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第210期] 老鼠街的购物狂欢
发布时间:2012-08-17 08:41: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3.02.28
  
如果说安迪·沃霍尔把玛丽莲·梦露的画像复制品挂在艺术馆,标志着艺术进入了不确定的繁殖阶段和复制时代的来临,那么隐藏在广州内腹,像肠道一样弯曲的老鼠街,则是各种复制品、仿冒品的集散地,成了广州人购物的另一种乐园。在这里,名牌不再具有种姓的高贵和优越感,真实和想象的矛盾被抹杀,范思哲、ISSPREE、资生堂、CHRISTIAN平常得如邻家女孩,它们就堆放在那里,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复制品重新界定着真实的概念,这是一个仿真、移情、戏拟的时代,一个超现实的时代,真实本身也在超真实中沉没了,真实是被制造出来的,谁是那个正宗正源的范思哲,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老鼠街的购物狂欢,那种给你晕眩感的瞬问,手指和物接触的刹那,它无疑是一种审美的真实性,但不是艺术家预谋好了的那种审美。名牌的代码在编织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审美程序被磁化,在这条隐藏着数码秘密的磁化带上,名牌的特权被彻底解构了,名牌所划分的等级秩序崩塌了,人不再是物的奴隶,这如爆破轰炸般的迷狂情景,可以无限地重复,你非常清醒地意识到你是在做梦,并且可以继续做下去,就像一个人沉迷于网络的虚拟世界,所有的窗口都向你敞开,你停不下来了,你只能欢快地点击,自发地反馈,你被一道非理性的无意识所胁迫,贫穷/富有,尊贵/卑微,梦幻现实这些两极对立的元素被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个生物链,不存在前因后果,供给吞没了需求,梦幻吃棹了现实,手段就是目的。你游荡在老鼠街,在仿制的商品面前,身份的迷障就消失了,你仅仅是一个感应的元件,传感系统中的一个环节,一个发光体,发散着节庆的光芒。研究民间节庆的巴赫金曾说,这是真正的时间节日,不断生成、更替和更新的节日,它同一切永恒化、一切完成和终结相敌对,它是面向永远无限的未来的。也许,你并不明白未来在哪里,你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可你已经悄悄地抵达了梦想中的岛屿。   
吉之岛就是这样的一座神秘岛屿,吉之岛位于天河购物城的底层,踩上电动滑梯,往下,深入城市的腹部,还是商品,小山一样的商品,一座座堆放在那里,堆放式出售,这就是吉之岛。这里像一个大大的货仓,自选商场,每件东西自由堆放,你可以随意挑选,拿起来,再放下,又拿起来,在没有购买之前,它好像已经属于你了。只有在这一放一拿的时刻,也只有你手中的商品,懂得你内心的秘密,而耸立在吉之岛之外琳琅商品之上的那个城市,它的灰色背景因为飘渺,而逐渐模糊了。你就是这座巨型仓库里的漫游者,它依然是迷宫的布局,像尤利西斯那样的漫游,海妖的魅影让你的毛孔和感官缓缓地舒张。没有势利的眼睛监控你的表情,所有的人都被商品淹没了,你的好奇心支撑着你浮在水面,所有的东西郝向你敞开,除了迎上去,你别无选择。在迷津的拐角处,在手指打开真皮钱包的时候.弥赛亚就显形了。这里就是一个封闭式的广场,一个被各种奇异灯光照亮的田野,它的温馨笑容里,也许藏着老谋深算的欺骗,但你没有理由闭上眼睛,这是可以微观抒情、可以遗忘存在的地方,精神不再鄙夷物质,灵魂不再拷打肉体。一个城市迷宫的旅行者,披着隐身衣,无名的旅行者,不需要面对任何人,任何人也不面对你,你的目光只和美丽的商品对流,物比人更亲切,更值得信赖。只有物质是天真的,赤裸裸的天真,赤裸裸的诱惑,任何诗意的诅咒完全失效,在你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第一句咒语的时候,商品已经欢快地聚成了一个个湍急的漩涡,将你捕获。无论你是乞丐,还是流浪汉,你也许不能消费商品本身,但你可以消费商品的形象,在这个向所有人敞开的地方,商品的形象或它的广告,这一连串的形象符号,闪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符号所带给你的想象,就是一种虚拟的消费。你也许不能理解一个乞丐对着橱窗的沉思,这就是商品的秘密,它在想象界给乞丐传达着物质的福音。萨特认为,想象是在世界中行动的一种方式,当我们想象的时候,我们仍然是在存在的世界里行动。我们被抛入这样的一个商品世界,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属于这个世界。   
当商品本身也成为一种想象媒介的时候,物质生活已经超越了经典意义上的纯消费行为,物质生活是作为一种符号乌托邦,降临在我们身边的。   
张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