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蜚声中外的音乐艺术家——马思聪
发布时间:2007-12-17 16:13:58
  • 作曲家马思聪生平

      马思聪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小提琴家、作曲家。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音乐生涯中,他创作了大量的各种题材和体裁的音乐艺术作品,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的声誉,在我国近代和现代音乐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马思聪1912年5月7日出生在广东省海丰县。父亲马育航书生出身,由于接受了新思想,曾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当时任广东省政府财政厅长。母亲生长于附近村镇的书香之家,是位能识文断字的贤慧女性。马思聪兄妹8人,他排行第3。海丰县多山,向南十几公里即是汕尾,濒临大海。这里流行的白字戏以及渔民唱的歌谣,从小就印在马思聪的心里。3岁时他在外祖母家听过唱片后就能哼唱,父亲看他聪慧,6岁即把他送到广州培正中学附小读书。这所著名的教会学校,培养了很多后来的各界著名人物。在小学里马思聪一面读书,一面吸吮各种新鲜知识。他的天赋在音乐方面尤为突出,7岁时,他听堂嫂用风琴弹奏中国乐曲,他幼小的心灵深为悠扬的琴声所动,不久他也学会了弹奏。同时又学会吹口琴、弹月琴。能背出几首流行的粤曲音乐。

      赴法国留学的大哥马思齐因跌伤腿,1922年回国治疗,随身带回一把小提琴送给思聪。马思聪第一次看到小提琴,立即被那黄灿灿的颜色和美妙的声音迷住了。以后,小提琴便伴随了马思聪的一生。第二年,年仅11岁的马思聪便随大哥一起来到法国,开始了他一生漫长而曲折的音乐生涯。

      初到法国,他和大哥住在枫丹白露。大哥给马思聪请了,位小提琴教师。他每天的伙伴便是一把提琴、一个皮球和几块糖果。一个身在异国他乡、远离父母的马思聪每天枯燥地练琴,失去了许多童年的欢乐。但寂寞、枯燥、语言不通都没有吓倒这个执著追求的孩子,相反却磨练了他的坚强性格。

      为使少年马思聪得到系统的音乐基础和语言学习,大哥决定送他进南锡音乐院学习。南锡是法国东北部的一个城市。环境幽静而优美,象一个大公园。在南锡音乐院,马思聪除每天学法语课外,系统地学习了音乐基础理论、视唱练耳、钢琴、单簧管,而最主要的是学习小提琴。第一年的总考,马思聪演奏了帕格尼尼的一首协奏曲,结果获最优第二奖。

      马思聪不满足已学到的知识,对于更深、更多知识的渴求,使他决定投考欧洲著名的音乐学府巴黎音乐院。为了准备考试,经朋友介绍,请巴黎国立歌剧院提琴独奏家奥别多菲尔给他进行指导。第一次面见老师时,马思聪演奏了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老师听后异常兴奋,称赞这个东方少年的音乐表情非常好,同时指出了马思聪在技术技巧方面的错误和不足。在奥别多菲尔的指导下,马思聪经过刻苦努力,,进步很快。马思聪每天练6个小时的琴,还要同老师的夫人学习钢琴,每天的时间都在学习音乐,以至于在考巴黎音乐学院以前,颈部出了毛病,夹琴的部位长了一个疙瘩,越来越大。马思聪不得不暂时放弃练琴,到法国一个疗养胜地治疗。在9个月的治疗中,虽然停止了小提琴练习,却没有停止练钢琴和读书。1927年末,马思聪病愈回到巴黎,信心十足地准备投考巴黎音乐学院。1928年暑假,他终于考进巴黎音乐学院奥别多菲尔提琴班。这是第一个考入巴黎音乐学院的中国学生。

      1930年,冼星海来到巴黎,不久结识了马思聪。两颗中国乐坛未来的新星畅谈理想,立志把一生献给崇高的音乐艺术。马思聪还把冼星诲介绍给自己的老师奥别多菲尔。二人从此结下了纯洁的友谊。但不久马思聪便因经济拮据而回国。

