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来图书馆读诗
报道时间:2014-12-30
来源:南都周刊

   途中的秘密

/特朗斯特罗姆 /李笠

白色的光落在一个沉睡者脸上,

他的梦变得更加活泼。

但没有醒。

黑暗落在一个行人脸上,

他和众人

走在太阳急躁强烈的光里。

世界突然像被暴雨弄黑。

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间的屋里——

一座蝴蝶博物馆。

但阳光又像以前那样强烈。

它急切的笔涂抹着世界。

诗歌与建筑相遇,可能会发生什么?

明晚在广州图书馆举行的“静与光——2015广州新年诗会”是对此回答的一种尝试。

当一名建筑师带着12幅受诗歌意象启发而设计的建筑图纸找上门时,诗人黄礼孩受到启发:可以依据这些幻想的建筑,就诗歌和建筑的关联做点什么。

除了诗人,黄礼孩还是策展人、艺术评论家、诗歌编辑。诗歌和建筑成了黄礼孩自行筹办的2015年新年诗会的主题(去年的主题是诗歌和音乐)。在广州图书馆的展览厅里,来自各国的诗人、朗诵者、建筑师将朗诵21首诗歌,包括特朗斯特罗姆和辛波斯卡的诗,还有博尔赫斯那首著名的“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那12幅建筑图纸会变成3D的影像在现场播放。经过设计的诗意空间里,你还可以看见星辰和光芒的意象。

这场诗会的名字最终被定为“静与光”,算是路易•康那场著名演讲“静谧与光明”的回响。

美国人路易•康被誉为建筑界的诗哲。这名建筑师利用自然光线,成功缓和了现代建筑由其几何形体带来的冷漠。那些钢筋石块堆砌的庞然大物,在光影之间产生了令人愉悦和惊奇的感受。他的作品强调美、自然和直觉。“建筑师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他是传达空间之美的人,而空间之美即建筑的真正意义。”或者说,他拓展了建筑里的诗意。

诗与建筑相映,并不怪异晦涩。如果说建筑师传达空间之美,诗人显然是要传达语辞之美。两者运用可以度量的材料,砖块、水泥、金属、字符或者标点符号,遵循某种搭建的自然法则,创造出的作品意在唤起精神方面那些不可度量的特质。他们是魔法师,拓展了材料的边界。

特质是什么?除了喜悦、震动、惊奇,还包括那些不要条件、无需义务、不讲理由的美好感觉。就如,你可能看不懂某幢建筑、读不明白某首诗歌,但不妨碍你称赞它,觉察它的美。

诗人黄礼孩将这不可言说视作一种隐喻。隐喻,是建筑和诗歌的秘密,是这两种表达的目的。

路易•康说过,“尚未存在的事物为静谧,已经存在的为光明”,建筑物就“存在于静谧的国度里”,“建筑师的任务是先将它从静谧带到光明”。

诗歌和诗人也一样。(/徐一斐)

“静与光——2015广州新年诗会”

时间:2014123020:00-21:30

地点:广州图书馆负一层展览厅

将在诗会上进行精彩的朗诵与对话的人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建筑技术科学家、诗人吴硕贤,物理学家、诗人李淼,著名诗人吉狄马加;美国的珍妮弗-柯洛诺薇、梅丹里,澳洲的客远文,波兰的莱娜塔-谢根,意大利的维吉尼亚-德尔加多、白马窦等诗人与学者;还有广州本土诗人、建筑专家、朗诵艺术家、现代舞家、音乐家、设计艺术家。

新年留一个夜晚,一起读诗吧!

《南都周刊》2014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