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陈道周
发布时间:2008-01-04 17:19:02

    陈道周烈士,又名陈杜,一八九九年出生在广东省花县仙阁村陈庄。幼年时父亲因病去世,靠母亲租种地主田地维持全家生活。因家贫,只有十来岁的道周,就到南海县五眼桥中药店当杂工,深受老板的压榨。有一次,一个穷苦农民来捡药不够钱,道周慷慨解囊相助,后来老板知道了,却诬蔑他偷了店里的药给农民,将他打了一顿。道周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便气愤地卷起包袱回到了家乡。这时,他内心充满了对老板、田主的仇恨,但找不到一条出路。
    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道周从乡下来到了广州,参加了由中共广东支部举办的平民教育学校--建国宣传学校。他在学校有机会阅读到一些马克思著作和《向导》、《新青年》等革命刊物,受到共产主义的启蒙教育,使他顿开茅塞,开始懂得一些革命道理。后来,他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进步活动,认识了谭植棠、谭平山等一些共产党员,接受他们的宣传教育,思想认识不断提高,因而向党提出要求加入党组织。一九二三年底,他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共产党,成为一名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并积极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伟大运动中去。
    一九二四年一月,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从此开创了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共产党员、青年团员以个人身分参加国民党,帮助进行国民党的改组工作。革命统一战线的形成,有力地促进了广东地区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中共广东党组织抓住这一有利时机,派出党员到各县从事农民运动。五月,道周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分,前往故乡花县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农民自卫军。
    他回到花县后,在九湖、仙阁、广岭一带发动和宣传群众,开办了一所农民识字班,一面教农民识字算数,一边宣传当前的革命形势,讲解农民组织起来结成团体与封建统治阶级斗争的道理。他说:"我们都是给地主耕田的,都是奴隶一样,要是我们都联络起来,结成全县农民的大团体,那我们农民的力量就很强大,谁也不敢欺压我们了。"农民听了他的话,都觉得很在理,就纷纷参加农民协会,很快地就成立了宝珠岗、元田、广塘等乡农会。附近一些没有成立农会的乡村,亦闻风而动,不断派人到天和市花县农会筹备处申请,要求派员前去帮助组织农会。道周不辞辛苦地到各乡去召集会议,发动群众,协助他们成立农会,
并排解地主与农民的纠纷案,保障农民的切身利益。十月十九日,花县农会在九湖正式成立,这标志着花县农民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成立大会由道周主持,通过了实行二五减租、取消各种不合理的苛例以及组织农民自卫军等决议,并制制定了"会员须知"作为全体会员的行动准则。道周号召会员要万众一心向前,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帝国主义及军阀。道周被选为执行委员,负责宣传教育工作。
    花县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使地主阶级大为震惊,到处造谣污蔑农民的正义行动是侵犯所谓田主的利益,一部分地主豪绅成立了"花县田业主权维持会",组织地主民团武装,公开与农会和农民自卫军相对抗。他们先是采取收回农会会员耕地的办法,妄图吓唬农民不敢参加农会,把农民置于其控制之下。接着,又派人四出散布谣言,咒骂共产党,中伤农会干部,破坏农民运动。在敌人的进攻面前,道周毫不动摇,他揭露敌人的阴谋说:敌人企图以谣言混淆人们的视听,搅乱我们的阵线,但决不能动摇我们的意志,我们只有前进,不能后退。在他的领导下,农会亦积极展开宣传工作,从而打退了反革命派的宣传。为了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和思想认识,道周在花县举办了农民识字班和农民宣传学校。经过学习后,农民的斗争信心进一步提高,纷纷表示:一不怕地主有枪,二不怕地主有钱,三不怕地主勾结不法军队,只要他们胆敢破坏农会,就坚决与之斗争到底。在道周的努力宣传和教育下,各级农会和农民自卫军组织,都明确了斗争方向和目标,本身组织也在斗争中得到不断巩固和发展。