      回国后,马思聪很快便以娴熟的技巧、美妙的琴声轰动了国内乐坛,被誉为“神童”。竹岁的马思聪从此成为名传遐迩的小提琴演奏家。他先后在南京、上海、广州等地举行了小提琴独奏音乐会,深得音乐界人士和广大听众赞誉。当时南京《中央日报》称;“神技一奏,全场屏息凝听。其顿挫抑扬,令人神志飘逸。”谓“听众深加赞赏,叹为绝无仅有。”在上海,由工部局交响乐队协奏,演出了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成为第一个在该乐队演奏的中国人。

      马思聪对中国文坛的巨匠鲁迅极为仰慕。在上海第一次举行小提琴独奏会后,1929年12月29日他与《语丝》杂志的撰稿者陈仙家一起去拜访了鲁迅先生。1930年马思聪来到广州,受聘于欧阳予倩领导的广东戏剧研究所,与音乐家陈洪主持一个小型管弦乐队。马思聪任首席提琴兼指挥。不久,马思聪深感到我国音乐创作作品的贫乏,缺少作曲家。他想,小提琴虽是西洋乐器,但同样可以描绘中国人的思想感情,反映中国人民的生活。于是他决定再到法国学习作曲。经过他在各方面的努力,终于获广东省政府资助,1930年再次来到法国。

      马思聪经提琴老师的介绍,师从作曲家毕能蓬学习作曲。能蓬既是出色的作曲家,又是严格的教师。他的作品艰深费解,但忠实于自己的艺术信念。他的信条是不哗众取宠,因而难于上演。他在教学上也极认真,一丝不苟。他曾对马思聪说:在作练习时,绝对要严格遵守原则。而在创作上却要尽量自由,尽量与东方旋律相融和。毕能蓬的这些艺术思想及原则,对马思聪影响极大。当马思聪出现认为古典的浪漫派已经过时,现在应是现代派大显神威的时候的思想时,是毕能蓬把他从这种片面肤浅的看法中拉了出来,使他在古典艺术中重新领悟到永恒的光彩。

      1931年冬,马思聪告别了巴黎返回祖国;1932年他与陈洪在广州一起创办私立广州音乐学院,亲自出任院长。不久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科讲师,时年20岁。1934年5月,被聘为国民政府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委员。就在这个时期,马思聪开始了室内乐创作”。1934年到1935年,他分别在上海、南京、广州、香港等地再次巡回举行小提琴独奏会。尤其在香港,他的提琴演奏深得中外各界人士之佳评。香港《工商日报》评论他演奏的柴科夫斯基协奏曲“坚刚雄壮,回殊前之荡气回肠。此曲复繁迫促,有为大音乐家所不敢轻于一试者,而马思聪毅然为之,强度之复音,急迫之跳弓,出自马手如惊湍直下,怒涛壁立,变化倏忽不可方物。”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称马思聪的演奏“为十年来在港所开音乐会之最妙者”。“马君演奏各曲技艺,极堪称绝,对于各作曲家之精神,亦能描写表示之,无疵可议,有妙必臻…”“至入于极美妙处,则非笔墨所能形容。”

      马思聪1935年夏在广州开独奏会期间,冼星海从巴黎回到祖国。两位音乐家在广州第二次见面,他们诚挚地交流艺术经验,共同探讨中国音乐艺术的发展道路i热切地憧憬中国新音乐的未来。这次会晤给马思聪留下极深的印象。当十年后冼星海在苏联逝世时,马思聪十分悲痛,曾写了回忆冼星海的纪念文章,并挥笔谱写了《星海纪念歌》,以志哀思。

      马思聪为了向北方听众和音乐界朋友介绍小提琴艺术,也为了充实自己对中国文化的了解,1936年他来到北京,连续开了三场独奏音乐会。结识了许多音乐界的朋友。尤其是通过参观,了解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他曾说:“没到过北京不知道中国文化之博大与美匾。他意外地发现,北方大鼓音乐令人迷恋。从而使他对中国民间音乐产生了极大兴趣。这正是日后马思聪在创作上体现民族风格的深厚基础。他曾将大救音乐记承下来,并运用在创作中.他说:“大鼓却给我新鲜的感觉;节奏、旋律都奇特而自由,令人感到这是不断在创作中的艺术。以民众的声音从中表达出来。”。

