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幸遇见了同样行走城中的你
报道时间:2013-12-30
来源:新快报
  圣诞夜,午夜梦回,犹记要做“行走CBD2013”。从哪写起?从上周在广州图书馆图苑餐厅邂逅的方馆长,还是长枪短炮地活跃在珠江新城的“拍好广州”小伙伴们?好吧!那就说说2013年,我在珠江新城中遇见过的、采写过的人吧。无论是曾经的凝视,还是背影的怀念,记忆的碎片对我来说,都是难得的回响。我遇上了风华绝代的珠江新城,也有幸遇见了同样行走城中的你。有过交流,已是缘分;即使错过,还有机会。你们令我的行走有了温度。

  在省博物馆,我遇见了星云大师

  我很少偶像,更不追星,但星云大师是例外。11月6日,“星云大师一笔字书法展———2013中国大陆巡回”在广东省博物馆举行了开幕仪式,星云大师出席了活动并现场挥毫。我在现场见识了一笔字,星云大师一蘸墨一挥而就,不管要写的这句话有多少个字。展览中的“一心不二”、“一以贯之”的条幅正好是注释。

  我在围观与静思中,希望有所领悟,大师的言行举止就是开示。他眼睛不好,却创造了一笔字。方法总比困难多,人需要自创正能量。仪式过程中,可能是大师站的时间稍长了点,出现了一个踉跄的动作,把众人吓了一跳,幸好被身旁的徒弟扶住。我在想:能量再大,也有撑不住的时候,人与人之间需要扶持,这如同大师的字:“往好处想”、“成人之美”、“和而不流”、“有情有义有您真好”、“海纳百川流不尽,空容万物是吾家”等,浅白生动而充满了哲理禅意。

  

  在广图,我遇见了图书馆馆长

  12月19日,我到广州图书馆图苑餐厅吃饭,为的是采访这间刚开张的图书馆内的餐厅。后来编辑起了个很有味道的题目《“书”汁捞饭,广图特供》,一矢中的。

  而这顿饭喂肚的不仅是我的肚子,还有我的大脑,皆因我碰到了难得的“饭友”———广州图书馆馆长方家忠,没想到第一次采访是在邂逅拼桌下进行的。“元旦将推出24小时借还书项目。”除了独家得此信息,方馆长还告诉我停车场为啥迟迟未能开放、自行车保管站为何要设在地面等,“平时多来图书馆,最好周末别扎堆;一静二慢三有礼,文明读书最重要。”这位饭友希望将这提醒借力媒体。

  

  在星汇园,我遇见了放松老师

  今年中秋前,萧语禾给我送来了她家乡台湾花莲出产的玉山高粱酒和凤梨酥,我们是朋友,是年初采访时认识的,她是台湾来的心理咨询师,在珠江新城星汇园办了一家心理工作坊。那是一个让人放松的地方,记得我们是倚着榻榻米似的座椅完成采访的。

  在珠江新城,我到过很多类似的工作室采访,它们都是居住与工作不分家,既节省了费用,又让白领有回家的感觉。在后来的追踪采访中,我认识了不少来这里“疗伤”的白领,他们在一起分享自己的心情故事。药方并不复杂,就是“自我认同,接纳差异”。语禾说:“我们让大家明白生命是一座花园,每个人都可以是鸟语花香的个体。在生命花园里,没有批判、没有说教,只有聆听、分享、相互支持、尊重。”语禾还教我一个刺激大脑释放压力的方法,“大口吸气、吐气,快速呼吸。对,加速!好,放松!”

  

  在路上,我遇见了“花样中年”

  话说37岁的的哥老戴在6月24日傍晚,载了一个患急病的女乘客,在开往天河路中山三院的路上冲了红灯。忐忑不安的他发了一条微博,将实情反映给@广州交警,“如果这次违章被罚,还望从轻处罚。”我得知后,采访报道了此事,结果引起广州交警重视,回复老戴若该过程中的交通违法行为可依法予以撤销,并称希望继续传播这种“正能量”。

  帮老戴放下了心头石,我们也成了好朋友。他有时晚上当班就约在我家附近宵夜,原来老戴曾经是一个文学青年,至今还有梦。有一次,他向我吐槽,说中午吃完午餐突然拉肚子,把车停到珠江新城金穗路新庆村公厕如厕,结果不到10分钟就被交警贴了罚单。这次我帮不了他,但写了一篇反映珠江新城如厕难的报道,司机朋友都好有共鸣。

  不久前他私信我,说在长沙买的楼盘里又买了个车位,才几万块钱。看着老戴一副苦尽甘来后顾无忧的口吻,我替他高兴,恭喜啊!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