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正式启动:首场活动“刘斯奋和他的《白门柳》”在广州人文馆举办
发布时间:2016-08-30 17:15:30

为充分反映广州市城市概貌和务实、开放、包容的人文特点,深入开展图书馆阅读推广、城市宣传、文化交流等活动,广州图书馆现正举办阅读广州——(2016)“广州文库”评选活动,拟通过评选方式,选出一批最能代表广州城市形象和文化特色的现当代出版物。

以阅读广州——(2016)“广州文库”评选活动为契机,广州人文馆推出“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定期邀请初评入选书目的作者及相关专家学者举办读书分享会,与大家一同重读经典、分享名家的读书心得和创作的心路历程。

2016828日下午,“阅读广州 悦读分享”系列活动正式启动,首场活动以刘斯奋和他的《白门柳》为主题,邀请《白门柳》作者刘斯奋先生和易文翔博士来到广州人文馆中庭读者互动区开讲。广州图书馆副馆长罗小红女士出席本次活动。

1.主讲嘉宾刘斯奋先生和易文翔博士

 

2.参加分享会的现场读者

 

偶遇到伯乐,始创《白门柳》

刘斯奋先生首先向读者解答了为什么书名取之为“白门柳”,原来白门是南京的别称,指南北朝时刘宋政权的都城建康(今南京)城门。南朝民间情歌常常提到白门,后代指男女欢会之地。同时在中国传统又有折柳赠别的习俗,这部小说正是写当时发生在江南一带名士名妓们悲欢离合的故事,因此取做书名。

3.刘斯奋先生与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编辑邢富沅合影

以此为引子,刘斯奋先生向大家分享了自己是如何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经历,刘斯奋先生认为他从事小说创作是有点偶然的。1981年的春天,他赴广西南宁出席一个学术会议。在西江的轮船上认识了也是赴会的邢富沅。当时邢富沅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编辑,鼓励刘斯奋先生开始创作并约稿,使刘斯奋先生萌生了创作历史小说的念头。开始写作时并没有打算计划写多大篇幅,写多长时间,结果发现写一部完不了,于是接着写第二部,谁知仍旧完不了,只好再写,总算到第三部可以打住,但前后已经耗费了整整十六年的光阴。

从三十六岁到五十三岁,是刘斯奋先生精力最饱满、艺术感觉最敏锐、创作力最旺盛的一段岁月,全都投入到《白门柳》的创作中。的确,壮盛之年才能出佳作,所谓“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刘斯奋先生坦言:到了老年,恐怕没有几个作家能把长篇小说写好。

 

创作感悟:做事必须扬长避短

《白门柳》之所以把明末清初活跃于江南地区的一群著名的文化人设定为主角,刘斯奋先生主要是基于以下想法:

一是“文革”后对知识分子问题的反思。

二是文人在历史小说中的缺席。

三是这群被称为“东林、复社名士”的文化人,以及同他们有着特殊关系的所谓“秦淮(其实不纯然是秦淮)名妓”们的遗闻逸事,数百年来一直脍炙人口,备受关注,颇为奇异地散发着经久不衰的历史和文化的魅力。这对于把文人作为主角的小说而言,无疑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长期以来,刘斯奋先生从小对古代文化特别是古典诗词一直有接触有钻研,对于古代文人的生活、情感和思想比较熟知,可说具有一定的学术准备,不必进行临时抱佛脚的恶补。

 

解构《白门柳》

刘斯奋先生把《白门柳》的创作立意规定为:通过描写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黄宗羲以及其他具有变革色彩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在“天崩地解”式的社会巨变中所走过的坎坷曲折道路,来揭示我国17世纪早期民主思想产生的社会历史根源。

作为一部多卷本的长篇小说,《白门柳》写了不少人物,包括有姓名无姓名的,达到上百之多。不过,贯穿始终的主角,其实只是三组人物,即钱谦益和柳如是、冒辟疆和董小宛以及黄宗羲,至于阮大钺和马士英以及在第三部中出现的洪承畴,则是作为他们的对立面,分别进出于情节发展的不同阶段中。主要人物的这种安排设置,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其一,作为历史人物,他们在当时确实曾经共同生活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地区,并且确实存在和发生过种种联系和纠葛,从而有利于按照原有的历史轨迹,构成具有足够时空跨度的矛盾冲突。其二,这三组人物由于处境不同,性格不同,价值取向不同,因而所走的道路也不相同。而这种不同在他们那个阶层当中,又有其各自的代表性:钱为官僚、冒为贵公子、黄为思想家,柳、董则为两种类型不同的名妓。通过集中地描写他们,可以比较完整地揭示这一阶层的历史面貌,同时多侧面地展现当时社会巨变。

