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城记·广州——感受一座城市真实的温度(“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第四讲:麦小麦谈《万花之城》精彩回顾)发布时间:2016-12-12 10:17
发布时间:2016-12-12 09:45:41

时值广州图书馆举办阅读广州——(2016)“广州文库”评选活动,广州人文馆推出“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邀请初评入选书目的作者及相关专家学者举办读书分享会,与读者分享创作的心路历程或读书心得。“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第四讲于2016年11月26日下午举行,邀请到麦小麦老师跟读者一起细读叶曙明先生的《万花之城:广州的2000年与30年》。

图1.麦小麦老师分享自己关于《万花之城》的读书心得

 

l  《万花之城》其书与作者其人

《万花之城》是广州市文联策划、出版的“开放时代纪实文学系列丛书”作品之一,作者叶曙明先生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对广州城内每一处建筑的探索、追忆、今昔对比,书中既描绘了广州2000多年历史文化,也刻画了改革开放这30年间的变化,全书贯穿了叶曙明先生对广州旧城改造的思考。旧城区有其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和意义,但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显露出很多与现代社会不适应的问题,旧城改造成了当前国内外大多数城市普遍面临的课题。因此,《万花之城》这本书是一本既有知识性也有思想性的书。

而对于作者其人,叶曙明先生是出版界有资历的老编辑,因为其个性比较低调、不愿意出席各种公开场合,研究也只愿意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下功夫,不管是否有经费或者项目支持,麦小麦老师戏称他为“任性的学者”。麦小麦老师表示,虽然叶曙明先生的父亲是北京人,但他本人在广州出生长大,小时候居住在东山一带,非常熟悉广州的大街小巷,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感情,也亲眼目睹了广州这几十年的巨大变化,有比较复杂的心理感受,所以他近年来研究主要集中在广州历史文化与现状。

 

l  广州绝对不是文化沙漠

广州别称为“羊城”,实际上“羊城”中的“羊”只是传说中的羊:即五彩祥云上仙人骑着五只仙羊,仙羊口中衔着稻穗而来,这是一个很有意头、祥兆的说法,但现实上羊这种动物在广州并不多见。而“羊城”中的“城”,虽然文字记载广州建城历史最早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的任嚣城、赵佗城,但因为一直未挖掘出“城”的遗迹或者城墙,一度有任嚣城、赵佗城只是推测或者杜撰而来的说法,“羊城”里面既无“羊”也无“城”。及至市儿童公园的南越国宫署遗址被发现,才终于为广州的悠久历史正名。经过考证,这里不仅是2000多年前的南越国宫署,还是隋朝的广州刺史署;唐朝的岭南道署、广东节度使司署;南汉皇宫;宋朝经略安抚使司署;清海军大都督府;鸦片战争后的法国领事馆;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神社;汉民公园;前广州动物园。中山四路、北京路这一带应该还埋藏着许多历史遗迹,但由于广州城市发展已经基本成型,无法全面进行考古发掘,但可以肯定中山四路、北京路是广州的发源地,南越国宫署遗址的发现足以证明广州具有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

随后,麦小麦老师还向读者一一介绍北京路、高第街、仓边路、海皮、书坊街、大马站、海味街、上下九等地名,或溯源或追忆或作今昔对比麦小麦老师表示,就如其他历史悠久的城市一样,广州许多地名都十分有意思,很有“来头”和“说头”,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就隐藏在那些很老很旧的建筑之中,只有知道他们的历史由来,才能了解他们的“威水史”。例如有老广州人会说仓边路是因监狱(广州方言称监仓)而得名,但此仓非彼仓,叶曙明先生考据发现仓边路一带在旧时是盐仓所在地,其名应是“盐仓”的“仓”。

图2.麦小麦老师在介绍广州很有“来头”和“说头”的一些地名

 

图3.读者通过讲座重新认识广州这座城市

 

l  关于旧城改造的一些思考

对于旧城改造,叶曙明先生做了很多思考,特别是骑楼和西关大屋方面。“广州骑楼建筑最早出现在一德路,后来遍布广州老城区,成为民居的主流样式。”后来政府斥资开展“穿衣戴帽”工程,对上下九沿街的老房子整体粉刷,装上木嵌彩色玻璃,或是加盖仿古屋顶,自工程开始的第一天起民间争论蜂起不息,反对者认为老房子粉刷一新使得骑楼的风味不见了、原来材料的肌理消失了,还形容为一个女孩涂上庸脂俗粉把原来个性的美掩盖掉,支持者则认为这些市中心的老旧房子就应该改造漂亮整洁。麦小麦老师还引用了范若丁先生的观点,老旧的建筑是可以改造掉的,以北京四合院为例,拥护保留四合院老面目的人大都不是住在四合院里面,所以这些人不理解没有取暖设备、没有卫浴设备是多么难受的事情,为了跟上现代化的节奏,应该把这些老旧的建筑改造成现代化的适宜居住的环境。对老旧建筑保留文化风味还是进行现代化改造,这两种观点的矛盾在旧城改造的过程中是一直存在的,很难完全,叶曙明先生认为可以借鉴欧洲一些国家保护老城区的经验,书中也提到“凡是有若干年历史的建筑,即使拆毁重建,也必须保留临街的外立面,不管它是不是名人故居……在法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有价值的旧建筑在需要更新时,都采取这种‘留皮换骨’的办法,内部重建,但外墙保留。”通过这种办法保持街区的历史风貌和传统魅力。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与西关大屋,在社会不断发展和旧城改造之下大部分已经被拆建破坏。对于旧时西关的风貌,麦小麦老师推荐大家去看清代富豪潘仕成私家园林“海山仙馆”系列画作,她认为岭南园林其实一点都不逊色于苏州园林,甚至更为开阔大气。

讲座的后半段麦小麦老师专门安排互动环节,与多位读者进行了关于城中村改造、广州人文印象、广州人性格、粤语等方面进行了探讨交流,对于读者提问的城中村改造问题,麦小麦老师认为需要区分古建筑改造和城中村改造,旧城改造是城市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城中村改造有别于古建筑改造,城中村因其低廉的租金成为城市低收入者的聚居地,建筑密度高、环境差、布局乱,里面遍布如牵手房等“趋利”的建筑,对其进行拆迁改造是十分有必要的,但是其中改造难度十分大,目前来看广州对于几个大型城中村的改造还是比较成功的。麦小麦老师推荐大家读一读作家北村的新作《安慰书》,其中就涉及拆迁维稳的敏感问题。

现场读者在麦小麦老师幽默随和的语言调动下,纷纷讲述自己对广州的看法和感悟,一致表示自己通过这次的讲座重新认识了广州这座城市。麦小麦老师在最后强调人生最重要的是体验,只有用心去看、去了解、去体会北京路、南越王宫博物馆、南越王墓博物馆、万木草堂、锦纶会馆、荔枝湾涌等这些地方,才能真正感受广州这座城市。

 

图4.读者踊跃交流与互动

 

图5.讲座结束后读者继续留在现场与麦小麦老师交流

 

 

延伸阅读

《万花之城:广州的2000年与30年》,叶曙明著

摘要:作者以散文的形式叙述了广州二千年悠久的历史,以及广州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的变化。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年

索书号:I267/8585

馆藏地点:广州图书馆综合图书区、广州人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