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中共广州市委第一个机关旧址
发布时间:2007-12-13 16:26:53


中共广州市委第一个机关旧址

    新闻提要: 时间定格在2007年4月22日。广州市广大路广大二巷4号4楼,“中共广州市委第一个机关旧址”的揭牌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在热闹中,人们不禁关注:这幢四层的旧式洋楼里,究竟发生过什么?这个“第一机关”在广州的历史上发挥过什么作用?

    新华网广州4月22日电 经过多日寻访,本报记者在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帮助下,揭开了一段此前从未见诸任何报端的红色秘史——80年前的今天,一个事关广州革命前途的会议在这里紧急召开,会上诞生了中共广州第一任市委。

      红色回忆:

    首任书记扮新郎入住

    让我们回到80年前,1927年4月21日,一对新婚燕尔的广州夫妇拎着简单的行李,住进广大路广大二巷4号4楼。男的一袭长衫,儒雅不凡,女的身着红色褂裙。俊俏的新娘子怜爱地掏出一把糖塞到围观的孩子手里,邻居好奇地打量着这对4楼的新房客。

    第二天,年轻的妻子大方地走下楼,热情地和街坊们打着招呼,但是偶尔她的目光会扫过4楼的窗户,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忧虑。这对夫妇中的男子就是首任广州市委书记吴毅,新娘子是市委交通员覃坚。据覃坚后来回忆,当时,楼上正在召开广州市委的第一次会议,讨论广州地下党如何应对敌人举起的反革命屠刀。

    吴毅居住和办公的地点就在这幢楼房的4楼。为了不引起外人怀疑,吴毅当年住进这幢民居时,组织上委派了当时的市委交通员覃坚假扮他的妻子,与他一起住进去。

    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内,广州市委机关一直隐蔽在此,领导革命工作。8个月后,“小两口”悄悄地离开。多年以后,老街坊们仍然记住这对斯文有礼的“夫妇”。据党史记载,吴毅就任时年仅20岁,一年后,牺牲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枪口下。

    重现光彩:

    翻新后竖立纪念碑

    这是一座4层的砖木结构的旧式楼房。在高大的树木荫蔽之下,常有街坊们在楼下乘凉。80年过去了,这幢民居仍然坚毅地驻立在当地,在它的四周,竖立着无数的高楼大厦。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它被列入危楼的范畴。

    今年3月,广大二巷4号4楼再次热闹了起来,一群施工队进驻了这里,脚手架搭了起来,外墙重新粉刷,楼体进行加固……路过的行人好奇地望着这幢残旧的建筑慢慢恢复着生命力。楼房大门墙壁上镶嵌着的一块大理石牌子揭示着它的身份,上面写着:“中共广州市委第一个机关旧址”。

    据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处处长黄穗生介绍,该楼始建于1926年春。本来是一座十分普通的砖木结构房子,坐北向南,4楼全层面积约70平方米,间隔为三房一厅。就这么个简陋的空间里,却跳动着当时广州红色的心脏。楼对面士多的李老伯指着它说,“这可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当时住的可都是共产党的大官啊!”

    面对屠杀:

    广州市委紧急成立

    黄穗生说,1927年3月20日,蒋介石策动了“中山舰事变”。当时,中共广东区委设在文明路,是党的公开机关,区委领导常常因工作到深夜,就在这里留宿。为保证党的组织免遭破坏,广东区委委托国光书店经理黄国梁秘密租赁了广大路广大二巷4号4楼,作为区委领导的秘密落脚点。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组织部长穆青、秘书长赖玉润等搬到这里居住。

    上海“四一二”反共政变翌日,穆青、赖玉润、杨匏安等当晚在广大二巷秘密住所召开区委紧急会议,决定发表反抗“四一二”大屠杀宣言,各部负责人立即停止公开办公,转入秘密活动。

    4月17日,广东区委在西堤洞桥对面一家经营糖业的公司3楼召开了紧急会议。作出了区委机关暂时撤离广州,迁往香港,成立中共广州市委,营救被捕同志等决定。显然,过去由广东区委直接抓广州党的基层组织,广州不设市一级领导机构的组织形式,已不能适应新的斗争形势。

