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彭湃(1896一1929)
发布时间:2008-03-18 10:28:51

      彭湃(1896一1929),乳名天泉,学名汉青,广东海丰人,农讲所第1、第5届主任和历届教员,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烈士。
     1896年10月22日,彭湃诞生在海丰县城郊桥东社一个工商业兼地主家庭。在他少年时期,中国人民受着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双重压迫。他目睹社会黑暗的现实,萌发了救国救民的思想。1913年,他进入海丰中学读书时,就喜欢阅读进步书刊,经常到学校后面的方饭亭,朗读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爱国名著《正气歌》。1916年,与同学一起参加"五七"国耻反日示威游行。
     1917年,彭湃怀着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强烈愿望,东渡日本留学,先在成城学校进修一年。翌年9月进入早稻田大学,就读三年制的政治经济学。在日本期间,亲眼看到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以及日本人鄙视中国留学生的情况,更激发了爱国热忱。他认为"生做中国人的唯一责任是救国,当头的急务是排日"积极投身反对《中日陆军共防敌军事协定》的" 废约救亡"运动,并与其他同学在东京车站痛打中国驻日公使、卖国贼章宗祥。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消息传到日本,彭湃满怀着爱国热情,参加了中国留学生" 五七"国耻纪念大会,遭到日本警察横蛮镇压,彭湃被打伤。他义愤填膺,即在白布上破指血书"毋忘国耻"四个大字并写一封信寄回海丰县学生联合会,极大地激发起海丰青年的爱国热忧掀起了抵制日货的斗争。尔后,在早稻田大学参加了进步学生组织的"建设者同盟"。该组织主要是研究农民问题,强调从事农民运动实践的重要性。这对彭湃以后坚定不移地从事农民运动有很大影响。
     1921年5月,彭湃从日本回国。不久,在广州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7月间,他在海丰发起组织了"社会主义研究社",认真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组织大家学习讨论李大钊的《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克的胜利》、《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文章。9月,他在《新海丰》创刊号上发表了《告同胞》一文,强烈地抨击现存的社会制度,提出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一个新社会。10月,应陈炯明的聘请,就任海丰劝学所长(翌年改为教育局长),开始了从教育入手进行社会革命的实践。1922年5月1日,彭湃组织学校师生举行浩浩荡荡的示威游行,纪念国际劳动节。学生高举写有"赤化"二字的红旗,高呼"劳工神圣"、"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还唱着彭湃创作的《劳动节歌》。这一行动震撼了海丰县城,吓坏了地主豪绅,军阀陈炯明遂免去彭湃的教育局长职务。这一事实,使彭湃认识到"背后绝无半个工农"的师生的活动,不足以促成社会革命。6月,他便下决心深入农村从事农民运动。经彭湃不畏艰难的宣传发动,1922年7月29日便在他的住处--得趣书室,组织了一个有6人参加的农会。这是广东省最早的农会组织。彭湃还把自己从家庭分得的那一部分田契分发给佃户,佃户不敢接受,他便当众将田契烧毁,并向佃户说:"以后自耕自食,不必交租"。这一行动,表明了他已彻底与封建地主家庭决裂,坚决站在人民大众一边,终于赢得了广大农民的信任和拥护。通过农会会员的进一步宣传发动,加入农会的农民日益增加,农会组织得到迅速发展;至10月25日成立了赤山约农会,会员达500多人。1923年元旦,便成立了海丰县总农会,彭湃当选为会长。
会员达2万户,管辖的人口达10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4。这是我国第一个县级农民协会。在海丰总农会的影响下,陆丰、惠阳、五华、紫金等县均成立农会组织。同年5月便扩大成立了惠州总农会,7月农会组织又扩大到惠来、普宁、潮安等县,惠州总农会使改组为广东省农会,彭湃当选为执行委员长。
     不久,海丰一带连续受强台风暴雨袭击,酿成空前的大水灾,农民的生命财产和农作物遭到严重损失。彭湃立即召开海丰县总农会代表大会,决定减免交租。8月16日,反动军警突然包围袭击农会,捣毁农会会址,抓走了杨其珊等25名农会干部,并下令通缉会长彭湃。
     面对反动派的镇压,彭湃没有屈服。他和林甦、蓝陈润等前往老隆找陈炯明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并到汕头等地组织有10个县参加的"惠潮梅农会"。通过斗争,迫使反动派于同年底释放被捕的全部农友。
     1924年1月,国共两党实现合作。4月,彭湃到广州,由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出任了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负责处理部务工作。为了适应国共合作以后农民运动的开展,急需培养农民运动干部。彭湃利用自己在农民部工作之便,积极倡议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经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批准,农民运动讲习所得以开办。从1924年7月至1926年9月,在广州先后举办了6届农讲所,彭湃担任第1、第5届主任,并在历届兼任教员,讲授《海丰及东江农运状况》等课程,系
统传授开展农民运动的经验。他讲课通俗生动,深受学生欢迎。在彭湃主持下,农讲所组织学生学习革命理论和农民运动的方法,对学生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还组织学生参加农村实习和社会活动。他为培育农民运动干部作出了杰出贡献,是创办农讲所培育农民运动干部的先驱。他撰写的《海丰农民运动报告》,被第6届农讲所所长毛泽东编入《农民问题丛刊》,成为指导我国农民运动的重要文献。
