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和《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
报道时间:2013-12-26
来源:新华网

  黄永玉,1924年出生于湖南省凤凰县,土家族人,受过小学和不完整初级中学教育。少年时期就以出色的木刻作品蜚声画坛,被誉为“中国三神童之一”。16岁开始以绘画及木刻谋生。曾任瓷场小工、小学教员、中学教员、家众教育馆员、剧团见习美术队员、报社编辑、电影编剧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自学美术、文学,博学多识,诗书画俱佳,亦是诗、杂文、散文、小说、剧本的大家,他设计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装家喻户晓,被称为一代“鬼才”。

黄永玉兴趣广泛,个性独特,他喜欢跑车,热衷打猎、养猴子、养狗;他喜欢时尚的服装,穿着搭配很讲究,曾登上《时尚先生》的封面。

  11月9日下午,黄永玉现身广州学而优书店,为其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现场签售,见面会还未开始,读者已经大排长龙,场面热烈。当天,黄老身穿红色衬衫搭配休闲牛仔裤,手持烟斗,神清气爽,虽然已经90高龄,仍然酷劲十足。这次签售的是他的自传体小说第一部《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朱雀城》,对于这部皇皇巨著,黄永玉说:“一个老头,到了90岁,脸上、全身都是青苔时才出这本书,又是喜剧又是悲剧。”

酝酿半生的小说

  《朱雀城》全篇80多万字,成书三本,是以黄永玉先生的故乡和他小时候经历的人和事为原型创作的,描写的是作者童年生活过的故乡风貌。“朱雀城”就是黄老先生的故乡湘西凤凰。其实,黄永玉20岁时就想写这部小说,那时曾提笔写过片段,由于战争年代,写作无法顺利进行。上世纪60年代,“文革”席卷中国大地,小说创作又被中断。1990年前后,黄永玉终于有机会静心开始写作,《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写了十几万字后又停了笔,直到2008年才续写。小说从2009年开始在《收获》杂志连载,至今仍在进行。黄永玉也不知道自己要写多少字,也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他认为写作是要慢慢来的,因为他要写进人们的心里面去。他还说:“有时候写了几页,想想不行还得重头写。写的时候,我仿佛看到沈从文、萧乾在盯着我,要是他们看到会怎么想?因而有很多时候我需要改写。”尽管历经动荡,但是黄永玉说:“对待人生就是要不在乎,没什么了不起。我是孤立的个体,从不属于什么集体、什么派,有个麻烦就是谁都可以欺负你,但个体是自由的,没有生死问题。”

广州作品展

  此次黄永玉主要是参加其《我的文学行当——黄永玉作品展》巡展,作品展继上海后,第二站在广州图书馆开幕。展览展出了黄永玉文学手稿、版本、绘画等不同样式的作品400多件,大多来自黄永玉及家人的收藏。展览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太阳下的风景”,以时间为脉络,反映黄永玉1946年开始创作以来走过的文学道路概貌。第二部分名为“比我老的老头”,以文学家群体为主,介绍黄永玉与巴金、黄裳、汪曾祺等的文化交往。第三部分是“文与图——样式独创”,这是黄永玉最具个性的文学表达,展览中有许多黄永玉为他人的文学作品画的插图。

文学排第一

  黄永玉曾说:“文学在我的生活里面是排在第一的,第二是雕塑,第三是木刻,第四才是绘画。”不过他也直言,虽然文学最全面,但养不活自己,“如果靠文学我恐怕活不到今天”。影响黄永玉最深的是年轻时代看过的俄罗斯文学,对屠格涅夫、契诃夫、托尔斯泰等人的作品耳熟能详,“汝龙翻译的契诃夫小说我从头到尾都很熟悉。有一年在十三陵水库劳动,都是文艺家,住在36个帐篷里,劳动完了,吃完晚饭,大家坐一起聊天。我就讲契诃夫的小说,汝龙他听得笑弯了腰。我说我就是看你翻译的小说才讲的,他说你讲的比我翻译的还好。”

我不考虑养生问题

  黄永玉已90高龄,有读者问他养生秘诀,黄永玉说:“我抽烟、晚睡、不运动、不吃水果,主要不考虑养生问题。我曾开玩笑说,我死的时候可得搞清楚我是不是确实死了,记得在脚底下挠痒或者拿针扎我一下,否则等到送电炉一烧,叫开门就来不及了啊!骨灰也不要留,一个人的骨灰是很多的,给我们留下来的是一小部分,其他的都做肥田粉了。浇了肥田粉的水稻又油又大,好吃极了!把手表等贵重的东西留下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