    道周为革命事业操尽了心,从不计较个人利益。他居住在天和市县农会筹备处,生活相当刻苦节俭。有时为了赶路,就啃几个番薯当一餐饭,一心扑在革命工作上,公而忘私。一次,他的妻子病倒在家,有人告诉他,要他回去看望,他对来人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烦你代我照料一下罢。"由于道周全心全意为农民服务,深受花县农民的爱戴,而地主阶级则对他非常仇恨。扬言要干掉他。同志们替他担心,好心的群众劝他不要太过份,要留有余地。道周却对大家说:"反动地主不是仇视我道周其人,而是仇视广大农民组织起来。你们不要怕,只要大家坚持斗争,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再说,陈道周是杀不尽的,杀了我一个陈道周,还有千万个陈道周站起来!"他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使大家深受教育,更加坚定地跟着他干革命。
    波澜壮阔的农民斗争,使地主阶级闻风丧胆。一些顽固对抗农民运动的反动家伙躲在暗处密谋破坏农民运动少杀害农运干部。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地主江侠庵等指挥民团包围县农会,开枪射杀农会干部及群众,制造流血事件。在民团的进攻面前,道周偕同县农会副委员长王福三及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黄学增等,沉着镇定地指挥农民自卫军奋起还击。由于民团的猖狂进攻,敌众我寡,王福三在战斗中牺牲,农民自卫军被迫撤退到元田村,农民运动暂时遭到挫折。在困难面前,道周毫不动摇,继续坚持斗争。他到广州向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广东政府等汇报花县惨案情况,要求政府派兵镇压花县的反动民团,为死难农民复仇。一九二五年八月,民团被迫实行和平解决花县惨案,恢复农会活动。九月三日,道周主持了花县农民代责大会,省农会代表彭湃出席了大会,并作了政治报告,给到会代表极大鼓舞。千余农民上街游行庆祝大会的召开,高呼"打倒军阀!打倒一切反革命派!"的口号,情绪高昂。道周也激动地对新选出来的县农会执行委员长侯立池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又要进行新的战斗了。坚忍卓绝为吾人本色,牺牲奋斗是我辈精神,大家奋斗吧!"
    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六日,花县再次发生了地主民团与农民的冲突事件。当杨村第二区农会成立时,反动地主纠集数百名民团围攻农民,许多农民惨遭杀害。道周闻讯后,立即前往广州国民政府及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汇报,要求政府迅速处理这一惨杀案。经过道周的斗争和省农会代表彭湃的调处,才迫使地主民团承认错误,并答应赔偿农民损失。
    一九二七年初,道周奉党命令,到南海县领导农民运动。不久,发生"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广州顿时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南海党组织也受到破坏,整个形势转入了低潮。在艰难困苦之中,道周毫不动摇,始终坚信革命高潮仍会到来,黑暗不会持久。他多方寻找失散的党员,成立中共南海县委员会,并担任县委书记,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继续带领人民群众坚持革命斗争。当时,道周以小学教员的职业作掩护,进行秘密活动,并将县委设在蚬岗小学。经过一段时间扎实的工作,使各种群众组
织逐渐恢复起来,还建立起一支秘密的革命武装。
    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中共广东省委决定于十二月间举行广州起义。起义前,道周以市郊农军总指挥的身分,参加了起义总指挥部参谋团召开的一次绝密军事会议。会议就起义的计划进行了讨论,决定由道周领导南海农军和市郊农军以及广三铁路工人赤卫队组成工农赤卫队第六联队,负责攻打广州的战斗。会议后,道周即返南海,积极做好起义准备工作。十一日凌晨,广州起义的信号一发出,道周即带领南海农军打下大沥,然后迅速挥师攻打佛山,控制广三铁路沿线,扫清广州外围的敌人。次日,敌人组织力量向我进行疯狂的反扑,并包围了正在沿铁路北上的南海农民自卫军。在顽敌进攻面前,道周临危不惧,沉着指挥队伍撤退。一路上,南海农军战斗得很勇敢,前赴后继,大部分英勇牺牲,最后只剩下二百余人。为了保存实力,道周决定由党团员为核心,组织敢死队,掩护大队突围,当大部分队伍已安全渡过张边围河之后,道周和县委委员周侠生、谢颂雅等才最后撤离阵地。但当他刚泅水渡过对河的时候,敌人已赶到河边,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射进了道周的胸膛。道周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当时年仅二十八岁。

上一条: 苏兆征(1885~1929)

下一条: 侯立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