     国共合作以后,广东农民运动在彭湃、阮啸仙等的领导下迅速发展。1925年5月,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成立了广东省农民协会,彭湃、阮啸仙、罗绮园被选为常务委员。1926年5月,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彭湃再次被选为常务委员。当时广东省有农会组织的县达66个,农会会员达62万人。占全国农会会员总人数的2/3。广东的农民运动为全国的农民运动树立了榜样。他不顾个人安危,深入广东各地农村指导农民运动,他的足迹遍及东江、西江、北江和中路。1924年,曾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的身分到广宁县指导农运,领导农民开展减租斗争。1926年1月,又以广东省农民协会代表的身分到普宁县慰问农友,指导农运。同年8月,广州市郊花县发生地主民团杀害农民的惨案,他代表广东省农民协会前往调查处理,经他的努力,广东革命政府派兵赴花县协同农民自卫军向团匪发动反攻,并组成调查委员会到花县办理此案。经彭湃有理有节的斗争,调查委员会最后决定,地主武装交出全部枪支,赔偿农民的全部损失,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不法行为。
     彭湃经常深入工人群众中去,关心他们的疾苦和要求。他了解到广州的人力车工人绝大多数是海陆丰等地的破产农民,其中有的是农会会员,在"七五农潮"以后被迫到广州当苦力拉黄包车,过着十分艰辛的生活。彭湃便亲自去拉黄包车,深入到工人中宣传,发动他们组织起来,反对车主、工头和包租人的剥削和压迫。经过彭湃和李劳工等的努力,1924年6月28日建立了广州市人力车工人第一协作社,以后又相继成立了第二、三人力车工人协作社。1925年6月省港大罢工爆发,彭湃积极发动和组织全省农民支援罢工斗争,组织农民自卫军与工人纠察队并肩战斗,检查"仇货",封锁港口,断绝对香港供应大米蔬菜等。8月4日,出席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8次大会,并发表演说,支持罢工工人的斗争,明确提出了工农大联合的口号。10月18日,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36次大会上作报告,再次强调工农联盟的作用和意义,他说:"中国实行国民革命,工人想革命成功,不能忽视农民,农民想革命成功,不能忽视工人,这已成为铁律。"随着北伐战争的胜利进军,革命中心向北转移。1927年3月,彭湃与陈延年、苏兆征等一起从广州到武汉工作。他除担任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教员外,还与毛泽东、方志敏等筹建了中华全国农民协会,被选为执行委员会委员,参与领导全国的农民运动。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在革命处于危急关头的时刻,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彭湃参加了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大革命失败后,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暴统治,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的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军于8月1日举行了南昌起义。彭湃是中共前敌委员会委员,参加了起义的领导工作,并在起义后成立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担任委员兼农工委员会委员。尔后,他随起义军南征广东,除亲临前线参加战斗外,还在炎热的行军途中,积
极从事宣传鼓励工作。起义军进入潮汕后,担任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负责组织农军收容伤员和转移武器,接着,根据党的指示赴香港与中共广东省委联系。
     10月30日,海陆丰农民在中共东江特委的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夺取了政权,彭湃受党组织的派遣,返回海陆丰领导筹建工农兵苏维埃政权的工作。11月中旬,陆丰县和海丰县相继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彭湃以党中央代表的身分,指导苏维埃政权的建设工作,立即实行分田地,迅速摧毁了封建剥削制度的根基,这为我党在民主革命时期实行土地革命创造了宝贵的经验。
     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与发展,引起反动派的恐惧和仇恨,遂纠集重兵围剿海陆丰。革命武装红二、四师及农军奋起反击,坚持了四个月之久。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彭湃率领革命武装转移到潮阳、普宁、惠东交界的大南山,坚持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
     1928年7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彭湃没有出席,被大会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9月,他奉中共中央指示,赴上海担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委书记。到上海以后,废寝忘食地积极工作。
     1929年8月24日下午,彭湃在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江苏省军委会议时,因叛徒白鑫告密,租界工部局巡捕逮捕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等。26日彭湃等被引渡到上海市公安局,28日又被转移到龙华警备司令部。在监狱里,他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立场坚定,英勇不屈,义正词严地斥责国民党反动派害国害民的罪行。彭湃和杨殷还联名给党中央写信,汇报狱中斗争情况,表明他们对敌人不抱任何幻想,已做好为革命献身的准备,同时表明时刻惦记党的事业,关心同志们的安危。8月30日,敌人对彭湃施以酷刑,"使晕去九次之多,弄得手足俱折,身无完肤"。在就义前,彭湃忍着伤痛,挥笔疾书,和杨殷联名给党中央写信,信中写道:"我们在此精神很好,兄弟们不要因为弟等牺牲而伤心,望保重身体为要。"反映了彭湃面对死亡毫无畏惧的浩然正气。是日,他和杨殷等四人被国民党反动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牺牲时年仅32岁。

上一条: 聂荣臻

下一条: 萧楚女