      1937年抗战爆发,中华民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作为一个音乐家,马思聪没有沉默,而是用他的琴和苇投入了抗敌的战斗。由上海到广州后他立即开始写作抗战歌曲。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他到香港写抗战歌曲,·组织并指挥合唱团到电台播音。1939年广州中山大学撤到云南澄江后,他接到邀请,由香港到云南中山大学任教。马思聪感到长期仅在一个地方搞教学不能充分发挥他的艺术才华,便于同年底到重庆演出、创作,并结识了左翼音乐界李凌等人。李凌送他一本民歌集,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创作热情和灵感,使他的创作出现了新的转机。正如他自己说的;“我开始进入利用民歌来创作的新途。”

      在中苏文化协会赞助下,1940年春由马思聪等人发起组织了中华交响乐团。马思聪指挥该团演奏过包括他自己的作品等中外名曲。重庆《新华日报》曾于1940年8月13日报道:“马思聪私人致函苏联杜纳耶夫斯基、克里阿、坷伐兰、米雅科夫斯基等5位音乐名家,表示支持苏联反法西斯的斗争,坚持把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进行到胜利。”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马思聪以极大的热情和必胜的信念,以自己的音乐为武器支持、参加了人民战争。他往返于华南五省,举办各种义演,慰劳抗敌将士,还创作了大量的音乐作品。1941年春,周恩来同志在重庆会见各界知名人士时,会见了马思聪,鼓励他以音乐支持抗战。

      抗战胜利后,马思聪于1946年任贵阳艺术馆馆长。创作并指挥了自己反内战争民主的《民主大合唱》。此后去上海,任上海音乐协会理事长。指挥演出了自己数年来作品的音乐会。7月去台湾,任台湾交响乐团指挥,并在台北、台中、台南等地举行了小提琴独奏音乐会。10月10日指挥演奏了自己的《第一交响乐,》。1947年出任广州艺专音乐系主任、香港中华音乐院院长。多次在港、沪、穗举办独奏音乐会。

      1948年马思聪参加广州学潮,失败后到香港。1949年春北京解放,中央决定把在香港的各界知名人士接到北京。马思聪和其他人士一道从香港绕道大连来到北京。党和政府重视马思聪的艺术和为人,不久,他被任命为华北人民文工团副团长。后任燕京大学音乐系教授。7月马思聪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文化会,被选为全国文联委员、常委。当选为中华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副主席。9月,作为文艺界代表,被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的筹备工作。

      新中国的诞生,给马思聪带来了新的艺术生命。他满怀喜悦和兴奋的心情,以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奋力创作,他要写出祖国和人民的心声。1950年6月17日,中央音乐学院在天津成立,周恩来总理亲自任命马思聪为院长。此后,他曾和同志们一道赴朝鲜慰问中朝人民和军队;到治淮工地和民工一起挖土、推车、体验生活;曾作为国际音乐比赛的评委赴布拉格、波兰、苏联等地,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参加历届人代会;作为音协副主席,他为发展中国音乐事业热心地工作。1965年初,马思聪参加了第三届全国人代会后,创作了歌曲《永远向前》。不久我国政治舞台奏出了“大浩劫”的序曲。马思聪在被剥夺了自由而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1967年初被迫举家出走,翌年定居美国。

      马思聪虽然身居异国他乡,但时刻眷恋着祖国和人民。他的感情,他的艺术仍深深地扎根在中华民族的沃土之中。在美国20年,他忍辱负重,在音乐的田野上默默地耕耘着,倾全部心血进行着音乐创作,谱写出一篇又一篇动人的乐章。

