者说:樛后内朝,吕嘉狼戾。欲知二者何时鱼死网破,且看下文分解。
  
  【第三回】 汉兴兵初败 吕嘉发威挟新王
  却说汉武帝听报吕嘉不听调遣,大发雷霆。考虑到赵兴母子孤弱无能、所派使者怯懦犹疑,本希望以和平手段解决问题的汉武帝毅然发兵,派遣将军韩千秋和樛太后的胞弟樛乐率领两千兵马南下弹压。吕嘉闻报,势不能忍,当即兴兵发动宫廷政变,指派胞弟入宫杀戮赵兴、樛太后和汉朝使者。胞弟带回人头时,吕嘉对着樛太后人头匣连淬口水,骂曰“淫妇当死”,意指太后与汉使淫乱之事;当看到赵兴头颅匣时,吕嘉痛哭流涕,以额抢地,其心悲切无人能劝。
  公元前111年春天,吕嘉通令国中各郡县臣民拥立赵建德为第五代南越王。他挟持新王调兵遣将,同时串联福建的东越王跟汉朝天子一拼到底。韩千秋和樛乐率领的两千汉军在进入岭南后陷入重重包围,在进入番禺四十里后即告全军覆没。汉武帝因为轻敌而受非议,于是征调十万人南下讨伐。欲知吕嘉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四回】 路博德智勇 伏波涉海擒敌首
  却说汉武帝调集的十万水军,一部分是赦免的囚犯,一部分是正规水军。赦免的囚犯由伏波将军、卫尉路博德率领,从桂阳下湟水(今连江);正规军由楼船将军、主爵都尉杨僕调度,从豫章(今江西省境)出横浦。两路大军趁着渐起的凉风浩浩荡荡地南下,相约由西、北两面聚拢,经北江而下。
  杨僕率部高歌猛进,吕嘉疲于抵抗,无奈杨僕部训练有素,且是有备而来,于是节节败退。公元前110年冬天,路博德部、杨僕部相会俱进,番禺城瞬时危如累卵。城破前夕,吕嘉、赵建德携残部退至如今的顺德大良,在金斗村和石瓮村(今名石涌)筑起两座土城,隔水(今大良河)而守。路博德部、杨僕部很快杀至,楼船居东南面,伏波居西北面。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杨僕部发动强攻、纵火烧城,路博德则在河面上(今大良河碧鉴河段)筑起竹木桥、静观变化。
  却说这路博德声名远播,南越国军人不敢与其交战。杨僕部在城东南面杀得尽兴,南越残军败将即由西北逃跑,索性就顺着路博德搭起的竹木桥投降到阵中来了。路博德虎背熊腰,阵中高喊:“降者皆可活命,并依官阶高低重入汉军阵中。”他还派人进城召集愿意投降的南越国军人,为高级官员赐印,鼓动他们倒戈为汉朝作战。黎明时分,土城中残存的南越国军队都向路博德部投降,而吕嘉、赵建德等数百人则趁着夜色由海路逃跑。路博德从俘虏的高级军官处获得确切消息后,立时经竹木桥入城,复驾船入海追击。他的部下风头出尽:校尉司马苏弘擒获赵建德,后被封为海常侯;投降过来的越郎都稽抓获吕嘉,后被封为临蔡侯。路博德功名斐然,可谓:智虑愈殖,因祸为福。南越国土崩瓦解,正所谓:君臣不协,卒从剿绝。
 
  传说野史
  伏波桥传奇
  
  【建筑时间】
  或晚于西汉千余年
  有一种传说认为伏波桥修于明朝万历年间。1598年,浙江人倪尚忠做顺德知县,发现该地山清水秀,龙脉蜿蜒,因此建像锁链一样的九孔桥,把龙锁住、破坏龙脉。倘真如此,较之“西汉说”,伏波桥的建筑时间要晚上1700多年了。
  
  【设计理念】
  桥眼蕴含阴阳观念
  伏波桥俗称九孔桥,桥两侧有闸门、狻猊。事实上,清朝时的伏波桥只有八孔,桥顶上还有一个新月形的圆拱门也被误认为是一孔。据古老传说,这桥的建筑设计是按照阴阳学说来布局的。桥面上的新月形圆拱门表示太极,桥两面入口处的闸门号称两仪,四只狻猊代表四象,下设的八孔代表八卦中的乾、坎、艮、震、异、离、坤、兑。这样,便表达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相生相克的阴阳思想。
  
  【主要人物】
  吕嘉或在福建被擒
  据陈家祠馆长黄淼章介绍,有野史表明吕嘉并没有在顺德被杀,也不是为越郎都稽所擒,他与赵建德等遗老遗少成功出海逃至福建漳浦县太武山,并在山上安营扎寨,修建了越王城。汉武帝派人擒获他们,是若干年后的事了。
  
  【次要人物】
  樛太后有没有风流孽债
  关于樛太后的风流问题,正史的记载大相径庭。《史记》表明,樛太后风流成性:未嫁给赵婴齐时,即与霸陵人安国少季发生两性关系;成为太后之后,她旧情难忘,继续与安国少季私通;汉朝使者督导番禺时,樛太后又与其发生两性关系。但是这种细节在顺德的某些地方志中没有得到体现。樛太后的风流或许与政治目的有关,具有悲剧色彩,也值得同情;但是“不虚美、不隐恶”是公认的治史要求,刻意回避没有必要,基于所谓正统观念的遮遮掩掩更不可取。
 
  专家论道
  吕嘉阻碍了中国统一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张荣芳认为,南越国丞相吕嘉在历史变革时期的做法,客观上阻碍了更强势的汉朝统一国家的历史进程。樛太后与汉使私通、与安国少季藕断丝连,是让吕嘉不满、继而发动流血政变的诱因。吕嘉之所以犯上作乱主要是担心内属进程会影响到自身利益集团的发展壮大。
  这种观点得到普遍认同。有专家特别提醒,广州人吕嘉身上虽有英雄之气,但却是以对割据政权的忠心表现出来的。陈家祠馆长黄淼章提醒说,《史记·南越尉佗列传》中所说的“吕嘉小忠,令佗无后”是客观的。
 
  本版文字/摄影:本报记者 蒯威
 
  下期预告
  广州越秀山西麓,有一座遐迩闻名的三元宫,它是道教在广州已有1600多年历史的见证。因为在这宫内的大殿上供奉了三元大帝,所以称为三元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