    4月22日,广东区委组织部长穆青在广大二巷4号召开中共广州市委第一次会议,宣布吴毅担任市委书记,周文雍任工委书记,徐彬如任宣传部长,麦裕成任组织部长,上述人员及季步高、罗登贤、何振武等为市委委员。市委机关就设在开会的地方。

    使命完成:

    广州起义后全体撤离

    广州市委创立伊始,面对的就是敌人疯狂的搜捕和屠杀。会上市委作出了4项决定:一、重新整顿市区各党支部、各工会组织;二、依照区委决定积极进行工作;三、在“五一”劳动节时,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和市内各工会举行纪念集会,争取和团结群众;四、以广东济难会的名义,救济、营救被捕同志和工友。大革命失败后,广州共产党员反抗国民党大屠杀的一道道斗争指令,就从这所十分普通的房子发出。

    由于广大二巷的市委机关一直没有暴露,后来又成为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张太雷策划和组织广州起义的秘密住所。1927年11月25日,张太雷和黄平、吴毅等3人在此召开会议,分析当前形势,部署起义工作,会后,张太雷草拟了《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号召暴动宣言》。12月13日,广州起义失败,市委全体人员撤离广州。广大二巷4号作为第一个广州市委机关,至此宣告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历史意义:

    见证广州革命儿女

    作为“近现代革命策源地”的广州,具有悠久的革命历史传统。一批又一批共产党员在广州留下了奋斗的足迹。大革命高潮时,广东曾有共产党员9000多人,大部分在广州。广州起义失败后,广州党的组织屡遭敌人破坏,市委领导人接连被捕牺牲,党的组织活动一度中断。广州解放后,中共广州市委第一次召开全市党员大会,参加人数仅300多人。据最新的统计,至去年年底,广州党员数量已达到近46万人。

    从9000——300——46万,黄穗生表示,这个数字变化既说明了革命的残酷,也反映了无数的优秀共产党员为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同时,也体现了我们党的事业历经艰难曲折,正逐步走向兴旺。广大路广大二巷4号4楼见证了广州党组织一段重要历史,是今天对广大党员以及青少年群众进行党的光荣传统教育、爱国主义精神教育的一部形象的教科书。     

    解放前市委机关

    旧址尚余两处

    解放前,中共广州市委机关先后有4个旧址,但至今保存完好的只有两处,一处是广大路广大二巷4号4楼,另一处则在今起义路(原维新路)维新横路6号2楼(1946年至1948年的市委旧址)。这是一幢三层砖木结构的楼房,坐北向南,每层面积约60平方米。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当局采取了一系列“强化治安”的措施,企图将广州的革命力量“斩尽杀绝”。中共广东区委决定,改变组织机构和领导方法,撤销中共广州市委,改设广州总特派员,租赁此地为秘密办公地点,由钟明当总特派员。     

    第一任广州市委

    7位领导人简介

    第一任市委共7人,其中广东籍4人,外省籍3人;知识分子出身4人,工人出生3人;6人参加了广州起义,5人在广州起义失败后先后被捕,壮烈牺牲时,最小的年仅21岁,最大的也仅28岁,全国解放后仍幸存者仅2人。

    吴毅(1907~1928)四川省忠县人。1927年4月22日,中共广州市委成立,吴毅为第一任市委书记。1928年7月,市委机关遭破坏,吴毅被捕遭杀害,时年仅21岁。

    周文雍(1905~1928)原名周光宏,广东开平县人。1927年4月22日,中共广州市委成立,周文雍担任市委工委书记。10月,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周文雍牺牲时年仅23岁。

    麦裕成(1902~1928)广州市人。1927年4月任中共广州市委委员、组织部部长。牺牲时年仅26岁。

    徐彬如(1901~1990)原名文雅,安徽萧县人。时任市委宣传部长。1990年5月24日在北京逝世。

    季步高(1906~1928)又名大纶、布高, 浙江省龙泉县人。时任中共广州市委委员,牺牲时年仅22岁。

    罗登贤(1905~1933) 广东南海县人。时任市委委员,在上海被捕牺牲时年仅28岁。

    何振武(1900~1985)又名何潮,广东南海人。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参加广州起义。1985年7月在江门病逝。(资料整理: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黄穗生)(完)

下一条: 广州抗战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