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公共图书馆法对出版业有何利好
发布时间:2018-01-30 09:31:33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党的十九大之后,首部文化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以下简称公共图书馆法)自今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该法对公共图书馆的建设、运行、服务、管理和保障等作出了具体规定。那么,伴随着该法的实施,将对出版发行行业发展带来哪些变化?如何抓住这一机遇,趁势而为?《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行业学者、专家及相关从业者。
  馆配书需求增长 迎行业发展机遇
  公共图书馆法明确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公共图书馆事业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加大对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的投入,将所需经费列入本级政府预算,并及时、足额拨付”。
  对此,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预示着我国各级公共图书馆购书所需经费较之以往会有较大的增长。新世纪以来,我国出版业馆配业务一直有着持续的增长,现在,应当会出现一次比例较大的台阶式增长,这对于出版业而言肯定是一个利好机会。”
  “它实际上对于从事出版物生产供给的新闻出版部门,是一个鼓舞人心的福音。”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说。在他看来,从出版物的采集和购买来讲,公共图书馆实际上是一个长期稳定的需求市场。“当然,对于出版从业者而言,所生产的出版物是否是高质量、能否满足其代表读者的需求,则又是一种压力。”
  “伴随着公共图书馆法的实施,将扩大公共图书馆馆配市场份额,也为馆配商拓宽了服务领域和发展空间。”全国馆配商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北京人天书店集团总经理施春生告诉记者,馆配的公共图书馆业务主要集中在省、市级公共图书馆,公共图书馆法出台后,政府对县级公共图书馆扶持力度加大,购书经费纳入预算,将进一步拉动县级公共图书馆及社区馆的需求。
  那么,随着馆配市场的需求不断扩大,馆配图书又将发生怎样的走势变化?对此,施春生分析说,首先,当年出版的新书销售比重将继续增大,这也是馆配行业的特点之一;其次,文学社科类图书销售码洋将有大幅度增加。“我曾对近3年各类图书进行统计,销售码洋位居前面的分类较稳定,分别是I类(文学)、T类(工业技术)、K类(历史地理)、F类(经济),总占比超过50%。同时会发现I类销售码洋增幅最大,并在2015年、2016年一直排在第一位。这也说明公共图书馆在行业的位置越来越重要,采购需求逐年增加。”施春生继续谈道。最后,少儿类优质绘本、科普类以及家庭教育等书籍需求也将有所提升。
  促进全民阅读向纵深发展
  “公共图书馆法明确要求,公共图书馆要为推广全民阅读提供服务。这在我国公共图书馆发展史上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重要要求。”聂震宁认为,公共图书馆法规定公共图书馆的主要职能是公共服务,要为推广全民阅读提供服务,这对我国出版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具有相当成长性的客户需求。“接踵而至的将是公共图书馆对书刊采购会更多偏向有利于提高阅读量的要求,对更受大众读者欢迎的书刊会增加复本量。”聂震宁说。
  “应该说,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实施,是对全民阅读一个十分重要的精耕细作和法律覆盖。”郝振省表示,作为全民阅读的一个重要方面,公共图书馆的阅读促进工作将对其他全民阅读空间起到十分重要的示范和引导作用,“势必会对学校阅读、家庭阅读、其他公共场所的阅读产生积极的影响。”
  公共图书馆法颁布后,行业如何在积极支持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工作的同时,加大对学校阅读、家庭阅读及社会阅读的工作力度,使几种阅读相互支持,形成合力,推动全民阅读成为文化强国的重要标志?对此,郝振省建议道:“这要求我们要适应新的形式和要求,革新观念、敢于担当,不断策划出好的选题,精准地选聘优秀的作者、学者,高质量地推出精品出版物;要求我们更加科学、精准地进行馆配,在对公共图书馆的出版物供应上有更好的设计、更好的机制,以新的创造、新的内容及新的形式,用实际行动促进公共图书馆法的有效实施,推动全民阅读向纵深发展。”
  同时,公共图书馆法还对少儿阅读做了细化规定,加之近年来全民阅读兴起后,对少儿阅读的重视程度逐年增加,这也意味着少儿馆配将成为全面发展馆配综合性市场的重要板块。对此,聂震宁认为:“这对于出版业少儿图书的供给需求显然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在施春生看来:“公共图书馆立法对少儿图书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这就要求馆配商在少儿图书的资源供应上要进一步提升质量。这或许将推动全国范围少儿图书的‘大换血’,也有利于遏制馆配乱象,规范市场环境。”
  助力数字出版产业开拓新空间
  随着数字化、信息化建设的推进,公共图书馆建设也要紧跟时代发展步伐,才能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公共图书馆法中规定,国家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加强数字资源建设、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为社会公众提供优质服务。
  “这样的规定,对公共图书馆的数字化阅读服务功能提出了整体要求,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特点,体现了融合服务、融合阅读的趋势。”郝振省表示,这会为整个新闻出版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带来新功能,也会为两位数增长的数字出版产值增添更加积极的元素,为整个数字出版产业开拓新的空间。
  在聂震宁看来,这使得出版行业的读者服务、出版信息流通等,都将有更好、更多的机会同公共图书馆展开合作。
  “法律对图书馆服务方式进行了规定,支持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必将推动公共图书馆服务方式的转型。”施春生告诉记者,2017年数字资源纳入高校评估指标,未来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建设也将纳入评估体系。“这些信号预示着数字资源将在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公共图书馆对数字资源的需求必将逐年扩大。目前市场数字资源种类较多,公共图书馆也需要一个可以纸电同步、多资源融合馆配的电子书平台,因此电子书以及数字资源融合发展平台将有较大的市场空间。”施春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