      1985年2月,中央文化部发出《关于为马思聪平反的通知》:“鉴于马思聪先生在1967年初全家出走国外;是由于在‘文革’期间遭受极左路线残酷迫害的结果……原认定马为叛国投敌分子是错误的,应予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少消除影响’。”马思聪听到这个消息后,感慨万分,喜悦和思乡之情跃然纸上。他在给李凌的信上说:“终于平反,拙作开禁,很高兴。我很想回去看看朋友,看看祖国的河山,这些都是我多年向往的。”然而他的这一赤诚的愿望投有来得及实现。1987年5月20日,马思聪因患心脏病手术医治无效而与世长辞。

  • 音乐创作

      马思聪的音乐创作是从留学结束回国后开始的。在留学时期虽写过一些作品,但都是创作上的尝试。回国后,他尝试用在西方学到的音乐技巧去表现中华民族的题材。这便是从《古词七首》(1929年)到《第二小提琴钢琴奏鸣曲》(1936年),共6首作品。其中{摇篮曲}(1935年)虽借鉴的痕迹较大,但颇有作曲家的个性。它是根据马思聪童年时听母亲唱的一首小曲而创作的。气息悠长的旋律温馨而安静,使用和声语言大胆而新鲜,在刻意追求艺术完美性和独创性上,这首小品已初见端倪。

      抗战爆发后,马思聪敏锐地谛听着时代的呼唤,将音乐和人民的心声紧密地联系起来。1937年他写了由管弦乐队伴奏伪男高音独唱曲《永生》(蔡若虹词),激励抗敌将士英勇杀敌:创作了(20首抗战歌);写了《第一回旋曲》、《内蒙组曲》,这两个作品标志着马思聪在创作上的转折。淳朴的民阁音乐和现代作曲技法巧妙地结合,使作品充满生机,表现出内心深处的感情波澜,荡漾着心灵的爱与美。

      《第一回旋曲》是一首欢快、乐观、开朗的乐曲。主部用内蒙民歌《情别》作主题,’变民歌的悲切情绪为刚健气质,最后情绪愈加活跃而热烈。《内蒙组曲》是一首感情深邃、富于诗意的乐曲。作者从内蒙民歌吸取了创作的灵感,藉以表达祖国大片领土被日寇占领的悲愤心境和中华民族勇敢、勤劳的乐观情怀。第一乐章《史诗》·展现中华儿女乐观、顽强的斗争精神,第二乐章《思乡曲》根据民歌《墙头上跑马》而写成,寄托了对亲人的思念和对故土的眷恋;最为人们喜欢,第三乐章《塞外舞曲》主部单纯、朴实的第二部分奔放热情;第三部分极富浪漫气息。

      1941年马思聪采用西藏民间音乐风格创作了小提琴组曲《西藏音诗》。第一乐章《述异》健壮而彪悍,具有幻想性;第二乐章《喇嘛寺院》是据一首西藏民歌写成的。”伴奏的钟声、木鱼声的固定音型,渲染子虔诚肃穆的气氛。第三乐章《剑舞》是按照有关对西藏剑客的描述而构思韵;饶有趣味。

      同年马思聪完成了《第一交响乐》。该曲如作者提示所说,反映“我们这浩大的时代,中华民族的希望与奋斗;忍耐和光荣。体现了作曲家崇高的爱—国主义热情和在抗战中的现实感受。第一乐章从容的快板;第二乐章谐谑曲;第三乐章行板;第四乐章庄严的快板;主曲虽仅用了一首民歌,但很多主题音调与北方说唱音乐的旋法和特点相联系,洋溢着对祖国热爱的感情。

      1938年创作的第一弦乐四重奏是—部极富情趣的室内乐作品。它以北方说唱音乐的风格和音调为基础,运用欧洲的作曲技巧,编织成一首既抒情又含蓄,既生动活泼又充满内心歌唱的篇章。第一乐章快板,刚健活泼、简洁明快;第二乐章慢板,具有沉思而激动的内在感情;最富有情趣韵是中部大提琴用5/8节拍演彝的旋律,极富有特色;第三乐章急板,活跃明快,第四乐章快板,其中大提琴的独自,贯穿了整个发展部,回荡着北方演唱音乐的情趣。

