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乌尔里希•温伯格访谈“中国的思维方式不是从A到Z”
添加时间:2017-03-29


说明: https://www.goethe.de/resources/files/jpg582/img_1396.jpg

乌尔里希·温伯格教授 | © Hasso-Plattner-Institut

 

随着现实生活中事件的关联性不断加强,思想也要跟上。乌尔里希·温伯格在访谈中解释,为什么设计思维正是通往现代世界的途径。

数字化被称为一场革命并不是空穴来风,它让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发生颠覆式的变化。企业界尤其要适应这个相互联网的思维世界和工作领域所带来的挑战。乌尔里希·温伯格教授(Professor Ulrich Weinberg)在波茨坦的哈索·普拉特纳研究院(Hasso-Plattner-Institut)的设计思维(School of Design Thinking)专业中教授大学生和专业人士如何在跨学科工作团队中解决当下时代的各种复杂问题。

什么是设计思维?这种方案和创意性解决问题(creative problem-solving)有什么区别?

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这个专业词汇比较容易引发歧义,人们会认为,这与设计密切相关。但是它更多地是关于思维——2007年,我们在波茨坦就是以思维为实践重心。设计思维主要关于思维与工作。我们认为,我们面对的问题将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必须用一种复杂的模式尝试解决复杂的问题。我们尝试设定跨学科的问题解决方案场景,将不同学科的专业知识汇集起来。我们会分小组,每一组由四到六个人,从不同的专业视角来观察一个问题。我们的合作着重彼此间的反馈,采用一种用户为导向的工作方式,具体地说,我们会做深入的资料检索,派我们的大学生到外界,让他们研发出具有实际应用意义的模型——我们将其称为用双手思考。我们会激发大家的潜能,激发大家的分析能力、以及创意本能。第三个元素就是我们创造的空间,这种新的实验方式会创造新的物理空间,也有可能会要求相应的崭新视觉空间。

设计思维在哪些领域特别有效?

从一开始我们就尝试不要将研究集中在某个特定的主题领域,而是培育出广阔的应用范围。所以我们聚焦在所有可能的领域:物流、运输、卫生、财政经济和建筑领域。就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可以确定,设计思维能够在所有的领域发挥作用。通用电气公司就采用设计思维的方法预先制作了针对儿童的核磁共振成像仪,当孩子被推入扫描通道时,无需像以往一样进行麻醉。我们在斯坦福一家姊妹机构的工作人员想到了一个主意,把检查过程编成一个冒险故事的一部分,要把这个故事讲给孩子听。这台令人害怕的仪器瞬间变身成为一台炫酷潜水艇,可以进去参观。这样一来,要进行麻醉的孩子所占的比例就几乎降为零。

文化背景对于这种创新能力有何影响?

在我的新书《网络思维》中有专门的一章介绍中国,我尝试描述了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有趣的发现,中国的思维文化通过其特殊的语言成为一种联网式的、喜欢联想的文化。《网络思维》以一种视觉比喻为基础,我用这个比喻来解释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转换。在寻找一种简单的解释模式的过程中,我想到了辞典模式Brockhaus-Muster):这个绝妙的画面用来描述分类式和归类式思维,在模拟技术的时代我们必须将物品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整理。我在查找资料的时候就发现,中国式的思维根本不是字典式的,因为在中国不存在这种从字母A到字母Z的排序。一个中国孩子在其中成长的思维世界中更多地依赖联想。我认为,微信取得的巨大成功也与此有关。如果您将微信与WhatsApp比较,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中国社会的网络式思维有更强的文化上的关联。

在德国人们很喜欢传播这种刻板印象,说中国人只会复制,不会发明。难道这不矛盾吗?

我到中国来,原本是因为我在中国电影学院的工作,而不是因为设计思维。当时我就发现,如果我能够尽可能地模仿大师,让别人无法分辨,那么在中国的艺术类院校就会被格外看重。而在德国大家更希望发展出自己的艺术语言和艺术人格。但这也许是一种过于西方式的评估,因为我所感受到的中国艺术,其创新能力让人深受启发。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将会看到中国涌现出大量令人惊叹的创新,很多就源于中国艺术更强的网络化意愿。

只有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体系内创新型经济才能繁荣发展,这个观点十分流行。而中国是不是给我们展示了一种更好的模式呢?

科技的持续发展越来越超越国界的限制。这就导致了与政治背景的脱节以及创新机制的全球化,这种机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会有不同的发展。让人的智力,能力,社会的革新力量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接下来几年的任务。这样我们才有能力,重新构思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推动新一代人的发展。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也许这个国家机器有些刻板,但是同时又在某些特定的地方留下很多自由,让整个社会能够良好的发展——起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好的发展。(香港歌德学院)

延伸阅读:乌尔里希·温伯格,网络思维(Netzwork Thinking),穆尔曼出版社,2015年。


 

原文链接(中英德三语):https://www.goethe.de/ins/cn/zh/kul/mag/20927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