刘斯奋先生认为,“历史小说”这四个字中“历史”与“小说”各占一半。光有“历史”而无“小说”,固然不成;光有“小说”而无“历史”,同样令人遗憾。正确处理好这二者的关系,实际上就是正确处理好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问题。而解决的办法只有不惮其烦,反复搜求,从各种历史材料中去发现可供发挥想象力的凭据。

 

小说是人学

刘斯奋先生强调“小说是人学”。写小说归根结底就是塑造人物。但如何做到这一点,许多作者往往感到为难。从自身经验出发,刘斯奋先生认为心理描写是塑造人物的重要而且有效的手段。因为心理不同,导致人的行为也不相同;甚至即使行为相同,但导致这一行为的心理活动也往往大不相同。因此只有从心理这一环节着手,进行深入的挖掘分析,才能塑造出个性不同的人。至于士大夫知识阶层,这是一个统一在儒家学说的教条下,表现出强烈共性特征的群体,无论是思想方式、行为举止、衣冠谈吐都恪守一套共同的规范,要从中区分出不同人物的不同个性,尤其需要借助心理活动的微妙区别才办得到。

例如钱谦益——这无疑是个复杂的人物。他的复杂性与其说主要是天生的性格使然,不如说更大程度是环境强烈影响的结果。他一方面深受儒家思想浸淫,是一位文化层次很高的封建官僚;另一方面又长期生活在商品经济相对发达的江南地区,是一个受到市民意识潜移默化的大地主。这两种价值取向不同的观念,使他的心灵深处经常交织着“义”与“利”的激烈冲突,并且强有力地制约着他的思想和行为。因此,当道义之念占上风时,他会在早期甘冒杀身之祸而同阉党势力对抗,成为东林派的中坚分子;会充当复社的后台而受到士林的拥戴;还会在江南拥立新君时,挺身而出奔走策划;甚至在本书结束时,毅然重归复明运动的营垒。而当利欲之念占上风时,他又会置当时的社会道德规范于不顾,公然迎娶柳如是;会为了达成起用复官的政治交易,阴谋为阉党余孽阮大钺翻案;会为了保住乌纱帽,向政敌马士英等人摇尾乞怜;还会为了身家性命,无耻地积极参与向清兵献城投降。应当说,这样一种双重性格,如果不从心理方面进行深度挖掘,就不可能使他的矛盾行为,获得一个鲜活而且可信的解释。

 

创作需要诗人的眼光和严谨的态度

易文翔老师认为刘斯奋先生的《白门柳》是一部全力挖掘历史中的审美价值、把诗意作为最高追求的小说,只要潜心细读,可以从中品味到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之美。这一点,恐怕也是《白门柳》与当下其他历史小说的最大不同之处。

对此,刘斯奋先生认为创作需要诗人的眼光和严谨的态度。一是要用诗人的眼光审视历史。文学,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都属于审美行为,而且是高级的审美行为。因此一部作品的审美层次,最终决定着它的艺术价值。人类的社会生活固然纷繁复杂,既有平和恬静,幸福欢乐,也有矛盾冲突,苦难死亡,但就整体而言,这其实又是一部人类艰难前行的壮丽史诗。一个作者,应当具备诗人的眼光,诗人的敏感和诗人的情怀,去感受,去发现,去捕捉,把蕴含于生活场景和人性百态中的审美价值揭示出来,从而使读者获得一种细腻醇厚的,而非粗糙浮浅的艺术享受。

二是用写诗的严谨态度从事小说创作。刘斯奋先生写《白门柳》前后花费了十六年的光阴,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对自身要求严格所致。每一章节都经过反复深入的思考才下笔,基本上每天只写1000多字,有时甚至只能写500来字,如果哪一天写出3000字就已经算是丰收了。事实上,这125万字的作品,几乎每个句子刘斯奋先生都力求精雕细琢,就像写诗一样。所以读《白门柳》不能像追求情节的小说那样,一目十行地读,那必定会产生心理差距,使你觉得节奏太慢,很不耐烦;要用读诗的心情和速度来读,才会真正读出味道来。

4.刘斯奋先生为读者带来的《白门柳》签名

后记

刘斯奋先生和易文翔博士通过解读《白门柳》为读者带来一场有高度、接地气的讲座,在讲座中深入浅出地对文学创作的感悟进行分享,有严密的逻辑性和行云流水的美感,其中更不乏诙谐幽默,“小鲜肉”、“某boy”等潮语信手拈来,引来大家阵阵笑声。

十八年前,刘斯奋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白门柳》一鸣惊人,获得了全国长篇小说最高奖——第四届茅盾文学奖,成为一版再版、经久不衰的文学经典,并被改编为多种艺术样式,时至今日仍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

十八年后的今天,我们再一次向大家推荐刘斯奋先生的《白门柳》,用读诗的心情和速度来品味,才会真正读出味道来。

 

书目推荐

题名:《白门柳》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8

索书号:I247.5/L742/[3]1

馆藏地点:广州图书馆广州人文馆/文学图书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