      抗战后期,马思聪完成的重要作品《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1944年),以广东音乐为素材,作了交响化处理,较充分地发挥了小提琴韵技巧。第一乐章以《鸟惊喧》为素材;优雅婉转;第二乐章以《昭君怨》为素材扣弃其哀怨变为开朗和乐观;第三乐章类似《滚绣球》的节奏,充满朝气,刻画了人民群众喜气洋洋欢度胜利节日的情景:结束部快速的音流十打击乐器欢腾的节奏愈加热烈高涨,具有强烈的感染力。此曲完美地表达了即将胜利的欢悦和兴高彩烈的情绪。《钢琴五重奏》(1945年)是作者根据家乡流行的“白字戏”的音乐创作的。全曲六个乐章连续演奏,是一首大型变奏回旋曲。全曲有四个音乐主题,分别在各乐章中变奏出现。作者解释这部作品是表现“对于童年时代故乡生活印象的回忆。表现对于故乡的感情,有一些特别的情调,;但不写什么故事,不是标题性的。”此处洋溢着奇妙的诗意,宛若一幅热情的童话,马思聪的艺术想象力通过富有个性的音乐语言,得到完美的再现。其中第三段打更调,第四段鼓声,第六段脚步声,都是对来自现实生活的音响的提炼和加工,富于形象性的意境。和声语言借鉴了印象派色彩性手法,是大胆而成功的探索。

      马思聪在解放前共创作了五部大合唱。《民主大合唱》(1946年,端木蕻良词)共分七段,从各个侧面揭露了国民党政府消极抗战及抗战胜利后侵吞人民胜利果实的罪行,号召人民勇于奋战,夺取真正的胜利。音乐素材是救亡歌曲和民歌的音调;风格。《祖国大合唱》(1947年,金帆词)热情地讴歌了人民韵斗争和美好的愿望。第十段“美丽的祖国”的音乐主题用陕北眉户戏中的“一字调”为基础,加以变化和发展小使之成为气息宽广的颂歌,在终曲里形成辉煌、雄伟的音乐形象《春天大合唱》(1948年,金帆词)共五段,写于全阻解放前夕。分别为:一、冬天是残酷的暴君,二、好消息,三、春雷,四、迎春曲;五、快乐的春天;音乐总体上明朗优美,尤其是第五段,与《祖国大合唱》的音乐主体相联系,作曲家寓意着祖国的春天的来临,体现了马思聪对祖国韵解放,人民自由的坚定信念。

      此外,马思聪还创作或改编过其他声乐曲,如《雨后集》(1943年,郭沫若词)等等。全国解放后,马思聪创作的作品题材更具现实性,体裁更加丰富多样,风格更加民族化,技巧和手法更臻完美。

      在声乐创作方面,约写过20多首歌曲。其中《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1951年,郭沫若词)流行较门形象鲜明,生动爱。大型作品《推河大合唱》(1956年;金帆词)影响较大,是作曲家于1952年亲赴治淮工地演出和体验生活后创作的。作品采用安徽民歌那充满生活气息和民族风格的音乐为素材,表现了人民改造大自然的斗争和胜利。马思聪在解放以后的创作成就,主要体现在各种类型的器乐作品中。小提琴曲的创作可以追溯到1944年创作的《牧歌》和《秋收舞曲》。前者是田园风格,表现了恬静的内心感情,抒发了对大自然的感受。:盾者清新悦耳,令人心旷神怡。手法精练、严谨,民族风格浓郁。解放后创作的6首小品,都是反映作曲家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山歌》是根据安徽大别山一带民歌创作的,反映了治淮后给人民生活带来的欢悦《跳元霄》是据民歌《李玉莲调》的片断而创作。《春天舞曲》的主题与湖南民歌音调相接近,二者都是舞曲体裁,包括《跳龙灯》都是描绘民俗性舞蹈的欢快场面·,《慢述》是根据眉户曲牌丽创作,是深沉而含蓄的抒情曲。

      1950年马思聪创作了小提琴《第二回旋曲》。音乐素材亦取自陕北眉户曲牌,极富乡土气息韵迷人色彩。《新疆狂想曲》(1954年)是搪维吾尔族音乐而写域,豪放;激荡,还带有深沉的内心感情。

      钢琴曲的创作最早的作品是《钢琴奏呜曲》(1938年),该曲借鉴了浪漫派的创作手法;包括两个乐章,都有标题。解放后写的《三首舞曲》(1956年)中的《鼓舞》粗犷,动人心弦;《杯舞》柔美,《巾舞》明快流畅,都有着鲜明的形象。其他作品如《粤曲三首》(1951年)和8首《小奏鸣曲》(1951~1956年)等,形象易解,极有个性,生动而耐人寻味,手法丰富,和声简洁、新颖。尤其应当指出,这些作品提示的一种新风格,即现代风格富于民族特点与现代手法之中,很有生命力。

      在大型作品的创作上,首先是为郭沫若的剧作《屈原》配乐,1953年完成并演出小配乐据剧情提炼出《序曲》、《桔颂》、《演习曲》《礼魂之歌》、《招魂》、《惜送》、《雷电颂》7部分。其中《雷电颂》气魄雄伟,一气呵成,采用了交响化的表现方法刻画了屈原的激愤,情景交融,浑然一体。

      马思聪创作的组曲《山林之歌》(1954年)是我国当代优秀的管弦乐作品之一。组曲反映了作曲家对现实生活和对大自然的感受,并带有神话般的色彩。音乐素材来自一位热心的听众给作曲家提供的西南民歌,因而现实气息较强。全曲五个乐章,除第十乐章《山林的呼唤》外,都与现实生活有着直接的联系。各段音乐个性突出,色彩斑斓,层次鲜呀,富于诗意。

      马思聪创作的《第二交响乐》(1959年)着重刻画在党的领导下,人民武装的英勇斗争及经受挫折后取得的伟大胜利。第一乐章是人民和军队的形象,激动卜渴望斗争,第二乐章悲痛、激愤,富于力量和英雄主义气概,第三乐章为雄壮和胜利后的欢乐颂歌,三个乐章连续演奏,均为奏鸣曲式。在大型作品中是很独特的。此曲体观了马思聪对人民和革命事业的真挚感情,特别由于他独特的构思和卓越的技巧,它在我匡交响乐作品中居重要地位。

      马思聪在旅居美国的20年中,以极大脚热情和坚强的毅力创作子20多部作品。其中根据台湾阿美族民歌创作的《阿美组曲》,音调清新,淳朴,根据《聊斋》故事改编创作的舞剧《晚霞》,共40多段乐曲,听来优美、典雅。古朴,民族风格异常浓郁。特别在和声、配器方面,有着精妙地运用和发挥。他还根据新疆民间故事创作了歌剧《热碧亚》等等。

      马思聪在音乐的田野辛勤耕耘了半个多世纪,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并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他之所以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成就,首先在于他坚持为人民而创作的艺术道路。他选择题材的现实性和广阔性是最好的说明。来自作曲家对现实生活的理解和感受,是他创作的内在动力。他说过:“作曲家必须和人民结合。”其次,除去早期几首不成熟的作品外,马思,聪坚定不移地、广泛地和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多方面的联系是非常突出的。这种联系可以是直接引用各种类型的民间音乐,也可以是从民间音乐中寻找创作灵感,还可以采用民间音乐中的典型技法等等。他说:“要尽量向人民学习,人民的声音是忠于土地的。只要忠于土地的人,他的成果也将更大。”第三,马思聪高度重视音乐艺术的特殊规律,充分发挥音乐艺术表现感情的广阔的可能性,而不把某些看起来时髦的概念和公式强塞在创作中。他曾反复强调要“充分利用音乐的性能”,“避免创作题材的窄狭和单调,无论怎样,都不应妨碍创作。”第四,追求艺术创作的个性,亦即独创性。这一点除来自民族风格以外,还来自他对民族风格开放性的理解,即以新鲜的和现代的音乐语言所构成的民族风格。他不束缚自己,每创作一首作品,都要提供些新的东西。第五,他潜心追求技术和技巧的精益求精,勇于吸收和借鉴一切有用的东西。他曾勉励青年和他自己“要拥抱的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